不可以是学长上课呢/同桌用笔戳下面流水了 - 信宜金融网 不可以是学长上课呢/同桌用笔戳下面流水了 - 信宜金融网

不可以是学长上课呢/同桌用笔戳下面流水了

【摘要】 听了张莉的话,我脸瞬间红到了耳朵根,不过却什么也没有解释。 见我坚持,张莉只是叹了口气,无奈道:如果你要出去住,我先问问房东在这里有没有空房,咱们也正好有个照应。 行,我都听嫂子的。&nb...

 听了张莉的话,我脸瞬间红到了耳朵根,不过却什么也没有解释。 见我坚持,张莉只是叹了口气,无奈道:如果你要出去住,我先问问房东在这里有没有空房,咱们也正好有个照应。 行,我都听嫂子的。 
    我尴尬一笑,说:嫂子,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啊?我身上只有三百块钱了,租房子肯定是不够了。 行! 张莉欣然答应。 吃过饭,张莉连碗也没顾得刷,带着我找到了房东。 房东是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烫着头发,显得非常时髦。 
    在得知我们的来意后,房东对我格外的热情,咧着大嘴,笑得那个换了。 她拿出登记本看了一下后,眼睛一亮,急忙笑着给张莉说:还真有房子,就在你隔壁! 太好了!我一喜。 张莉看了我一眼,叹气道:那就租下这一间房子。 

 文学


    房东说:房租四百,押金四百。 张莉交过了钱以后,拿到了钥匙,我们两个一起回到了张莉的房间。 我租的房子,在张莉房子的左边,也是走廊尽头最后一间房子。 打开了房门,没有想象中的脏乱,还非常的干净。 
    墙上贴着男明星的海报,上一任,肯定是个女孩子。 最让我满意的,临街的墙壁上,有一个透气窗,羡慕的张莉感慨连连。 嫂子,如果你喜欢这个房间,咱们就换换。 我看张莉心动,咧嘴一笑。 你住吧,嫂子不跟你抢! 
    张莉笑着说:你先扫扫地,我去把碗刷了,一会带你去买些洗漱用品。 好勒! 每一间房子的格局都差不多,我在打扫厨房的时候,可以清楚听到张莉刷碗的声音。 
    等我扫完了地以后,来到了张莉的房间,说:嫂子,我的已经忙完了,你刷好碗了没有呢? 等一下! 张莉正在床垫地下拿钱,毫不忌讳我。 我看到张莉床摆放的位置以后,愣了一下,然后找个借口,又来到了我的房间。 
    这个发现,让我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 我的房间跟张莉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我跟张莉的床都是南北方向摆放,相同的是,床头靠墙。这也就是说,我在睡觉的时候,跟张莉的脑袋只差二三十厘米的距离。 你看什么呢? 
    张莉锁好门,见我在门口发呆,问了一句。 呃没事。 我尴尬一笑,连忙锁上了房门。 楼下就有商店,什么都卖。 东莞天太热,买一个落地扇好,风大! 张莉看上了一个一百五的落地扇,说:你觉得怎么样? 
    嫂子,我要一个吊扇就够了! 这个价格,让我望而却步,拿着一个二十块钱的小吊扇,说:这个就挺好的。 张莉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因为是我要买东西,所以也就随我的意思了。 
    买了牙刷、牙膏、毛巾、洗脸盆等等必备的洗漱用具之后,我见张莉热的满头汗水。 东莞的天,真的很热。 特别是到了晚上,就算是你什么事情都不做,坐在房间里也跟蒸桑拿似得,汗水能啪嗒啪嗒的往下流,不用五分钟,就能出一身汗。 
    脖子的汗水,顺着领口流进了胸前那一抹雪白中,打湿了短袖,以至于短袖贴在了身上。 被男人开发到了极致的身材,暴漏在了空气之中。 商店里人来人往,所有男人在路过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多瞅张莉两眼。 嫂子,咱们走吧! 
    见那些男人侵略性十足的目光,我给张莉说。 嗯! 张莉答应了一声。 回到了房间以后,我把从家里带的被褥铺在了床上,心满意足。 这个,就是我的小窝了! 
    忽然,我想到张莉在跟我一起买东西的时候,热的出了一身汗,心里有点愧疚的感觉,决定补偿她一下。 到楼下,我买了两罐凉茶。 砰砰砰。 我敲了敲房门,却没有得到张莉的回应声:嫂子,嫂子,你在吗?给我开下门啊! 
    你等一下! 张莉似乎有些慌忙的回应我。 不一会,张莉就给我开了门。 看到张莉的样子后,我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 原来,张莉刚才在洗澡。 
    此时,她身上裹着一条浴巾,笔直的长腿,胸前一抹雪白,脖颈上的水珠,湿漉漉的头发,足以引起任何男人犯罪。 怎么了? 张莉见我不说话,在我脑门上敲了一下。 
    呃没事哈,刚才买东西的时候,见嫂子热的出汗,我就给嫂子买了两罐凉茶。 我收回思绪,笑着把凉茶塞到张莉的手里以后,拔腿就跑。 张莉在后面喊我:你这么客气干什么?这里有两罐凉茶呢,你拿走一罐啊。 嫂子,你喝吧! 
    我关上房门之前,给她说:我喝水就好了。 东莞的天很热,我把所有的窗户开开,可还是热的难受,冲凉! 冲了一次又一次,可还是热的受不了。 吊扇扇出来的风也是热的,简直要人命。 
    我把灯关了以后,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感觉才稍稍好了一些。 突然,我透过窗户,见到了对面一栋楼,跟我相同楼层的一个窗户上,人影耸动。 凭借我看过日本爱情动作电影的经验判断,那是一男一女,正在做她爱的事情。 
    这一幕,让我不受控制的想到了刚才见到张莉的一幕,心中的火药,顿时就被彻底点燃。 睡都睡不着了! 到了十点多钟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吱呀吱呀的床腿晃动声音。 难道有老鼠? 我打开灯,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老鼠。 
    这就让我纳闷了,床腿晃动的声音是在什么地方发出来的呢? 突然,我灵机一动。 蹑手蹑脚的上了床,把耳朵贴在了墙壁上。 床腿吱呀的声音更响了,隐约的还能听到张莉粗重的喘息声,以及嗒嗒嗒的声音。 
    脑海里,不禁就浮现出了张莉的模样,心里的火彻底燃烧了起来。 张莉,她竟然在使用那东西解决生理问题! 这个想法,在我的脑海里久荡不息。 半个小时后,随着张莉一声满足的叹息声,隔壁房间的所有声音全都消失不见。 
    我想,肯定是张莉做完了事情,要睡觉了。 她是睡觉了,可是我却睡不着了。

第七章厂花很性感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一早,还是张莉敲我房门,把我喊醒的。 赶快起床吃饭了,再赖床,上班就要迟到了! 嫂子,我这就起床。 我着急忙慌的穿上衣服,洗漱了以后,来到了张莉的房间。 看到了张莉以后,我愣了一下。 
    张莉的皮肤竟然变好了很多,就跟做了什么保养似得。 这一幕,让我不禁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一幕,又联想到了一句话女人是花,男人是水,经过男人滋养的女人,皮肤会变得特别的好。 我心不在焉的吃过了早饭后,便跟张莉一起去了工厂。 
    分开的时候,张莉给我说:别顶撞你的上司,不然没有好果子吃,来这里是打工赚钱的,能忍就忍,不能忍也得忍,知道了没有? 我知道了嫂子。 我欣然点头,走进了新员工的行列之中。 带领我们的,依然是田大牛。 
    女员工,跟着王工走! 田大牛一直身旁的女人,然后说:男员工,跟我走。 跟他走的时候,我问他:大牛哥,怎么会有王工这么怪的名字? 那不是人名,是称呼! 
    田大牛告诉我:在厂里,所有的技术员都成为工,科长简称为科,等你成了技术员以后,就是张工张科了。 听他这么说,我恍然大悟。 
    很快就到生产车间,田大牛给我们每个人一个厂牌,说:以后上下班,都要刷卡,不刷卡就当旷工,可是要扣钱的。 说着,伸手一指旁边的刷卡机。 接下来,田大牛就开始安排活了。 
    我们这个车间主要干的是搬运、封箱的工作,需要体力。 不过,也有两个女性质检员,虽然都是将近三十岁的年龄,可因为数量少,所以男人很喜欢跟她俩开玩笑。 最后,田大牛给我安排了一个运货的工作。 
    具体的工作,是推着一辆车,去别的车间,把已经是成品的货物,拉倒我们的车间装运。 每个人都有具体的工作,我的工作做完了以后,就可以休息,不用插手别的工作。 刚开始运货的时候,田大牛手把手的教我,亲力亲为。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运货吗? 田大牛神秘兮兮的看着我,嘿笑着说。 不知道。 我愣了一下,急忙摇了摇头,反问道:为什么让我运货呢? 因为这是一份美差啊! 
    田大牛嘿嘿一笑,瞥了眼远处,说:咱们的车间,没有多少女孩子,可是成品车间全都是女孩子,厂花赛天仙就在里面做质检员,你的工作,可以跟赛天仙直接接触! 
    说完,用胳膊肘捅了捅我,说:这可是你嫂子的意思,到时候你可得争争气!赛天仙心高气傲,根本就看不上你,你别想太多,可以追别的女孩子。你长得也还行,肯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听了他的话,我尴尬的笑了笑。 
    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赛天仙的音容相貌。 这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成品车间。 他是谁? 赛天仙看着我,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声音略带冷漠。 新来的运货员。 田大牛习以为常,笑着说:以后就跟你接头了。 
    我学着电视里的样子,伸出手,笑着说:你好,我叫张俊勇。 赛天仙的柳眉一挑,脑袋微微上抬,高傲的样子,看我就像是看狗一样。 只是一眼,就把我的自尊心践踏到碎裂。 心里苦涩一笑。 
    赛天仙果然心高气傲,一点面子都不给人留。 在我尴尬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时候,赛天仙抱着记录本,冷漠的转身,说:跟我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怎么交接。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田大牛说:我给你说过了,不要想着跟她有任何的肢体接触,你还想握手,这下碰壁了吧?记得,以后她高冷,你要比她还高冷!娘的,我就看不惯她这样,都是打工赚钱的,她牛什么牛!不就是仗着长得漂亮一点领了份差事么,
    早晚有一天,要被那几个男人给抡了! 听着他的话,我的心里竟然有些出气。 以后,摆放在这里的东西要全部拉走,所以,你上班的时候,要整天待在这个车间,知道了吗? 赛天仙趾高气扬,说话的时候看也不看我一眼。 
    想起张莉给我说的话,我点了点头说:嗯,知道了。 以后,拉走多少成品,要来我这里报备一下,没有经过我的允许,这个车间里一只蚂蚁都不能带出去,知道了没有? 终于,赛天仙扭头看了我一眼。不过,眼神里依然充满了不屑。 
    知道了。 我木纳的回答,让赛天仙的眉头皱了一下,说:别愣着了,开始干活吧。 成品是一些纺织好的布,并不是很重,一车可以装近一百斤。 我在车上搬东西的时候,赛天仙一件一件的记录着。 
    田大牛给赛天仙说:我这个兄弟是新来的,你给老哥一个面子,对他温柔一点行不行? 我又不欠他什么,为什么要对他温柔? 赛天仙神色冷淡的看着田大牛,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有不是不知道,无论是谁在我面前,我都是一视同仁。 
    你随意! 田大牛尴尬一笑。 等我把布匹装满推车以后,给赛天仙说:我已经装好了,你检查一下吧。 检查好了,走吧。 赛天仙把本子放下,捏了捏眼睛中间的鼻梁,刚才一直记东西,眼睛有些累。 
    我跟田大牛回去的时候,田大牛给我说:以后你留在成品车间,跟女孩子接触的时间更长,你追女孩子的几率也就越大!现在是堆积了货物,等你把这些货都拉完了,就能在那个车间随便逛,见到喜欢的女孩子了以后,就去要手机号码,千万别害羞,在这里
    害羞,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我知道了。 我笑了笑,没怎么在意。 现在没发工资呢,我那有钱买手机啊,再说了,我还准备第一个月的工资,给张莉买一台空调呢。 
    把东西拉倒了包装车间以后,有专人卸,我只需要拉另外一个推车,去包装车间继续运货就行。 作者:我本人也是在东莞工厂打工的,希望写点真实的东西出来,这个故事,真假参半,苦的累的都有,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因为这本书是我的梦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