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别人的大捷豹/被乞丐蹂躏的高中生 - 信宜金融网 玩别人的大捷豹/被乞丐蹂躏的高中生 - 信宜金融网

玩别人的大捷豹/被乞丐蹂躏的高中生

【摘要】 尴尬的场面 文学     其实身上的伤倒不是很要紧,毕竟有衣服遮着,别人看不见,最主要是脸也挂了彩,让别人看见也太丢人了。&nb...

 尴尬的场面
 文学


     其实身上的伤倒不是很要紧,毕竟有衣服遮着,别人看不见,最主要是脸也挂了彩,让别人看见也太丢人了。
    
     徐璐璐从浴室拿了块毛巾,看到我没有脱衣服,便说:“快脱衣服啊,早点擦药,免得伤势加重,我想你也不想带着满身伤去上班吧。”
    
     我说把药给我,我自己擦。
    
     “你以为我想帮你擦药呀,要不是看你够不到背上的伤,我才难得帮你呢。”徐璐璐没好气的白了眼我,“快点脱衣服,你不脱我就帮你脱。”
    
     “别别别……我自己来。”我满头黑线。
    
     脱了衣服,又听徐璐璐的指示趴在沙发上,徐璐璐先是用湿毛巾擦拭了伤处,然后才给我擦药。边抹药边吹气,伤处不仅不是太疼,气流轻拂我的后背,反而有种麻麻痒痒的感觉。
    
     我忍不住扭了扭身体,徐璐璐立即用左手摁住我的肩膀,“别乱动,我轻点就是了。”
    
     姑奶奶呀,我不是疼而是痒的难受,气流如同柔软的羽毛拂过,能让全身毛孔都瞬间膨胀。
    
     “好了,你坐起来,我给你胸口抹药。”
    
     我坐起来,有些为难地说:“徐老师,剩下的让我自己来吧……”受伤的地方也太奇葩了,居然是两边的胸和腹部,都是极为敏感的部位,所以我哪好意思让她帮忙。
    
     可徐璐璐却不以为然,什么也不说,直接就帮我抹药了。
    
     给右胸抹药的时候,无意间还碰到了上面的原点,我一时间没忍住,本能的扭了下腰,喉咙里也唔了一声。徐璐璐以为弄疼我了,赶忙弯下腰把脸凑近我的胸部,然后呼呼的吹着。
    
     酥痒难耐……
    
     徐璐璐那两片娇艳的红唇都快含住我的胸了,这个姿势让我不由得浮想联翩,脑中立即出现了一副她吻我的胸的画面。而徐璐璐身上的香水味也明显的很,几方面的刺激,让我很快有了身体反应。
    
     吱嘎!
    
     谁料,就在这微妙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我心中一紧,忙不迭站起来,但徐璐璐的反应明显要慢了一步,我刚起身,胸部就贴在了徐璐璐娇艳欲滴的红唇上面。
    
     徐璐璐像受惊的猫咪似的,急忙直起腰,然后边拨弄着散落在眼前的发丝,边看向门口。
    
     进来的是一个青年,剑眉星目,面部棱角分明,如同刀削。身高有一米八,偏瘦,显得很是修长。不过青年脸色红润,眼神迷离,站姿不稳,手里还握着一个二锅头的瓶子,显然是喝高了。
    
     就在我纳闷青年怎么有徐璐璐家里的钥匙时,后者忽然说道:“刘文亮?!天啦,你咋喝这么多酒!”
    
     刘文亮?!
    
     那瞬间,我整个人都怔住了,刘文亮,眼前这个醉醺醺的青年居然叫刘文亮,难道他就是赵敏深爱的男人?!
    
     不知为何,此刻面对青年的时候,我莫名的心虚了。
    
     徐璐璐几步走到门口,把刘文亮手里的酒瓶子拿过去,然后扶着他坐在了沙发上。看到我满脸复杂的表情,徐璐璐开口说:“李峥,他就是我男朋友,刘文亮。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他就喝成这样子,让你见笑了。”
    
     我木讷的摇头。
    
     刘文亮晃晃悠悠的抬起头,看到我目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沉声道:“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这个英俊的青年身上有股凌厉的杀气,一个眼神都能让我心底发怵。徐璐璐赶忙说:“他是我朋友,李峥。刚才为你的事情,他被豹哥打了一顿,我便带他回来擦了点药。你不是还在赌钱吗,怎么忽然又不赌了,而且还喝得烂醉。”
    
     “赌钱?!呵呵……”刘文亮狠狠的搓了把脸,“钱都输光了,我拿什么赌钱……徐璐璐,你该不会是在嘲讽我吧,我告诉你,我刘文亮是干大事的人,虽然现在没钱,但我将来肯定是亿万富翁,你要相信我,我有那个能力!”
    
     徐璐璐不好意思的看了眼我,接着便去拉刘文亮,“你别说了,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你喝醉了,我先扶你去睡觉。”
    
     徐璐璐的手刚握住刘文亮的胳膊,就被他猛地甩开了,“别碰我,我没喝醉!那点酒就想把我刘文亮喝醉,简直可笑!不怕告诉你们,我跑路的这几年没少喝酒……”
    
     刘文亮刚说到这里,徐璐璐忙不迭用手捂住刘文亮的嘴巴,不让他再说下去,“你真的喝醉了,别说话,我扶你去睡觉。”这次徐璐璐直接把刘文亮带到她的卧室。
    
     刘文亮竟然也跑过路?!
    
     名字一样,经历也相同,这么说,这个刘文亮很有可能就是赵敏苦等两年年的男人。可问题是刘文亮怎么又跟徐璐璐好上了,他不是前几天还联系过赵敏吗?
    
     这时,我忽然响起上次徐璐璐问我认不认识赵敏,当时徐璐璐的眼中明显带着一股敌意,如果这个刘文亮真的是赵敏爱的人,那徐璐璐对赵敏有敌意,倒也很好理解了。
    
     “刘文亮,你干嘛呀,快放开我!”
    
     我刚想到这里,卧室里就传来了徐璐璐的声音:“别动我,你到底睡不睡,不睡就走!”
    
     刘文亮怒道:“你居然不让我碰你,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把我当男朋友?妈的,我早就知道你瞧不起我,所以我们好了这么长时间,你才不让我碰你!徐璐璐,我告诉你,今晚你让我碰也得碰,不让碰我还得碰!”
    
     刘文亮的声音刚落地,卧室里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徐璐璐说道:“刘文亮,你别这样,时间到了,我自然就把自己交给你了。听话,快住手,别让李峥看笑话好吗?”
    
     “李峥?!哼,就是外面那小子?徐璐璐,你老实说,那小子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么晚了,他怎么在你家里。别说他是你朋友,我他妈不信!”
    
     “刘文亮,你怎么这样子啊,我和李峥本来就只是朋友,你凭什么怀疑我?快点撒手,不然你马上离开我这里!”听得出来,这时候徐璐璐是真的生气了,声音都变得冰冷许多。
    
     但刘文亮喝醉了,哪管那么多,听到徐璐璐冒火了,他更是怒不可遏。他说徐璐璐故意在隐瞒我们的关系,她是移情别恋爱上我了,所以才不让他碰。说到最后,刘文亮的情绪更加激动了,声称今晚就要得到徐璐璐的身体。
    
     随着刘文亮的声音消失,卧室里立即就响起撕扯衣服声,徐璐璐厉声喝止刘文亮的举动,但都无济于事,最后徐璐璐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一时间我陷入了两难的处境,毕竟刘文亮和徐璐璐是情侣关系,我要是现在去帮徐璐璐的话,会不会多管闲事?
    
     结果就在我不知所措时,徐璐璐忽然喊道:“李峥,快进来帮我!他今晚疯了!”
    
     听到徐璐璐的求救声,我不再犹豫了,几步冲进卧室,正好看到衣着不整的徐璐璐被刘文亮压在床上,后者左手掐住徐璐璐的脖子,右手就熟练的伸进徐璐璐的短裙内,眨眼工夫,一条黑色的内裤就从短裙中拽了出来。
    
     这时候,徐璐璐拼命的反抗,但终究无法阻止刘文亮的举动。徐璐璐的内裤被退到膝盖处时,刘文亮就去解自己身上的皮带。
    
     我急忙冲过去,一把将刘文亮推开:“住手,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徐璐璐的衬衣已经被撕开,露出平坦的腹部以及戴着黑色内衣的胸部,刘文亮被推开后,她忙不迭捏住胸口的衬衣,不让春光外露。
    
     从床上站起来,徐璐璐赶紧躲到我身后,冲着刘文亮吼道:“刘文亮,算我看错你了,我要跟你分手!”
    
     刘文亮凌厉的扫了眼徐璐璐,然后瞪着我:“麻痹的,你敢坏我的好事,我他妈弄死你!”说完就攥紧双拳扑了上来,照着我的脸就是一记重拳。
    
     我本来以为刘文亮喝高了,行动肯定会变得缓慢,可没想到他的速度快得出奇,我还来不及防备,就被他一拳打了个正着。
    
     这还不算完,刘文亮接下来又是几记重拳落在我身上,而后凌空一脚直接将我踹到地上,指着我骂道:“我他妈不管你是谁,敢管我刘文亮的事情,那你就是自寻死路!马上给我滚,不然我真的弄死你!”
    
     徐璐璐急忙把我扶起来,然后怒视着刘文亮:“你发疯我管不了你,但请你不要在我家里发疯。马上给我走,不然我就报警了。”
    
     刘文亮听到报警,整个人立即就软下来了,虽然咬牙切齿,但语气却软了不少:“徐璐璐,我不管这家伙跟你是什么关系,他现在都必须离开这里。我们还没分手,我就是你男人,我不欢迎他!”
    
     “凭什么你让他走他就得走!别忘了,这是我的房子,谁走谁留,都是我说了算!刘文亮,你听清楚,我不欢迎的人是你,你马上走!”相信徐璐璐也是保护我的面子才这样说的。
    
     “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要是他现在走的话,我可以不计较你带他回家过夜的事情。不然……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徐璐璐好像很害怕刘文亮,听到他的威胁,当场陷入了犹豫。
    
     看到这一幕,我便长呼口气说:“该走的人是我,我走就是了。”
    

第7章 学生恶作剧

     我说完就走出卧室。
    
     徐璐璐追上来说:“李峥,该走的人是他才对。听我的留下来,我看他今晚能把我怎么样!”
    
     说真的,看到徐璐璐真心劝我留下来,我确实很感动。朋友能做到她这个地步,也着实不容易,而我也很想留下。可问题是,刘文亮显然不是什么善茬,再者他今晚又喝高了,要是把他逼急了的话,谁能保证他不会胡来。
    
     所以想到这点后,我还是坚持离开了。
    
     从宁馨小区出来,我就去附近的宾馆开了间房睡了,期间徐璐璐还打来几个电话,不过我都没有接听。
    
     翌日早上,我刚醒,徐璐璐又打来了电话。等了几秒钟,我接通说:“徐老师,昨晚我睡得早,没听见你打电话,不好意思。”
    
     “昨晚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李峥,你不要介意好吗。”
    
     我说没事,我这个人有健忘症。
    
     “呵呵,你不计较就好。”徐璐璐说,“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吧。”
    
     我说我住的地方比较远,见面就不必了,等我在洋县安顿下来,就去找她。徐璐璐好像知道我现在不想跟她见面,后来又为昨晚的事情道了歉,就挂了电话。
    
     下午,我在北大街的郊区租了间房,房间很小,里面半间是卧室,外面半间是厨房,连卫生间都是公用的。条件很差,不过房租很便宜,我现在没钱,只能先住段时间,等工作稳定下来再说。
    
     接下来两天,我一直在县城找工作,但始终没找到像样点的工作,现在才明白,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含义。
    
     到最后我迟迟找不到如意的工作,也有点着急了,毕竟我要生活,没钱是不行的,于是我就打算先在一家酒店当服务生,混口饭吃。
    
     可有时候真的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做好最坏打算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一中黄主任的电话,说我面试通过了,下周一早上八点准时去学校报到。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别提有多兴奋了,在赵家受了两年窝囊气,现在我终于可以活得像正常人一样,有自己的工作,用付出拿到应有的报酬。
    
     黄主任挂了电话不久,徐璐璐打来电话说:“李峥,恭喜你,以后咱俩就是同事了,哈哈。”
    
     “呵呵,谢谢……”我刚说到这里,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便问:“徐老师,你怎么知道我面试通过了?”
    
     “黄主任告诉我的啊,我早就说了,你一定能面试成功,怎么样,现在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听到徐璐璐的解释,我更疑惑了,为何黄主任会第一时间把我面试通过的消息告诉徐璐璐,要知道徐璐璐只是一名实习教师,而黄主任无论是职务还是资历,都比徐璐璐要高很多。
    
     除非……
    
     徐璐璐的身份绝不是实习教师那么简单。
    
     其实这并不是我妄加猜测,首先徐璐璐住在高档小区,就已经能说明她身份不俗,再者她还有一辆二十多万的车子,试问如果不是她的家庭条件足够殷实的话,又怎么可能住高档小区,开中档车呢?
    
     我从来不喜欢打听别人的家庭,徐璐璐不想说,我也懒得再追问。
    
     时间如白驹过隙,很快就到了周一。
    
     徐璐璐打来电话,让我先去学校等她,她带我去办理入职手续。我早早来到学校,看着略显古旧的学校大门,我忽然肃然起敬,同时也多了些责任感。
    
     “李峥,你来我们学校干嘛?”忽然,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
    
     冷不丁听到赵佳的声音,我全身都是一颤,心想完蛋了,那天打了赵佳的屁股,以她的性格是绝不会忍气吞声的,只怕今天就要发作了吧。
    
     我满脸苦涩的看了样赵佳,目光很冷漠,同时也充斥着一股怒意。我讪讪笑着说:“我来报到,以后就在这里上班了。”
    
     “什么?你居然成了我们学校的实习老师?!”赵佳满脸诧异,紧接着双眼忽然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便忙不迭问道:“你当初是学什么的,别告诉我是语文老师。”
    
     “就是语文老师。”
    
     赵佳愤恨的咬了咬牙,最后满脸不屑的说:“嗬,没想到你居然也有人生转折点,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不过你别忘了,你毕业后根本就没摸过书,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我们学校的,但我希望你不会误人子弟。聪明的话,就马上离开我们学校,别自找苦吃!”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学校。
    
     我咂咂嘴,心里酸酸的。
    
     不久,徐璐璐的车子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泊好车,徐璐璐下车带着我去办理入职手续。
    
     我被分到了高二年级组,语文组组长叫李斌,是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对徐璐璐很是客气,他说:“徐老师,既然李老师是你推荐的,那我无条件相信李老师的能力,这样吧,就让李老师先代高二二班的语文课吧,等实习期过了,再看情况安排具体的工作。你看这样行吗?”
    
     “李组长,这件事您安排就好。”徐璐璐笑着说。
    
     李斌乐呵呵地说:“哈哈,那行,李老师就先代三班吧。李老师,我带你去看看办公室,下午你就能和三班的学生沟通沟通了。现在的学生可都是瓷器,我们这些当老师的说不得碰不得,所以你最好先和班级里的学生搞好关系,这样才有助于你工作顺利开展。
    
     徐老师虽然刚来学校不久,但她的教学能力和工作开展都很值得我们学习呀,你要是工作上有什么棘手的问题,可以请教徐老师。”
    
     上午匆匆而过,很快到了下午上课时间,三班的语文课排在第一节,上课铃声敲响后,我便整理了心情,带着课本去了三班教室。
    
     徐璐璐事先对我说,每个班都有刺头,我刚来学校报到,所以对于那些比较好事的学生,尽可能睁只眼闭只眼,先搞好师生间的关系,等实习期过了再重点抓学习成绩。徐璐璐不可能害我,所以她的话我必须听。
    
     三班在高二教学楼一楼,我刚走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中,就听见三班教室传来不小的吵闹声。来到教室门口,我满脸堆笑的看了眼里面一张张稚嫩的脸蛋儿。
    
     这时候,三班的学生也忽然停止了吵闹,无不是好奇的打量着我,一双双乌黑的眼睛像是心灵的窗户,流露着几分童真。
    
     我忽然觉得和学生相处并非徐璐璐说的那么困难,这些学生还都只是个孩子,哪有那么多坏心眼。本来还挺紧张的,但看到同学们并没有敌意,不由得暗松口气。接着,我便昂首挺胸的走进教室。
    
     哧溜!
    
     然而,就在我刚走进教室时,忽然感觉脚下有一层密集的小球体,很滑,而我又穿的是一双皮鞋,猝不及防下我脚下一滑,身体后仰,直接摔了个仰面朝天,屁股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地板砖上面,疼得我冷汗直流,倒抽冷气。
    
     “啊哈哈哈……成功了,耶!”
    
     “哈哈,笑死我了……哈哈……不行……我先喘口气……”
    
     …………
    
     几乎是我摔倒的瞬间,本来鸦雀无声的教室,忽然间响起一道道嘲笑声。有的学生直接兴奋的站了起来,捂着肚子眼泪都笑出来了,而那些女生倒是很注重形象,双手捂嘴,笑不露齿。
    
     我抹了把冷汗,然后捻起几颗小球体看了眼,居然是透明的小玻璃球,这玩意儿放在地板上几乎能融为一体,肉眼很难分辨出来。也正是这时,我才知道这不是偶然,而是一场恶作剧。
    
     我脸色铁青,咬着牙站起来,要不是徐璐璐和李主任有言在先,我真想把罪魁祸首揪出来!
    
     “喂,你疼吗,疼就回家休息几天吧,我们班不需要语文老师。”说话的是坐在最后一排,带着一副黑边框眼镜的男生,长头发,长得倒是很帅气。双手环胸,目光轻佻的打量着我。
    
     “天哥说的不错,我们班根本就不需要语文老师,聪明的话就赶紧走吧,别再自取其辱了。嘿嘿。”眼镜男旁边,那个黝黑精瘦的男生说。
    
     我冷声道:“我走不走不是你们说了算的,全部做好,马上上课。”刚说完,教室里就响起一阵不屑的切声。
    
     “李峥,你难道没看出来,我们班不欢迎你吗?作为代课老师,如果连师生关系都搞不好的话,你根本就开展不了工作。他们说的不错,别再浪费时间了,哪来的回哪去吧,你不适合当老师,尤其是我们班的老师。”
    
     我忽然眉头紧皱,下意识看过去,说话的居然是……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