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房时精子为什么会流出来/警花把处给了乞丐 - 信宜金融网 同房时精子为什么会流出来/警花把处给了乞丐 - 信宜金融网

同房时精子为什么会流出来/警花把处给了乞丐

【摘要】心烦意乱 文学     被紧贴的夏洁,身体明显的哆嗦了一下,巨大冲击让夏洁脑子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震撼,暗自惊讶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但是老公就在自己...

心烦意乱
 文学


     被紧贴的夏洁,身体明显的哆嗦了一下,巨大冲击让夏洁脑子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震撼,暗自惊讶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但是老公就在自己身前,只能是强作镇定的面不改色。
    
     徐平确定夏洁真的没什么大事,也就放心啦,听话的并没有继续靠前,说道:“没事就好,那我先去换衣服了,这桑拿天,衣服都黏在身上了。”
    
     夏洁艰难的点了点头,却没再说话,她害怕自己一张嘴话还没说出来,就先哼唧出声音了。
    
     说完,徐平看向徐强,笑吟吟的说道:“强子,辛苦你了啊,等晚上多吃点好的!”
    
     徐强被夏洁弹性十足的臀紧贴着,浑身都僵硬了,一动不敢动,浑身燥热难耐,听到徐平的话,嘿嘿干笑两声,回答道:“不客气……不客气!”
    
     徐强心想,徐平要是知道洁嫂现在和自己那么亲密,还能谢谢他?如此想着,心里觉得有些对不住徐平,但是,也是因为这种罪恶感,竟然让徐强更加兴奋异常。
    
     徐平浑身黏糊糊的确实难受,也没再墨迹,将手擦干净,出了卫生间。
    
     直到卫生间的门被关上,徐强有一种逃过一劫的感触,但是却还是一动也不敢动,因为自己的那里依旧被洁嫂紧贴着。
    
     尽管隔着布料,徐强也能够隐约感觉到自己的那里,此刻正好顶到了洁嫂的那片温热柔软的地方。
    
     “洁嫂……我……对……对不起!”徐强连忙低声道歉,尽管自己舒服的也快要叫出声音,却不敢再过多的享受这份快乐了,一边说着,徐强猛然间一收小腹,从洁嫂的两腿之间脱离出来。
    
     徐强突然的动作,不但没让夏洁得到解脱,反而感受到了更大的快感,再也忍受不住,嘤咛出声,两条腿像是没了骨头一样软了一下,险些瘫坐在地上,好在手边就有一个扶手,伸手抓住,稳住了身体。
    
     “你先出去吧,我要洗个澡。”夏洁的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低着头,不敢去看徐强。
    
     徐强答应一声,捂着裤裆,转身离开。
    
     “那个……”
    
     正当徐强走到门口,身后传来洁嫂细若蚊子一样的声音。
    
     “你让你徐平哥来一下,我的胳膊……胳膊还有点不舒服。”
    
     徐强再次答应一声,夺门而逃,经过客厅的时候,朝徐平卧室方向喊了一声:“哥,嫂子让你过去帮下忙。”随即快步溜进了自己的卧室。
    
     回到卧室之后,徐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自己依旧鼓着的裆部,无奈的笑了笑,暗道,自己这一向引以为傲的家伙,今天险些给自己酿成大祸,好在洁嫂善解人意,帮自己解围。
    
     与此同时,徐强才发现,自己的裤裆位置竟然有一大块地图,用手过去摸了一把,入手竟是一片黏糊,徐强微微一愣,难道是自己刚刚紧张过度,一泻千里了都不知道?
    
     刚刚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想到这里,徐强立刻将手放在自己鼻子上闻了闻,有淡淡的腥臊,却不太像自己的,然后检查了里面,确定了确实不是自己弄湿的,这才放下心来。
    
     既然不是自己的,那岂不是洁嫂的么?
    
     徐强这才明白过来,一定是洁嫂弄的,心想刚刚偷偷活动两下能是啥感觉呢……
    
     徐平听到招呼朝浴室走来,此刻夏洁已经将脏衣服丢进了水盆里面,本来想着先把衣服洗干净的。
    
     但是触摸到自己的那感觉,心里想的都是刚刚被徐强那大家伙紧贴的美妙,哪还有心思洗衣服,自顾自的坐在马桶上,握着淋浴头自己解决起来。
    
     徐平进来见到夏洁的样子,也没有觉得什么意外,就在徐强叫他的时候,徐平就已经猜到了夏洁的心思,反手锁上卫生间的门,脱光了衣服,参与到了战斗当中。
    
     夏洁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徐强的大家伙,徐平这发育不良的快枪手,不但没能让夏洁感到舒服,反而令夏洁越发的心烦意乱,更迫切的想要跟徐强做一次解解馋,一边继续自我服务,一边想着怎么能够,创造和徐强发生关系的机会。
    

第7章:失落

     徐平看得出夏洁脸上的失落,笑嘻嘻的说道:“老婆,等我休息好了,一定变成一只雄狮猛兽!”
    
     夏洁温柔的笑了笑,起身搂住徐平的脖子,让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徐平肥软的身体上,朝徐平的耳边吹着气说道:“老公,现在就再给我一次吧。”
    
     “那个……我刚刚才缴枪,让我休息……嗯……嘶……”
    
     还不等徐平说完,夏洁已经迫不及待蹲下了。
    
     然而,还没等夏洁彻底掌控住徐平,徐平就连忙后退,用衣服挡住了自己身体,逃出了浴室,当夏洁冲洗过后回到卧室,徐平已经倒在床上打起了呼噜。
    
     哀怨的看了徐平一眼,夏洁换了睡裙,去厨房准备晚上的饭菜,一边做饭,夏洁一边想着之后该如何计划,一定要感受一下像徐强那样的家伙,是什么滋味。
    
     听到厨房有动静,徐强才敢从自己的房间出来,来到厨房,想要帮夏洁打打下手,表面上是为了感谢一下洁嫂下午帮自己解围,实际上是想看看下午的小插曲,有没有让洁嫂对自己产生反感。
    
     夏洁看到徐强,心情顿时好了不少,瞄了一眼徐强的那里,微微一笑,毫不掩饰的挑逗道:“小帐篷拆了?”
    
     顿时徐强脸上发热,点点头:“洁嫂,刚刚那个纯属意外,你千万别多想啊!”
    
     夏洁知道徐平已经睡了,见到徐强害羞脸红,夏洁想要吃掉徐强的心思就更重了,她突然问道:“强子,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啊?”
    
     “没……没有,洁嫂,真的是误会,我也不知道咋了,那下边自己就变大了!”徐强强作解释。
    
     “哎呦,你以为我是啥也不懂的小丫头么?男人喜欢女人,最直接的就是表现在身体反应上。”说着,夏洁将脸凑到徐强的跟前,小声问道,“强子,我问你,我好看不?”
    
     “好……好看!”徐强的耳朵被夏洁呼出的热气弄得痒痒的,鼻子里也嗅到了从夏洁身上的香味,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
    
     “那……强子,你跟我说实话,你喜欢我么?”
    
     夏洁本来只是想逗弄一下徐强,但是压抑在心里想要得到徐强的那股愿望,在靠近徐强的时候,瞬间膨胀,自己的呼吸竟然也急促起来,看着徐强的眼神,也有些迷离了,期待着徐强的回答。
    
     耳边传来的是洁嫂急促的喘息,徐强原本心里对徐平一点愧疚,和不安顿时一扫而光,接着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给你个喜欢我的机会!”夏洁的声音略带颤抖,激动且迫切的颤抖,嗅着徐强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息,夏洁的心都漏跳了几拍,手,就好像被施了魔咒一样,朝徐强的那里摸了过去。
    
     徐强当然看到了夏洁的动作,然而,徐强却无法左右内心挤压多日的愿望,他迫切的想要尝尝洁嫂这成熟女人的温柔和狂放,仅剩不多的理智,操控着徐强的嘴巴说道:“我哥……还在家呢!”
    
     徐强的身体却一动没动,心中无比渴望着,理智已经变得极其薄弱,他竟说不出拒绝洁嫂的话,只是很担心被徐平发现。
    
     “他睡着了……咱们轻一点!”夏洁几乎快要贴到了徐强的耳朵上,手也触碰到了徐强的那里,呼吸已经变得十分急促。
    
     徐强感受着洁嫂柔软的手灵巧的抚摸着自己,这种感觉,比自己那粗糙有力的大手舒服太多了,内心里仅存的一点理智也被冲散了,他现在的眼中,只有洁嫂,带着粗重的喘息,一把将近在咫尺的洁嫂揽入怀中。
    
     那一瞬间,洁嫂绵软丰满的身体贴在了徐强的身上,让徐强几乎快要疯狂,这种感觉,完全不是他女友林雪,那干巴巴的青涩小姑娘能够比拟的。
    
     “徐平哥真睡着了?”徐强问。
    
     “睡了,就算打雷他都不会醒的!”夏洁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强子,试试!”
    
     徐强微微怔了一下,一念之间,徐强口干舌燥,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眼神里写满了渴望,手就颤巍巍的向着夏洁的身上摸了过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