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游泳教练水震,揉捏娇乳泡温泉 - 信宜金融网 和游泳教练水震,揉捏娇乳泡温泉 - 信宜金融网

和游泳教练水震,揉捏娇乳泡温泉

【摘要】第6章 文学    相对于寇大鹏的一身肥膘和霍吕茂的骨瘦如柴,丁长生的身材堪称完美,这样的男人才能称为男人,田鄂茹手里的梳子挂在头发上,一时间忘记了梳头。...

第6章
 文学


    相对于寇大鹏的一身肥膘和霍吕茂的骨瘦如柴,丁长生的身材堪称完美,这样的男人才能称为男人,田鄂茹手里的梳子挂在头发上,一时间忘记了梳头。
    
    其实田鄂茹不是一个欲望旺盛者,她也是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成为一个少妇的,记得刚嫁给霍吕茂时,但是自从霍吕茂摘掉了一个肾之后,那种感觉就渐渐没有了。
    
    一年前的一个晚上,霍吕茂邀请乡长寇大鹏来家里喝酒,就当两人喝到一半时,附近的芦家岭发生了打架事件,不得已,霍吕茂就出警了,按说这个时候寇大鹏应该也走才对,但是霍吕茂坚持要等他回来继续喝,所以寇大鹏就留下了,边喝边等霍吕茂。
    
    夜渐渐深了,可是霍吕茂丝毫没有回来的迹象,而这个时候陪着寇大鹏喝酒的田鄂茹喝的也不少了,寇大鹏看着小脸红扑扑的,一个没忍住,将田鄂茹拉上了床。
    
    虽然田鄂茹当时也喝了酒,但是还算是清醒,于是使劲挣扎,可是一个女人,又是一个喝了酒的女人,怎么可能挣扎的过一个男人,但是田鄂茹这种挣扎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一上来寇大鹏就给了她无与伦比的感觉,这种感觉是霍吕茂从来没有给过她的。
    
    而寇大鹏回去后也是忐忑不安,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有点过分了,毕竟自己和霍吕茂的关系不错,朋友妻不可欺,现在倒好,成了朋友妻不客气了。可是过去了很长时间,并没有发生任何事,这使他胆子大了起来,他断定,田鄂茹一定没有敢将这件事告诉霍吕茂,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得知霍吕茂不在家,他都会悄悄溜到田鄂茹家,开始的时候,田鄂茹还是半推半就,到了后来就成了水到渠成了。
    
    你小子,我说句笑话,你还当真了?霍吕茂身披警服蹲在自己屋门口边抽烟,边看着院子里光着膀子劈材的丁长生说道。
    
    所长,你给俺脸,俺就得兜着,你看看劈成这么粗行不。
    
    行,还别说,你这身肌肉倒是挺结实的,在家里干过活吗?
    
    所长,瞧您说的,我虽然干过偷鸡摸狗的事,但是绝大部分还是我劳动所得的,家里也有二亩山地,平时也给村里叔叔大爷帮忙,要不没饭吃的时候去哪儿要去。
    
    嘿,你小子,好样的,男人嘛,就该有点担当,以后可别再去偷了,小时候偷针,大了就敢偷牛……
    
    好了,别说了,丁长生,吃饭了。这个时候田鄂茹端着早饭来到了院子里。
    
    丁长生擦了把汗,不敢坐在凳子上,端了一碗粥,手里拿两个馒头,馒头里挖一个窝,里面加上咸菜就蹲在一边吃起来,他这个样子,让霍吕茂很有好感,感觉他就像是自己的兄弟,因为以前的时候他弟弟来这里也是这个样子,怯怯懦懦的,好像是施展不开自己的身子,特别是在田鄂茹面前。
    
    霍吕茂的饭量很小,吃了不到十分钟,就吃完了,而这时丁长生才吃了不到一半,田鄂茹也没有吃完。
    
    你们慢慢吃,二狗,今天上班后跟我去一趟芦家岭,那里昨晚又有一头牛被偷了。
    
    所长,这次真不是我干的。丁长生怯怯的说道。
    
    哈哈,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你现在也算是警察了,但是你得帮我把偷牛的贼抓出来,快点吃,我在所里等你。霍吕茂吃完起身就走了。
    
    丁长生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自己要精的多,他要把自己伪装起来,伪装成一个老实人,那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自己是什么来路,是如何到这个地方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住脚跟,抓住这一根来之不易的稻草,直到攀上远处的那棵大树。
    
    可是偏偏有人不放过他,这个人时刻在注意他,一抬头,他就看到了田鄂茹冷冷的眼光。
    
    你以为巴结上霍吕茂,就永远没事了吗?
    
    田姐,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丁长生依然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以为只要攀上霍吕茂这棵大树就没事了是吧,我警告你,寇大鹏能让你来,也能让你立马滚蛋。
    
    田姐,我也没说什么呀。
    
    闭紧你的嘴最好,否则的话,我也救不了你,霍吕茂会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杀了。田鄂茹恶狠狠的威胁道。
    
    哐当。丁长生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都给我捡起来,收拾干净了。田鄂茹对丁长生的表现很满意,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是能吓的住的,如果他不害怕那就麻烦了。
    

第7章

    看着丁长生手忙脚乱的样子,田鄂茹心里不由得一阵得意,到底是个嫩芽子,几句话就被吓到了。
    
    田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所长还等着我去芦家岭呢。说完丁长生拿起衣服拔腿就想跑。
    
    回来。田鄂茹端着碗看着蓄势待发的丁长生。
    
    田姐,你,还有事啊?丁长生讪讪道。
    
    我让你走了吗,回来坐下,我还没有说完呢。田鄂茹的表情不容置疑,丁长生实在是有点恼火,就因为我知道了你和寇大鹏的奸情,我们做了个交易,这还没完没了了,妈的,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我走总可以吧,他心里这样想着,但是步子却始终没有迈开,他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机会实在是不容易。
    
    就在丁长生郁闷不已的时候,田鄂茹拿了一块洁白的毛巾来到丁长生身边。
    
    你看看你,出的这一身汗。说着,居然亲手给丁长生擦拭起来。
    
    田姐,这不合适,我自己来吧。丁长生向接过毛巾自己擦拭,但是田鄂茹并没有答应他,依然慢慢的给他擦着,特别是当田鄂茹一只粉嫩的小手按在丁长生结实的肩膀上时,丁长生整个身子一僵,低头看了一眼田鄂茹,立马将头昂起来,再也不敢看她,而田鄂茹的身高正好到丁长生的下巴,只要丁长生一低头,就可能碰到田鄂茹的头,这个时候丁长生整个身体都有点颤抖。
    
    你抖什么,怕我吃了你?田鄂茹笑吟吟的问道。
    
    没有,我是紧张,我长这么大,除了我妈,从来没有女人给我擦过身子,特别像田姐这么漂亮的姐姐,我,我很紧张。
    
    你怎么了?田鄂茹问道。
    
    没事,田姐,就是有点肚子疼。
    
    啊,是不是吃坏了东西了,那边是厕所,快去。
    
    不了,我到街上的公厕就行,我先,走了。于是就在田鄂茹惊愕的眼神中夹着双腿,落荒而逃。
    
    你说的就是他?指导员陈兵坐在办公室里,隔着窗户看着外面走进来的丁长生问道。
    
    是啊,就是他,这是寇老西塞进来的,正好呢,我们这里也缺人手,先干着吧,说不定还能教育过来,这要是在社会上混几年,早晚是我们临山镇一大祸害,我们这也算是积德行善了。霍吕茂无可奈何的说道。
    
    行,不过,你可看紧了,这小子以前名声太坏,不要让他打着警察的旗号到处做坏事,这样会成了我们警察里面的害群之马。
    
    放心吧,不会,我亲自盯着的。
    
    霍吕茂等着丁长生和张强收拾好,三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去了芦家岭,芦家岭是个很大的村子,在整个临山镇也算是一个大村了,就是治安不好,一年到头出好几十起案子,这不,昨晚,李老栓家的牛又丢了。
    
    二狗,你给我分析分析,你说这小偷将牛偷走之后,会藏在哪里呢?张强开车,丁长生坐在副驾驶上,而霍吕茂则坐在后面的座位上。
    
    所长,我不知道,我以前没有偷过这么大的东西。丁长生很忐忑的说道。
    
    哈哈,我没说你,我这是让你分析分析这起案子,你现在是警察了,你要学会分析案子,这样才能破案嘛,我们所有四个联防队员,三个民警,这么大一个镇谁能管得过来,所以你要学会分析案子,这样有一天你才能独自办案子。
    
    哦,这样啊,分析,我分析,分析……丁长生嘟嘟嚷嚷,半晌没说出话来,张强边开车边笑。
    
    所长,我分析出来了,这牛肯定被宰了吃了。十几分钟后,这是丁长生最后的结论。
    
    霍吕茂和张强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谁也不信那么大一头牛,居然能悄默声的被宰了吃了,都当丁长生的话是废话。
    
    但是丁长生一脸认真的表情,所长,我去过芦家岭,那村子很是邪乎,只有一条进村的路,四周都是很高的陡坡,根本不可能走牛,而村头每晚都有打更的人,要么是打更的人偷得,要么就是村里的人偷了牛杀了分成块运下去的,反正这村里肯定有内鬼。丁长生说的有理有据。
    
    张强回头看了一眼霍吕茂,发现所长也是一脸的凝重。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