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爆之后在含着很爽/她疼得晕了过去 - 信宜金融网 口爆之后在含着很爽/她疼得晕了过去 - 信宜金融网

口爆之后在含着很爽/她疼得晕了过去

【摘要】第八章 文学     我趁着舅舅回房间的时候,从柜子里跑回房间,我刚进到房间,听到隔壁关上房门的声音。    ...

第八章
 文学


     我趁着舅舅回房间的时候,从柜子里跑回房间,我刚进到房间,听到隔壁关上房门的声音。
    
     想到今天还差临门一脚,心里十分的痒痒,但是我知道我还需要再等等,妈妈应该知道是我在和她纠缠。
    
     第二天醒的时候,妈妈依旧很平常的喊我吃饭,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挫败。
    
     舅舅和爸爸正在客厅说话,见到我出来,舅舅夸赞我以后是个栋梁之才,我看着他一脸正气的样子,实在将他和昨晚上那个猥琐色,情的男人挂不上边。
    
     今天舅舅要带我们去北京转转,妈妈和舅母吃过饭回房间换衣服。
    
     出来的时候我们三个男人眼睛都直了。
    
     妈妈今天穿的是旗袍,她肥臀细腰加上D的胸将旗袍穿的很有韵味,下面开叉露出一双雪白的腿,那个开叉应该是被妈妈缝起来了,不然应该能够开到大腿
    
     舅母穿了一件职业装衬衣,衬衣根本包裹不住她的大熊,扣子几乎要撑开。见我的眼神看她,舅母还故意过来蹭蹭我的胳膊:“小城觉得舅母好看吗
    
     我讪笑连连,想到昨晚上我们俩出格的事情,何况舅舅还在这里,我不敢放肆,更何况在我眼里我妈妈最好看。
    
     我看妈妈,发现舅舅的目光一直放在妈妈身上,那双眼睛瞪圆,恨不得在胸上町出一个窟窿,我心里冷笑,恨不得将舅舅的眼珠子扣掉。
    
     我们出发到了山上,收拾了下准备露营,东西带的齐全,就是需要一些树枝生火,我和舅舅舅母一起去捡树枝,等走了一会儿,发现和舅舅舅母走开了我就捡好了树枝准备回去,在回去的路上,看到舅母舅舅在吵架,我藏在一边听着。
    
     “昨天晚上很开心吧,终于把你心心念念的表妹睡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把你那个表妹插得淫声浪叫,哎呀我忘记了你没有那个能力。”舅母冷嘲热的说道。
    
     “你胡说什么!”舅舅压着声音吼道:“我又不是没让你舒服!”
    
     “还说呢,你那个妹夫性能力也就和你差不了多少,最后拿着按摩棒才让老娘舒服!”
    
     我听的晕晕绕绕,难不成昨晚上舅舅对妈妈做那事的时候,爸爸也在对舅母做那种事情?
    
     “今天晚上有你好受的!
    
     “我倒要看看你们拿什么让我好受,拿你们俩那根不中用的东西吗!我倒是觉得小城不错!”
    
     “你个荡妇还想着小城!”
    
     我听完心里不由开心,我那个东西可比他们俩大多了。
    
     不过,今晚上他们想干什么?
    
     我见舅舅舅母越吵越凶,我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劝一下的时候,舅舅突然将舅毋按到在地上,解开皮带,将乌黑拇指大的东西就塞进舅母嘴巴里,刚刚还霸气凶巴巴的舅母,立刻摇着屁股张嘴含住了那个东西,不时的吞吐。
    
     在舅母的努力下,舅舅的那个东西渐渐的长大,大了之后虽然和我有些差距,但是还算可以,舅母一边给他口边夹着屁股,嘴里呻吟着,我知道她这种性欲强的女人已经水流成河了,舅舅也闭着眼睛享受,手解开舅母的衬衣,一对饱满硕大的胸脯跳了出来,在空气中抖动了几下。
    
     “老婆,你好骚啊……口的老公好舒服…”舅舅伸手将那大胸脯揉捏成不同的样子。
    
     舅母的屁股摇的更厉害,嘴里塞着东西还不时的浪叫着。
    
     我正看得津津有味,却不小心踩到了树枝,一声脆响,舅舅舅毋也慌张的起来提上裤子,我吓得扭头跑回了我们露营处
    
     生上火,舅舅舅母也回来了。还问我去了哪里找了一会儿没找到我,我道了歉,就去找食材,结果发现他们带了很多酒,妈妈酒量不好,沾酒必晕,今晚上爸爸和舅舅想的什么,我也猜到了。“小城,你怎么了?”妈妈走过来站在我身边,我抬头看去,透过那个开缝的地方,一路延伸看到妈妈的内裤,妈妈今天穿的是粉红色的蕾丝内裤,妈妈的阴毛长得实在是太浓密了,不少都从蕾丝里钻了出来。
    
     我不由得痴迷,妈妈温柔一笑,平和的道:“赶紧拿东西,大家都饿了。”妈妈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离开,而是将头发挽在耳后,若有若无的将腿挪开点,这下让我的视线更加没有遮挡了。茂密的毛发几乎完全覆盖了阴部,只有一个肉点从毛发中脱颖而出,同时粉色的蕾丝内裤上面好像有点湿,我心中不由兴奋,妈妈竟然被我看湿了!

第九章

     我目光一直不愿意转开,直到父亲过来我才拿着食材过去。
    
     烤好东西,开吃之前舅舅拿了几瓶酒过来,他们首先就是要灌醉我,毕竟只有我睡着,他们才好进行计划,我的酒量在大学里养的很好,喝了两瓶就装作喝醉倒在地上睡觉,舅舅还特意拍了下我的脸,喊了我几声我没有理他。
    
     这下舅舅又开始喊我妈妈喝醉,妈妈虽然百般阻挡,但是还是小抿了几口,不ー会儿就有些晕乎乎的了。
    
     这个时候我偷偷睁开眼睛。
    
     妈妈喝的脸色陀红,目光迷离,坐也坐不住的样子。这个时候舅舅忙关心的靠近,抱住她,双手抓在妈妈的胸上脸关心的问道:“表妹,你没事吧?
    
     “表哥,我有些晕。”妈妈捂着额头,脸上开始出了薄汗,她浑身发热不时的扯着自己的衣服,身体也不时的朝着舅舅身上蹭。
    
     这时我才知道,舅舅为了得到妈妈在酒里也下了催情药。
    
     另一边也响起了呻吟声,我偷偷调换了ー下方向,却见一向迂腐板正的爸爸 此时抱着舅母的胸嘬的正香,他叼着个红艳艳的乳头,一只手在舅母的胸脯上大肆揉捏。
    
     “你好坏啊,都弄疼人家了~”舅母娇嗔,她微昂着身体,将两团大胸往爸爸嘴边凑,双腿之间夹着自己的手指,不时的进进出出,带出来不少的淫水。
    
     “骚货,你真是太骚了,我恨不得操死你。”爸爸狠狠说着,将皮带抽出来很狠的抽了下舅母一下,舅母洁白的身躯上立刻出现一道猩红的印子。
    
     舅母被打蒙了一会儿,回过神来舅母兴奋的跪趴在地上,像一只小母狗一样摇着那个硕大的屁股,淫水顺着双腿滴在地上:“啊一打的好棒,妹夫,我是你的母狗,我是你的奴隶,打我好好的打我
    
     爸爸此刻也红着双眼,手里的皮带狠很地打在舅母的身上,手指摩擦著她的肉穴口,我看着舅母雪白肥嫩的屁股还有因为兴奋摇晃的一对奶子好厉害!
    
     看的我肉棒迅速的充血发涨又硬梆梆了起來,我将手放在上面缓解这股难受,却听到妈妈的惊呼。
    
     “表哥,不行…我们不能这样
    
     “表妹,我想要你,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么诱人,我想进入你的身体
    
     “不行,绝对不可以表哥…”妈妈哀求着舅舅,却被舅舅死死的压在身下
    
     我不能看着不管不顾,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沖上去拿着石头砸在了舅舅头上,舅舅当时就直接倒下了。
    
     妈妈惊慌失措的看着我,我看着妈妈被扒光的诱人酮体,很狠的咽了下口水,抱着妈妈就跑到了树林中。
    
     妈妈的头靠在我的胸膛上,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身上,让我浑身像是触电样。
    
     “小城,小城,你快放妈妈下来。”我将外衣铺在地上,将迷人的妈妈放在上面,我的目光忍不住盯着她的胸口,那对小山一样的胸脯震颤着,让人忍不住想要疼爱。
    
     小城……”妈妈被我看的脸红,忍不住娇嗔:“你能不能转过身?”
    
     我当然不想转,但是想到这是妈妈的意愿,我只能转过身,低头看看自己翘的老高的老二,心思全在身后的妈妈身上。
    
     不ー会儿,我听到了身后传来喘息 声,我又是好奇又是担心的转身,却看到令我血脉喷张的一幕。
    
     妈妈竟然在自慰!
    
     她双腿叉开,露出中间的桃花源地只手拨开茂密的毛发进到那殷红的秘密小肉洞里面,进进出出,水声啪啪的响,浪水都溅出来了,另一只手放在胸上用力的揉捏,两颗果实又大又肿,乳房都揉红了,妈妈肥嫩有肉的身材上下起伏,嘴里不时的嗯嗯两声,更像是欲求不满。
    
     她虽然手指在里面,能搔到两壁的痒,却无法缓解花心的酥痒
    
     妈妈睁开眼,一双温柔充满泪水的眼睛看着我,脸色红润,红艳的小嘴张开办
    
     小城……妈妈难受…怎么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