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室友捷豹/同桌上课拿笔我戳下面 - 信宜金融网 好大室友捷豹/同桌上课拿笔我戳下面 - 信宜金融网

好大室友捷豹/同桌上课拿笔我戳下面

【摘要】很快就会属于她的 文学就在慕雪珊逃离后的十几秒后,忽然,整个别墅的璀璨灯光瞬间亮起,映的房间宛如白昼,众人都发出了欢呼。    然而欢呼声,却在看到门口的...

很快就会属于她的
 文学

就在慕雪珊逃离后的十几秒后,忽然,整个别墅的璀璨灯光瞬间亮起,映的房间宛如白昼,众人都发出了欢呼。
    然而欢呼声,却在看到门口的男人时戛然而止。
    那是一个绝不容忽视的男人,摄人心魄的容颜,冷峻的五官,深邃的轮廓,精致俊美的惊人!尽管看来很年轻,然而骨子里却散发出来的帝王气度,傲慢凌锐,浑然天成。
    极为狭长的眼梢,让那眼睛平添了几分夺人心魄的味道,越发显得那双凤眼深邃迷人。
    几乎所有人,都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虽然在场大多数人都在各种渠道上见过他的照片,却没想到,本人比电视杂志上还要闪耀!俊美无俦!不知夺走了在场多少人的魂魄。
    无数的名媛眼睛都舍不得眨,心脏怦怦直跳。
    骁……你终于来了。
    安静的空气中,顾曼宁惊喜的呼出声,随即提着裙摆如同公主般从台上走下,快步走到霍骁面前,痴迷的仰头看着他。
    这个男人,手中握着霍氏至高的生杀大权,他是霍氏财阀的少董,是霍氏帝国首席执行官,也是霍家大少爷霍骁,同时,亦是她的未婚夫。
    他们虽还未举行婚礼,然而她却已是名正言顺的霍家少奶奶,未来这婚礼,也势必盛大豪华,轰动世纪。
    眼角收到来自四面八方嫉恨的目光,顾曼宁心中荡漾着喜悦,娇滴滴的软语埋怨:怎么迟到了呀,人家等你等了好久……不过,我好喜欢你的礼物。
    她按了按胸前璀璨的天空之吻。
    霍骁俊美如神祗,犹如鬼斧神工精心雕刻的俊脸,此刻却无比紧绷,尤其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睛,仿佛一泓深渊,勾起淡淡的笑容:
    喜欢就好,生日快乐。
    顾曼宁怔了怔,她明显的感觉到,今天的霍骁,似乎心情十分欠佳。
    还在因为那次的事情生气吗?她心中一阵紧张。
    而人群也逐渐收回了看着这边的视线,寒暄玩闹起来。毕竟一直盯着这位神秘莫测的霍家继承人看,并不礼貌,谁也不甘心在这些小事上存在得罪霍家的可能。
    果不其然,霍骁淡淡道:公司还有事需要处理,你跟你的朋友们好好玩吧,大家尽兴。
    说罢,微微颔首,随即利落的转身离开。
    顾曼宁下意识想要追上去,却被他身后的特助优雅的拦住,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直到那个男人高大的背影失去踪迹,顾曼宁还呆呆站在原地,紧咬着下唇。
    她心中一阵刺痛,却不得不勉强抬起笑转身继续招呼客人。
    今天霍氏有个极重要的会议,所以他匆匆赶来看我一眼,这不,又得回去开会了。
    娇柔而甜美的声音响起,恰到好处的解释了方才的一幕。
    众人恍然大悟,虽然好些人心中都有疑惑,但是谁也不敢说什么,霍骁能亲自前来,已然证实了顾曼宁在他心中的地位。
    顾家,从此就要一飞冲天了。
    音乐响起。
    顾曼宁银牙紧咬,将自己的小手交到了顾家方才紧急为她安排的男伴手中,跳完了这只她本以为最值得纪念的十八岁生日晚宴开场舞。
    要有耐心,顾曼宁压抑住内心的风暴,告诫自己。
    他迟早都会属于你,完完全全。
    

第7章 婚期如期举行
慕雪珊,十九岁,慕家养女,刚从A城电影学院毕业,家里经商,开着一家小公司,从大一开始跟池家二少谈恋爱至今,那天在西弗莱酒店本来送来的是另外一个清白的女孩,却没想到被她误打误撞赶上了。
    霍氏集团的二十八层落地窗前,首席特助乔安娜手持文件,正进行汇报。
    汇报的对象,正是霍氏的唯一继承人,总裁霍骁。
    乔安娜看了看总裁的莫测的神色,犹豫着补充道:根据慕小姐的通话记录和后续调查,她会出现在西弗莱,其实是被她的养母骗去给一个副导演潜规则的。语气中不由带了一丝怜悯。
    周围温度骤降。
    椅子上闭眼坐着的男人蓦地睁开眼睛,脸庞俊美无俦,眸光却清冷到令人心悸。
    乔安娜看着总裁凤目里陡然冷凝的模样,背上冒出涔涔寒意,暗暗后悔自己的多嘴。
    然而,良久,霍骁才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下去吧。
    乔安娜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专门派人去调查这位慕小姐这么多,就仅仅是调查吗?
    然而她习惯了服从boss的指令,所以未加犹豫,微微鞠躬,便退了出去。
    等她走后,霍骁起身站在窗前,若有所思的望着外面,蹙起了眉。
    记忆犹然倒回,依稀记得那一晚,他身下那个娇柔纤细的少女,被迫着承受他的所有,美好得恍若一场梦。
    在她的身上,他完全不受掌控,竟有些迷恋这种滋味。然而事后,她竟然毫不犹豫的趁他睡着跑掉,令人意外。
    他向来冷情冷性,从未遇见过这样不受控制的滋味,所以即使还清晰记得那种汹涌的刺激,却压抑着欲望,并没有派人找她。
    可没有想到,黑暗中仅仅一个拥抱,一声惊呼,当她软绵绵的身子落入怀抱时,他却瞬间将她记了起来,身体对她的需要也那样的清晰明显。
    可她却说,她已经忘记了。
    霍骁唇角清冷的笑意蓦然僵了住,闪过一丝恼怒。
    那张俊美如神明的脸庞掠过一丝复杂,手上仿佛还留着她滚烫眼泪的温度,良久才冷冷一笑:
    已经忘掉了?他回身,淡淡垂眸,漫不经心的扫过桌上那份档案的照片。
    照片上的少女眉目清纯美丽,长发飞散,她弯眼看着镜头,笑靥如花。
    霍骁脸色紧绷,一时如沉冰霜。
    他伸手按了座机上的一个号码。
    两小时后,把苏蕴云带去西弗莱。
    他不信,只有那个青涩至极的少女,能让他品尝到蚀骨的欢愉。
    *
    晚宴匆匆逃离后,慕雪珊自己失魂落魄的打车回家,池南直到第二天才发来消息,说昨晚喝多了,所以被人扶去客房休息了。
    慕雪珊握着手机良久,才回了一个字:嗯。
    而池南收到这条信息后,泡在浴缸里,烦躁的蹙眉。
    他跟康瓷儿酒后确实发生了关系。
    可也正是这场意料之外的一夜情,却让他突然意识到,除了慕雪珊,面对其他人,他都无法提起激情,纯粹应付了事。
    虽然康瓷儿娇羞满面的依偎在他怀里,但是他脑海里,眼前闪过的,全是慕雪珊的容颜,微笑的、哭泣的、甜蜜的。
    他心里刺痛,把玩了一会手机,将之前删掉的照片一一恢复,看了很久,又打开了消息栏。
    珊珊,订婚如期举行。。
    翌日,慕雪珊接到家里来的电话。
    慕父回来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