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教练泳池疯狂要我/ 为什么说高中生的捷豹最硬 - 信宜金融网 游泳教练泳池疯狂要我/ 为什么说高中生的捷豹最硬 - 信宜金融网

游泳教练泳池疯狂要我/ 为什么说高中生的捷豹最硬

【摘要】第六章 文学“啊!”杨艳艳娇躯一颤,双手不自觉地抱住我的脑袋。    乳汁的香甜让我愈发的兴奋,我索性手嘴并用。    杨艳艳很快...

第六章
 文学

“啊!”杨艳艳娇躯一颤,双手不自觉地抱住我的脑袋。
    乳汁的香甜让我愈发的兴奋,我索性手嘴并用。
    杨艳艳很快就陷入了沉醉的状态,忽然她将手指伸向了那两条玉腿间,竟当着我的面自我安抚了起来。
    “啊...嗯...嗯...”杨艳艳舒服地哼出声,惹得我身下一紧。
    我突然停下动作,傻里傻气地看着她,一脸疑惑道:
    “艳艳姐,你在干什么?”
    杨艳艳愣了愣,想起我是个傻子,痴痴笑道,“艳艳姐那里不舒服,挠痒痒呢。”
    我故意使坏拿开她的手,拍着胸脯道:“那小辉帮你吧,小辉挠痒痒可厉害了。”
    “真是只小色狼。”杨艳艳娇嗔了一句,脸红得像三月里的桃花,妩媚至极。
    “来吧,帮艳艳姐挠挠。”
    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伸手摸了一下。
    “嗯...”杨艳艳舒服地一下子哼出声,声音不由地骚媚了起来。
    “小辉乖...把手伸进去帮艳艳姐挠挠...”
    “嗯嗯。”我乖巧地点了点头,将手指伸了进去,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原来女人那里是这种感觉!
    “啊。”杨艳艳被刺激地一下子叫出声,浑身颤栗了起来,酥胸剧烈起伏着,瓜尖再次兴奋地挂上白色的露珠。
    我看得眼馋,便喊道:“艳艳姐,我还要吃奶奶。”
    杨艳艳潮红的脸上泛起了春意,主动端起一只朝我嘴边凑,“来,吃吧。”
    我狠咽了咽唾沫,毫不犹豫地吃了起来。
    “嗯...”杨艳艳娇喘一声,抓着我的手弄了起来,“小辉...那里...嗯嗯...”
    我被撩得热胀难耐,凭着本能一顿胡摸乱捏,惹得杨艳艳娇喘连连,“嗯嗯......那里......啊......小辉好棒呢......”。
    不一会儿,杨艳艳猛地夹紧双腿,弓起身子将我紧紧抱在怀里,叫道:“快到了!快到了!”
    我感觉自己浑身血液要沸腾了一般,那里如邪龙般暴涨,眼看着就要出现在杨艳艳眼前。
    此时再也隐瞒不住了,突然我灵光一闪,故意收回手推开杨艳艳。
    “小辉,不要停。”
    杨艳艳忽然失去了慰藉,难受地扭着腰肢,满脸潮红的催促道,“来,继续帮艳艳姐。”
    “艳艳姐......我......我这里好难受。”我指了指下面说道。
    说着,我把两腿一松,那里竟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惊人的尺寸一下子暴露在杨艳艳眼前。
    “啊,怎么会这么大!”
    杨艳艳惊呼了一声,难以置信地看着我那里,眼神里流露出赤裸裸的渴望。
    随即脸上又惊又喜,“小辉,你那里有反应了!”
    “艳艳姐,我这里怎么肿得这么大了?”
    我突然惊慌失措地“哭”了起来,却故意挺着那里在她眼前摇晃。
    刺激得杨艳艳眼神越发火热,“别急,艳艳姐帮你看看。”
    随即一把抓住了我那里,柔软滑腻的玉手又是抓紧,又是上下抚弄着。
    登时我浑身一紧,血液疯狂地向下蹿,撑得那里“噌噌噌”地直跳:
    “艳艳姐,小辉是不是要死了,好难受......”
    杨艳艳感受着我的傲人尺寸,芳心乱颤,蜜臀缝里痒得像是有虫子钻来钻去,竟故意吓唬我说:
    “小辉,你这里是发炎得病了,有脓水了!”
    “啊,那怎么办,小辉要死了吗?”我赶忙配合做出一脸惊慌的样子。
    杨艳艳见我上当,暗自一喜,咽着唾沫道:
    “傻瓜,艳艳姐不是在这么,我帮你把脓水吸出来就好了!”
    “那艳艳姐快帮我吸出来,小辉还不想死!”
    我激动坏了,那里膨胀得竟如虬龙般吓人,都有些发疼。
    杨艳艳娇媚应了声,便跪伏在我两腿间,舔了舔红润柔软的嘴唇,朝那里低头下去。
    温热湿滑的触感,舒服得我差点缴械投降了,我咬紧牙根拼命地忍着,好不容易才憋了回去。
    可还没等我多享受几下,杨艳艳的柔软香唇却“啵”地分离开来,故作羞恼道:
    “哎呀小辉,你这里脓水太浓了,艳艳姐吸不出来。”
    我忙一脸紧张问她怎么办,只见杨艳艳妩媚一笑,忽然起身跨蹲在我小腹上面,指着下边媚眼如丝道:
    “你看,艳艳姐这里还有张小嘴,肯定能帮你吸出来!”
    说话间,杨艳艳竟自己用手掰开雪白粉嫩的臀瓣,缓缓坐了下来......

第七章
杨艳艳并不急着进去,而是在外面磨蹭了一会儿,突然娇躯猛地颤栗了起来。
    “艳艳姐,你尿床了。”我惊呆了,诧异的话顿时脱口而出。
    杨艳艳满脸潮红笑了笑,粗喘着气道:“傻瓜,艳艳姐是太舒服了才这样的,来,快进来吧。”
    面对这般诱惑,我再也忍不住了,正准备进入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杨艳艳把我推开穿好浴袍,抓狂地喊了一声,“来啦,别敲了。”随即关了电视,让我穿上裤子。
    杨艳艳一脸不爽地打开门,原来是物业管理员过来催交费的。
    被这番打扰,杨艳艳缴了费后也没了兴致,便哄我回房睡觉。
    我正兴头上,哪肯罢休,缠着杨艳艳要继续。
    “明天我们再玩好不好。”杨艳艳摸了摸我的头,柔声哄道:“你要是听话今晚先好好休息,从明天起艳艳姐每晚帮你吸脓。”
    “真的,你不骗我?”我登时两眼放光,内心不禁激动起来,突然觉得委屈自己一晚也是值得的。
    “真的!绝对不骗你!”
    杨艳艳信誓旦旦地跟我做了保证后,我才去睡觉。
    我躺在床上压根睡不着,憋了一肚子邪火,浑身燥热难耐。
    想着明天还要大战一场,为了避免浪费弹药,我偷跑去浴室冲冷水澡,好不容易才把邪火给压下来。
    然而第二天起床时悲催了,我发烧了,整个人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杨艳艳穿着睡裙走了进来,那睡裙有些透明,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她里面什么都没穿,美妙丰盈的娇躯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性感得让我移不开眼。
    杨艳艳见我发烧了,赶紧去拿药过来给我吃。
    吃了药后,我心里仍惦记着昨晚的事,忍不住问道:“艳艳姐,今晚咱们还可以吸脓吗,小辉不想死。”
    “可以呀。”杨艳艳妩媚地笑了笑。
    突然我浑身像火烧似的,热得要命,小腹下边火燎火燎的,低头一看,那里竟撑起了高高的帐篷,轮廓硕大得吓人。
    “啊!怎么变得这么大?”杨艳艳震惊了,突然意识到什么,拿起药瓶一看,“小辉,我拿错药了,你吃的是玮哥。”
    我难受地要命,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那里已经胀得发痛了。
    “艳艳姐,我好难受,快帮帮我。”我忍痛脱下短裤,那庞然大物登时气势汹汹地跳了出来。
    杨艳艳脸上的表情又惊又喜,随即撩起裙子,撅起浑圆的臀部,香艳绝伦的美景登时呈现在我面前。
    我狠咽了咽口水,裤裆都快被撑爆了,杨艳艳潮红的脸上泛着浓郁的春意,诱惑道:
    “快进来,小辉,艳艳姐帮你。”
    我忍不住了,急不可耐地握起那里冲向美景,可突然眼前一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周围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还没睁开眼,但我估摸着现在应该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窗外早晨的阳光一下子射进来,晒的整个人都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下一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脸蛋,不过此时那精致面容上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我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脑袋,感觉自己身体没出什么问题,便故意用傻里傻气的语气道:“艳艳姐,你怎么了?”
    杨艳艳正在看着窗外不知想些什么,听我一喊,转过来之后愣了一下,惊喜道:“小辉!你醒了?!”
    一边说着杨艳艳一边惊喜的上下打量着我,摸摸这里,摸摸那里,一副关心至极的样子。
    杨艳艳身上是一件低胸装,因为角度的关系,她偶尔一个低头,饱满的山峦就瞬间跃入我的眼帘。
    “嗯,我没事了,艳艳姐,咱们回家把。”
    杨艳艳胸前的风景看的我有些激动,又想起昨晚杨艳艳说的,每天都和我玩游戏,我哪里还受得了,现在只想赶紧回家。
    “回家做什么?医生说了,你还得再在医院待待看。”
    杨艳艳拍了拍我的脑袋微嗔道。
    “不要,我想艳艳姐帮我吸脓。”
    我一边吮吸着自己的手指,一边盯着她。
    “呸!你个小流氓!”
    “啊!疼!”
    本以为她会和之前娇媚的看我一眼,没想到这次杨艳艳却是不悦的狠狠掐了一下我胳膊,疼得我不由叫了出来。
    “艳艳姐,你…你做什么?疼…”
    我反应过来,假装很痛苦的样子说道。
    杨艳艳嗔怪的白了我一眼,随即一只手捏着我的耳朵道:“小辉,你还跟姐姐装呢?!”
    说话间她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绯红一片。
    我心里一沉,难道我装傻被杨艳艳看出来了?
    略一思索之后,我继续装作毫不知情的痴笑道:“艳艳姐,你在说什么……”
    “小辉!你……”
    杨艳艳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胸口剧烈起伏,然后将一个小册子丢到我面前。
    我有些懵逼的打开一看,却见是个病历小册子,最中间几个大字,写着双腿和后脑曾有损伤,已恢复。
    完了,我呆傻和双腿瘫痪恢复的事暴露了。
    我一怔,然后尴尬的咳了一声,“艳艳姐,我真的没事了。”
    “行,我看你现在精神的很,估计也没事。”
    杨艳艳哼了一声站起身来,“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
    说着杨艳艳扭着性感的腰肢走出了房间,我也趁机赶紧爬了起来,心里则是一阵阵后怕,原来我装傻这件事已经被杨艳艳知道了。
    办完手续杨艳艳就带我回家,虽然医院离家不远,但杨艳艳还是开着她那辆CC,虽然很舒适,但我在副驾驶上却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看了一会儿车窗外,我悄悄瞄了一眼杨艳艳,此时的她依旧是散发着一股勾人的风韵,无论是恰到好处的衣服,还是被安全带勾勒的吸睛无比的身材,都完美的表现出了这个女人的魅力。
    “小辉,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这时杨艳艳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微微歪头看了我一眼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正奇怪为什么我的痴傻突然之间就好了。”
    我干笑着移开目光。
    杨艳艳白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继续开车。
    车子在路上飞驰,很快就到家了,杨艳艳去停车,我则是飞快的溜进房间,然后反锁了门。
    一是因为尴尬,二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要知道,杨艳艳之前可是和我约定每天都吸脓的。
    咔嚓!
    门锁被转动,但并没有应声而开。
    “小辉,你在房间里吗?你在干嘛呢?”
    杨艳艳在外面敲了敲我房间的门,问我道:“小辉,快开门!让姐进去!”
    我打开门,正好对上杨艳艳担忧的目光,见我没事,她似乎轻松了些,揉揉我脑袋道:“小辉,你做什么呢?大白天的关什么门。”
    说着自然的走进来,拢了拢长裙的裙角坐在我床上,拍拍旁边,示意我坐下来。
    我默不作声的坐了过去,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开口化解尴尬。
    随之而来的是房间里短暂的沉默,我在一边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般轻微的晃荡着腿,而杨艳艳则是盯着我们面前雪白的墙壁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辉,能回答艳艳姐一个问题么?”
    良久,杨艳艳终于开口,打破卧室里的安静道。
    我“嗯”了一声,同时悄悄抬起头,看向她精致的侧颜。
    杨艳艳撩了撩不经意间滑落到脸颊上的几绺发丝,看着我道:“告诉姐,你的大脑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我松了一口气,已经预料到了她会问我这个问题,但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她。
    难道直接告诉她,在你打算对我做点什么之前我就恢复了,这个想法刚出来就被否定了,我要真这样说,杨艳艳绝壁一巴掌打死我。
    我想了想道:“昨天才恢复的。”
    “昨天?”
    杨艳艳眼里透出一丝狐疑。
    “对,昨天我睡觉的时候摔倒了地上,后脑勺被磕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后来我查了一下,说是摔倒的时候磕到大脑里的中枢神经。”
    说话的时候我一脸认真,如果我自己能看到我的表情,我一定会在场外惊呼,本届奥斯卡得主一定非我莫属。
    果然,我这样有理有据的一说,杨艳艳顿时打消了怀疑,不自觉的拍拍胸脯道:“还好还好…”
    我立刻装作不解的道:“艳艳姐,难道我恢复了你不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
    杨艳艳美目眯成了一条线,“为了庆祝小辉恢复,待会儿我去买菜,给小辉做点好吃的。”
    说着杨艳艳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窈窕的曲线毕露无遗。
    我看的双眼发直,咽了一口唾沫,奶声奶气的伸出手道:“艳艳姐,我要抱抱!”
    杨艳艳板着脸回头,对我伸出右手,摇摇手指道:“不行,小辉,既然你已经恢复了,就不能再像一个孩子一样,听到了吗?!我去买菜,你就在家里等我。”
    我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明白,杨艳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连忙跑到窗边,盯着杨艳艳前凸后翘妖娆无比的背影发愣。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