囊袋 茎身 渗出 锁精/噗滋噗滋流了好多水 - 信宜金融网 囊袋 茎身 渗出 锁精/噗滋噗滋流了好多水 - 信宜金融网

囊袋 茎身 渗出 锁精/噗滋噗滋流了好多水

【摘要】  张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使劲的甩了甩脑袋,调整气息,故作镇定。        “来,你因着是第一次上瑜伽课...

  张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使劲的甩了甩脑袋,调整气息,故作镇定。
    
    “来,你因着是第一次上瑜伽课,我们先熟悉一下瑜伽知识。”完全没注意到,王建进来的时候故意将门给反锁了。
    
    王建靠近张瑶,一把将张瑶抵在了墙壁上,手指滑过张瑶凸起的圆润大肉团,手指朝着大肉团其中一个地方按了下去,弹性十足,还软软的。

 文学

    
    真tm爽,这个女人果然是个尤物。王建暗爽了一把。
    
    如此被羞辱,张瑶怒了,“你……无耻。”抬手便朝着王建的那张帅脸打了过去。
    
    王建的手一把抓住了张瑶的胳膊,手指扫过张瑶白皙无暇的脸颊。
    
    “陈老师,别生气,我喜欢你好久了,我们在一起好吗。”手直接放到了张瑶纤细柔软的腰肢上,轻轻的抚摸着张瑶那细滑健美的腰身,心底别提多开心。
    
    张瑶被摸的身体一颤,手拍了一下王建的咸猪手,狠狠的瞪着王建,“你给我松开,不然我喊人了。”
    
    王建却一点都不惧怕张瑶,反而嗤笑了下,“你喊啊,大声喊,老师和学生在教室苟且,到底吃亏的是谁。”胳膊搂紧张瑶,手还肆意的朝着张瑶的秘密花园伸了进去,极其大胆。
    
    张瑶的小脸板的跟铁块一样,愤恨的瞪着王建,手想去阻止王建抚摸她玉唇的手,可她完全动弹不得。
    
    张瑶的眼泪刷刷往下掉,王建说的对,说出去了吃亏的可是她,她需要这份工作,这小小的城市立足本来就难,丢掉了这份工作,她的吃喝怎么办。
    
    而且张瑶发现,她好像一点都不反感被王建的抚摸,下体痒痒的,身上如同一万只蚂蚁在爬,她难受极了。
    
    她好想紧紧的抱住王建。
    
    理智却告诉她不可以,坚决不可以。
    
    王建看着张瑶羞红的小脸,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知晓药效开始发作了,他的红唇直接堵住了张瑶的小嘴,手继续轻柔张瑶肥厚的玉唇,手指还时不时的按压一下张瑶的秘密花园。
    
    张瑶被摸的浑身燥热,想要的不行了,此刻被王建上下其手,她很快就有了感觉,身体扭动了一下。
    
    “嗯……你,放,放开我。”气喘吁吁。
    
    张瑶的样子让王建心底痒痒的,身下的大家伙一下子支持了帐篷,他贴紧住张瑶,手更加肆意了。
    
    “宝贝,我看你好像很寂寞啊,哥哥我的大家伙可不赖,它肯定可以喂饱你,来摸摸。”
    
    王建的手握住张瑶柔软无骨的小手,朝着自己的下体塞,小手细滑无比,让王建心中一荡。
    
    这娘们可真不错。
    
    张瑶很不想,甚至觉得恶心,可是手还是被王建硬生生的塞到了王建的身下,她就是不肯握住那个大家伙,可她的手背却摩擦到了那个巨物。
    
    张瑶一惊,尺寸虽然没有公公的大,但也不小。
    
    “王总,别,别这样。”她的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了。
    
    王建看着张瑶那张一脸欲望的脸颊,得意的笑了,二话不说,过去一把将张瑶按在了瑜伽垫上。
    
    “陈老师,什么别这样,来,我们学习学习。”
    
    张瑶被压在地上,她更加害怕了,手可劲的去推王建,可是她发现被王建压在地上的感觉真好,特别是他的身体接触她的时候,太舒服了,她甚至渴望王建更多碰触。
    
    “不,不要碰我。”张瑶反抗着,可是浑身都使不上力气。
    
    王建正在兴头上,哪里管张瑶,快速将张瑶的衣服扒了下来,如头饥饿的狼一样,啃咬着张瑶的脖子和嘴唇,手还可劲的揉搓着张瑶的玉体。
    
    “不要,怎么不要,叫声可真销魂。”王建越摸越兴奋。
    
    张瑶不停的反抗,可她的反抗一点作用都没有,“王总,这里可是教室。”
    
    王建已经将张瑶的上衣给脱了下来,那对硕大的两团便出现在了王建的眼前,他直接用嘴啃咬起来。
    
    他一咬,张瑶的身体便扭曲的更加厉害了,她感觉有一股电流窜遍全身,让她酥麻不已,同时下体那种奇痒的感觉越发的旺盛。
    
    “啊……求,求你,唔……放过我。”张瑶梨花带雨,恳求王建。
    
    都到嘴里的肥肉,王建又怎么会轻易的丢开,他直接将张瑶的裤子给脱了下来,露出粉红色的蕾丝小内内,两腿之间的那一处已经湿漉漉的了。
    
    王建毫不客气的将手指放到了张瑶的两腿之间,手隔着那粉红色的蕾丝小内内,摸了摸那凸起的玉唇中心。
    
    “都饥渴成这个样子了,还说不要。”
    
    张瑶都快哭了,她不能对不起马志峰,马志峰对她很好,除了不怎么会赚钱以外,其它什么都很好,尤其是疼她。
    
    张瑶的手去推王建放在她两腿之间的手,“不要,不要。”身体不停的扭动。
    
    她渴望那种快感,却又不敢去得到。
    
    王建看着张瑶扭动的身躯,那红扑扑的脸蛋,整个人迫切的想要发泄了,一把将张瑶的小内内给扯了下来,顺道将他的裤子也脱了下来,整个人赤条的骑在了张瑶身上,用他的大家伙摩擦着张瑶肥厚的鲍唇。
    
    张瑶的两腿之间已经如同决堤一般,水润不已,马志峰没摩擦两下,便很顺利的进入了甬道,狠狠的抽插着张瑶。
    
    一股紧致的感觉差点没让王建的头炸了,他的手狠狠的抓着张瑶,“怎么这么紧。”简直就是个极品。
    
    张瑶空虚的身体忽然被充实,快感很快占据她的理智,她竟忍不住低声叫起来。
    
    她第一次体会到了做女人的幸福,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这种充实感让她想要更多。
    
    手却继续去推王建,眼泪流的更加的凶了,她不能对不起马志峰。
    
    可她完全没给王建带来任何的阻力,王建反而抽插的更加凶了。
    
    看着张瑶一抖一抖的身体,和那不断抖动的大肉团,王建越来越兴奋,很快张瑶便彻底的陷入到这种抽插的快感之中。
    
    “亲爱的,能,唔……能不能,嗯……大力点!”张瑶浪叫道。

第九章

    王建没想到这个女人是这个样子,都主动要了。
    
    他放缓动作,用力一顶,张瑶“啊”的一声,喊出一半又忍住了,就怕被人知道,她浑身痉挛,颤抖不已,整个人像是飞入了云端,又想死掉,又觉得享受不已。
    
    两个人颠鸾倒凤,做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结束,彼此气喘吁吁的倒在了地上。
    
    张瑶躺在地上,那颗心懊恼不已,痛恨自己居然做了对不起马志峰的事,自责,愧疚,弥漫着她全身,她眼泪刷刷的往下掉。
    
    王建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手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别这样,我会对你好的。”
    
    张瑶气的一把将王建的手推开,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你混蛋。”
    
    王建痞痞的笑,过去将手机拿过来,直接打了一笔钱进入张瑶的账户,账号是张瑶工资卡的账号。
    
    很快张瑶的手机便有了消息,她拿起来一看,先是一惊,紧接着便更加生气了,觉得自己简直就和外面的小姐没区别,可不拿她觉得更亏。
    
    “姓王的,这是补偿,还有,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希望我们之间只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
    
    王建也不着急,“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今天你也辛苦了,这瑜伽课我们就上到这。”说完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瑜伽室。
    
    张瑶蹲在屋内嘤嘤的哭了起来,这一整天她都是浑浑噩噩的,直到快下班的时候徐婷婷来了,她才恢复如常。
    
    两个人一起打车回家,才进门,张瑶便闻到一阵香喷喷的饭菜香味,可她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想尽快的洗个澡,去除掉那一身肮脏。
    
    “爸,这是我朋友徐婷婷。”张瑶随意的介绍完便直接去了房间。
    
    马建国看到张瑶那个样子,心底很不是滋味。
    
    明白张瑶是厌弃和防着他了,所以特意叫了一个朋友过来,他也觉得冤屈的很。
    
    他不想那样,都张瑶倒贴过来的,虽然自己有错,但也不用弄的像他欺负了张瑶一样吧。
    
    马建国不多想,来者是客,他总得去招呼一下,走出厨房,便看到一个穿着一身超短套裙的女子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他。
    
    女子身材竟是和张瑶差不多,各有各的美感,马建国欢喜的不行。
    
    “小瑶朋友啊,来屋里坐,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徐婷婷打量了一下马建国,她一直以为张瑶的公公是个很老的老头,没想到这么健壮,而且长的也不丑,只是老了一点而已。
    
    马建国的手指很粗大,都说男人的手指粗大,那活计也粗大,徐婷婷想着这会不会是真的。
    
    她心中暗自窃喜,对器大的人她一直都很有兴趣,大咧咧一笑。
    
    “叔叔好,您叫我婷婷吧,不用管我,我跟小瑶很熟。”
    
    马建国也不客气,去厨房将饭菜端上桌,示意大家吃饭。
    
    张瑶没胃口说不吃,拿着衣服去了浴室。
    
    徐婷婷倒是不饿,可她有点想和马建国进一步接触一下,便过去了。
    
    “叔,小瑶不吃我吃。”
    
    而且这一桌子菜似乎也不错。
    
    马建国很热情的替徐婷婷盛了饭,满心想的却是张瑶,但也不好说什么。
    
    他正吃着吃着,忽然感觉到一只脚顺着自己的腿慢慢的在往上移动。
    
    马建国浑身一僵,惊愕不已,抬头看了徐婷婷一眼,发现徐婷婷竟跟无事人一样吃着菜,“叔,您这手艺不错啊,饭菜味道真好,还是小瑶有口福。”语气也平静的很。
    
    马建国有些不解,面上更是尴尬,“你要喜欢的话,经常过来。”
    
    话落,那只脚已经伸到了他的裤裆那,不停的蹭着他的大家伙。
    
    这里就马建国和徐婷婷两个人,马建国没想到徐婷婷这么奔放,什么都不说,直接就上,这是有多缺男人。
    
    徐婷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马建国要拒绝,就显得他太不男人了,也跟着徐婷婷一起演,要是这么个水灵的姑娘真看上他了呢。
    
    自己的儿媳妇不能动,找个差不多的解解渴也不错。
    
    “叔,这话可是您说的,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您别到时候急着撵我走。”徐婷婷脸不红心不跳,可是心底已经激动死了。
    
    她的脚丫子在马建国的裤裆那没磨蹭多久,马建国的那个大家伙便有了反应,她用脚趾头大致的侧了一下尺寸,竟是比她用过的所有的男人的都大。
    
    徐婷婷心底冒出无数烟花。
    
    小瑶啊小瑶,你家有个极品你却不告诉老娘,亏得老娘对你这么好。
    
    马建国已经有了反应,他浑身燥热,眼角的余光看着徐婷婷,发现徐婷婷不但不反感,反而还很开心的样子,马建国的心底便有了底。
    
    看来这丫头若不是对他有意思,就是个爱玩的,有机会。
    
    这样的事情马建国不好主动,万一会错了意,等会人家故意给他一大嘴巴子多尴尬。
    
    他轻咳一声,“我去厨房在弄点汤来。”其实偷偷的注意着徐婷婷脸上的表情。
    
    徐婷婷有点不舍的将脚收了回去。
    
    这老头居然会害羞!
    
    徐婷婷听张瑶说起过马建国,马建国单身好多年了,想着既然单身好多年,家伙又这么大……
    
    徐婷婷越想越兴奋,暗自高兴了好一阵后脸上才恢复平静。
    
    马建国回来的时候,便见徐婷婷冷着一张脸。
    
    两个人很默契的不在言语,吃完饭徐婷婷去了张瑶的房间,而马建国则开始收拾碗筷,可他的心彻底乱了,被徐婷婷那个妖精给搅乱了。
    
    家里来了这么个人,看样子八成是打算长住的,这要只撩拨他,不许他碰,这不得急死个人。
    
    马建国觉得不行,他必须想个法子才行。
    
    想着想着,他的心底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吃完饭便坐在了客厅,假装看电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看着张瑶的房间。
    
    没多会徐婷婷便抱着睡衣走了出来,看到马建国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她瞥了一眼,走进浴室,本来想关门的,却故意将门留了一道缝。
    
    她都快三个月没开荤了,最近可想了,要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她还真不大想便宜这老头。
    
    徐婷婷转念一想,觉得不对,这样做是不是太大胆了点,张瑶可在家里呢。
    
    她索性将门给关上,不反锁,看马建国过不过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