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桌之间的污污事/女婴的缝 - 信宜金融网 和同桌之间的污污事/女婴的缝 - 信宜金融网

和同桌之间的污污事/女婴的缝

【摘要】强人所难 文学我皱着眉头,曲着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孙丽。    “你说什么?”    这姑娘莫不是吃错药了?居然让我强坚她?!...

强人所难
 文学

我皱着眉头,曲着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孙丽。
    “你说什么?”
    这姑娘莫不是吃错药了?居然让我强坚她?!
    难道刘大胖子不行,还满足不了她?
    我百思不得其解,看着她绯红的小脸,想到她和刘大胖子那晚疯狂时的浪样,一时间又有些心潮澎湃,但是又觉得这妞得防着点!
    “我现在没空和你开玩笑。”我又冷冷说了一句后,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这小浪蹄子,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哎呀!你过来!”
    孙丽难为情的红着脸,咬着嘴唇,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
    她穿的包臀裙紧紧的贴在腰下,把她那浮图玲珑的曲线勾勒的诱人无比,我甚至隐约看见那俏丽处凸出的小内内。
    她难道是想勾引我?才说的这种话?
    孙丽俏丽的背影,在我眼前扭出动人的风姿,一想到她刚才说的那个强字,我顿时有些血脉喷张。
    我这样年轻气盛的人,可经不住这小妖精这样的勾引啊!
    “老大...”
    “老大,求求你这次你真的要帮我!”
    孙丽一出声,就带着哭腔,小嘴一瘪,一脸委屈。
    “你好好说,什么事?”
    我双手插着腰,蹙眉看她,作为管着两个小组的主管,员工叫我一声老大,我也不能让人白叫,
    平时手下有什么事也会找我沟通一番,给她们出点主意,没办法,这是需要拉拢人心的时代,该管的,该帮的肯定的帮!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只能找你强坚我了。”
    孙丽眼泪巴塔巴塔的往下掉,长长的睫毛在泪光中扑闪,小嘴紧紧抿住,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原来孙丽的哥哥在巧家县当了一个小警察,但是因为得罪了上头人,被人设计诬陷,以贩毒的罪名抓进了局子,人家开口就要六十万,没钱就把人搞死在监狱。
    孙丽家里就是两个当了一辈子农民的年老父母,哪里有这么多钱,孙丽只好偷偷造了假文件,让同事帮忙从公司借了六十万,她哥哥的事情总算是解决了,但是这事却被刘大胖子发现了,刘大胖子用此事要挟她,让她答应做他的炮友,不然就把这事捅出来。
    “我真的不想再被他要挟,我真的受够了被他强迫,每次被他亲,我都感觉要死了一样!”
    孙丽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白色衬衫湿了一片,领口的白嫩若影若现,动人无比。
    “所以你就干脆主动把这事告诉了就副总,想直接以自己的名义私下给刘副总借这钱?”
    孙丽点点头,死死咬住嘴唇,懊悔不已。
    “你真是....够蠢!”
    我听完忍不住被这傻妞气到了,她为了不再受刘大胖子的威胁,直接把这事告诉了刘副总,她真是太天真了,以为刘副总真的会大发慈悲,借给她,原谅她,哎!只能说单纯的女孩子出来混社会确实是只能被玩死的份!
    刘副总不仅没可怜她,借钱给她,也拿此事要挟她,要是不配合他的变/态要求就直接报警,说要让孙丽坐牢。
    而刘副总这变/态的要求也真的是够变/态,居然要看着孙丽被人强!
    “真他娘的!这都是什么事?!”
    我掏出一支烟,被这三个大奇葩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事我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的,但是一想到孙丽要被两个变/态玩的叫都叫不出来,心里就有些堵得慌。
    “好了,好了,你先别哭了,这几天好好工作,多赚点钱,他们再要挟你,你就拖延啊!”
    “装病不会吗?说来大姨妈了总会吧!”
    我稳住了孙丽,摸着她滑嫩的香肩,五味陈杂。
    孙丽怎么就想到了我,让我一边强她,一边让刘副总观看?
    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快感,我不敢继续往下想!
    这些有钱人真是变/态的吓人!
    孙丽听到我勉强说尽力帮她想想办法后,终于止住了哭泣。
    “我就知道,整个公司只有你会帮我了,谢谢你!”
    我的手掌传来一阵温热,被孙丽握的紧紧的,她娇哆着靠在了我的胸口。
    我最怕女人哭,更怕女人哭着撒娇。
    哎!
    我到底该不该帮她啊!
    我真的要掺和进这种事吗?对付一个刘大胖子已经让我很心累了!况且刘副总是我能惹的吗?!
    回到办公室,我今天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被孙丽的事搞的心绪不宁,一时半会根本想不到什么办法!
    “老大,刘总叫你去趟办公室!”
    柳飘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面前,敲着我的桌子。
    这死胖子,想不到他比我想象的更龌龊!
    我走进刘大胖子的办公室,看着他草莓一样的鼻头,冒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一阵犯恶心!
    “你说加工资的事,我已经得到老总批准了。”
    “不过,这工资不是每个人都能加的,这是张总亲口说的。“
    “要是都加,不如你们来当老总,我们去拼业绩?!”刘大胖子得意一笑,斜着眼睛看着我。
    之前真是低估了刘大胖子,想不到他这么有脑子的,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可以加工资,还要让我自己去挑加工资的人选,这叫我怎么做人?
    加上的肯定都说是我的亲信,没被加上的肯定得恨死我!
    死胖子,真是够阴的!
    我镇静的回他一句没问题,心里冷笑一声,等我用孙丽的事搞垮你的那天,我看你还笑的出来!
    这件事也没难倒我,我把表格交给了陈姐去办,让她从业务组,技术部,挑几个业绩好的写在上面。
    下了班,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公司楼下的便利店,窗外人影绰绰,全是往一个方向机械涌动的下班族。
    我突然有些感慨,以生活为圆心,我们都在不停的奔波,可是有几个人还记得自己的初心?
    手机的震动让我没时间再无谓的感慨,是赵月打来的电话。
    “李东阳!今天同学聚会,你等下来接我。”
    赵月霸道的说完后挂了电话,听语气像是还在生气。
    我知道赵月这人好面子,她肯定是怕她的老同学,要是看到她婚后生活不幸福,肯定会笑话她。
    “走吧!先去接老婆再说。”
    我看起身拍了拍衣服,加入了下班大军。
    只是没想到同学聚会再次遇见了许然。

第七章老情人?
赵月今天穿了一件漏肩长裙,白色镂空的,很有质感,外加她身材前凸后翘,脸蛋精致,看上去明艳动人,窗外阳光漫过,金光四射,让我想起第一次在教学楼看见她时的情形,心跳的感觉好像又找回了一些。
    那天我因为在宿舍拉人办理分期业务,买手机,被宿管发现,揪着耳朵去教务处。
    走到楼梯口,就撞见了气喘吁吁的跑来的赵月,我急中生智,一下子就抱住赵月叫姐姐,说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咋爹把你卖了!我即便是卖肾,也会把家里的高利贷还了的!
    我抱着赵月的腿大哭不止,把身世说的那叫一个可怜,堪比赵氏孤儿!
    赵月一脸懵逼的看着我,最后得知真相后,她莞尔一笑,戳着我的头,说我真是个小机灵鬼!
    夏日艳阳,那天我看见赵月身后的阳光,温暖照人。
    我们就是这样开始相识,相知,相爱...
    我还记得,打那以后,那个宿管一直对我十分的好,有时候还给我介绍兼职,逢人就说我可怜。
    “呵呵”
    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在心里默默原谅了她那天忘记我们约会的事。
    “你笑什么?”赵月扭头看着我,疑惑问道
    “我笑,我老婆一出场,必定是艳压群芳!”
    我走上前楼主她的肩旁,笑眯眯的看着她,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赵月娇羞着,低头不说话,一脸陶醉,我想她是不是和我一样想起了我们美好的从前。
    “行啦,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腻歪!”
    过了几秒,赵月轻轻推了推我的胸脯,让我赶紧走,等下要迟到了。
    这句老夫老妻让我心里有一丝感动,是啊,她这样漂亮的女孩最终选择了嫁给我,夫复何求?
    还是努力挣钱让她早点过上好日子吧!
    我载着赵月一路说笑着来到了唐朝酒楼,期间孙丽一直在发微信给我,我无心顾及她,一心想着等下同学聚会散了,就带着赵月去郊外,找点夫妻之间的情趣。
    “你们可终于来了。”
    一到包间,声音最大的石成秋就嚷嚷着说,我们来晚了要罚酒,我和赵月拗不过他们只好一口接一口的喝。
    大家有说有笑,喝空了很多酒瓶,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大老板闯入了我们包间。
    “我来晚了,不好意思,对不住各位,下一场,我请客,我请客!”
    说话的是徐婧,他应该是我们班上现在混得最好的了吧,听说他开的培训机构马上就要在外省开分校了,他一来就成了这些女生关注的焦点。
    我端起酒杯和其他人一道,敷衍着敬酒,我不是很想看见他,或者其实我觉得在座的大家没几个人想看见他,他的到来似乎是一根细小的鱼刺,扎在我们的自尊心上,隐隐的痛。
    我不想看见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之前好像和赵月有过一段暧昧,据赵月说,是他一直苦苦想追,但是赵月一直拒绝他,虽然两人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进展,但是我还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搂着赵月,本想故意在他面前撒了一波狗粮,却遭到了赵月的拒绝。
    “我喝多了有些头疼,我先回去了。”
    不一会儿,赵月就凑到我耳边说,你继续和她们玩,我快来大姨妈了,有些不舒服。
    我看着她脸色确实有些差,就打算送她回去,可是却被孟浩拦下,说一定要一起去下半场嗨一下,赵月有他老婆送回去。
    我再次推辞无果,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只好同意。
    来到温莎ktv,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碰见了正在补妆的胡晓玲,她是赵月大学时的室友,之前追赵月的时候,没少让她帮忙。
    “你这么好看了,还这么讲究,让其他人怎么活?”我随口就来,喝的有些微醺,说话只图高兴。
    “你可算了吧!我再好看哪里会有你们家赵月好看,她可是校花哎!”
    “就连徐婧当年都被她迷的五环三道的,据说当年两人一起去旅行的时候,徐婧为了讨你们家赵月欢心,在酒店连夜折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啧啧!想想就让人羡慕!”胡晓玲涂着睫毛膏,说的绘声绘色。
    什么?
    我心里一震,关掉了水龙头,抬头怔怔看着胡晓玲。
    这货说赵月和徐婧一起旅行过?还住在一起了?
    我靠!怎么赵月从来没有和我过!
    “恩?怎么了?你不是知道的吗?”
    “当时你和赵月已经在一起一个月了,这徐婧居然还不死心,啧啧!简直了!”
    胡晓玲翘了翘嘴,看着我有些异样的神情,摇头晃脑的说着。
    我心里一震,一股怒火上涌,捏紧的手被深陷陷阱去的指甲,掐的隐隐作痛。
    “那个...我先走了,我朋友生日,我要去另外一个包厢了。”胡晓玲发觉自己好像是说错了什么,慌慌张张的跑了。
    我站在原地,像吃了一只刚从厕所飞出来的绿苍蝇一样,恶心,头晕,浑身难受!
    所以赵月之前给我带了绿帽?
    我特妈还像傻逼一样,一只被蒙在鼓里不知道?
    我洗了一把冷水脸,透过水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想大笑!
    哈哈!真是可笑之极!
    两人一起去旅行!还特妈的住在一起?
    难怪刚才赵月一看见徐婧来了,就开始躲躲闪闪!
    “砰!”
    我一拳砸在墙上,剧痛钻心!
    不行!我要亲自问赵月,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不定是胡晓玲骗我的呢?说不定是胡晓玲胡编乱造出来故意破坏我们夫妻感情!
    我拿出手机,正想拨出赵月的电话,却还是觉得这事应该当面问赵月。
    对!我要面对面听她自己说。
    我想回包房,告诉石成秋他们一声,自己先回去了,结果一进门就同一温香的娇躯撞了个满怀。
    “没长眼..”
    我烦躁的要命,以为是服务员,正想破口大骂,抬头一看是许然。
    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虽然她在我们系人缘很好,但是她毕竟不和我们一届,我以为班上的人不会叫她。
    许然好像喝醉了,摇摇晃晃,眯着眼笑着,凑近我。
    一阵香味传来,我低头一眼,她那颤颤巍巍的靓丽风景,在灯光的映衬下是那样的丰满迷人,摄人心魄。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