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媳妇大白腚-我的水好多噗滋噗滋 - 信宜金融网 乡村小媳妇大白腚-我的水好多噗滋噗滋 - 信宜金融网

乡村小媳妇大白腚-我的水好多噗滋噗滋

【摘要】 隔天yáng春huā回来,晚上跟陈二牛搞得惊天动地。        那两口子就跟故意在示.威一样,毫无顾忌的大喊大叫,李欣在这边用...

 隔天yáng春huā回来,晚上跟陈二牛搞得惊天动地。
    
    那两口子就跟故意在示.威一样,毫无顾忌的大喊大叫,李欣在这边用被子蒙着头,也能通.过声音判断出,他们进行到了哪个阶段。
    
    估mō.着得有半个钟头,yáng春huā刺耳的**和肉.体啪啪啪的碰撞声才停歇。
    
    李欣听得心.养难耐,这陈二牛上来就用非常快的频率在运.动,却能毫无间隙的坚持那么久,能力也太恐怖了。

 文学

    
    早上洗漱的时候无意间聊起这事,yáng春huā有些得意的说,“李老.师,是不是很好奇啊?”
    
    输了里子不能输面子,李欣装作没兴趣道,“我好奇这个干什么,又不是没男人。”
    
    yáng春huā用手挡住嘴小声说,“我没什么文化,但也听七大姑八大姨聊过,那事儿如果很和谐的话,女人的面sè就比较红.润,皮肤也会好。”
    
    “你有男人,我也有男人,有时候还是要互相学xí学xí,借鉴下经验嘛。”
    
    李欣听得云里雾里,这种事还能互相学xí?怎么借鉴?难不成四个人一起睡?
    
    城里也许有些比较开放的男女,会超过两个人办事,可农村里的人现在也开放到这种程度了吗?
    
    得知李欣的疑问,yáng春huā笑得前仰后合,“我的林妹妹啊!你的想fǎ也太夸张了!我告诉你,墙壁右下角有个洞,正好可以看到我们那边的床头。明白了没?”
    
    李欣恍然大悟,却撇了撇嘴说,“谁稀罕看你们那档子事。”
    
    yáng春huā也不斗嘴,神秘兮兮的回到,“那就随你咯。”
    
    当天晚上,李欣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旁边躺着的男人鼾声如雷,更是增添了几分烦闷。
    
    忽然隔壁的灯光从墙壁空洞里透过来,然后李欣就听见陈二牛说,“来嘛,没关系的,他们应该都睡了。”
    
    悉悉索索一阵以后,yáng春huā说话了,“看把你猴急的……说得好像人家没睡,你就不会来劲一样……”
    
    不消片刻,yáng春huā压低声音长呼一句,开始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似乎特别难受。
    
    而隔壁的木头床也像快要散架一般,嘎吱嘎吱的晃动起来。
    
    李欣心中一动,见王志辉睡得比sǐ租还沉,便偷偷起床mō.到墙壁右下角,透过拳头大小的孔洞朝那边望。
    
    此时他们已经合二为一,yáng春huā光溜溜的躺着,举起双.tuǐ架在陈二牛肩上,胸前无比丰.满的大白兔随着男人的冲击而前后晃动,荡出阵阵rǔ.浪。
    
    陈二牛跪在yáng春huā身前,咬牙切齿的闷头耸腰,也许是用了很大力气的缘故,身上的肌肉更是结实紧绷,显得健美而性.感。
    
    也不知道陈二牛是吃什么长大了,那东西几乎跟擀面杖一样cū细,每次进入yáng春huā的身.体都净根没入,感觉都快tǒng到她心窝子了,直把yáng春huā搞得**,揪住床单哀嚎连连。
    
    李欣当然知道yáng春huā的疯狂反应,是因为舒服到了极点,心中不由有些泛酸,想着王志辉为什么就不争气呢?
    
    越看越觉得难受,李欣缩上.床夹.着被子蹭到浑身酥.麻,才沉沉睡去。
    
    之后有段时间,李欣有机会就去那个孔洞偷.窥,自然也经常会产生幻想,在陈二牛身下jiāo.吟缱绻的是她,而不是yáng春huā。
    
    她无fǎ预料,这个**又危险的梦,很快就成为了现实。
    
    秋分前后,是村里最忙碌的一段时间。
    
    这天下午yáng春huā在家晒玉米,抽不开身,就让李欣帮忙下地给陈二牛送茶水。
    
    李欣拎着大茶壶,在玉米地里钻得晕头转向,还没搞清楚东西南北,就迎面跟个人影撞得满怀,差点摔倒。
    
    陈二牛堪堪搂住李欣说,“还好本相公反应快,不然摔坏了二老婆,我可是会心疼的。”
    
    李欣俏.脸一红,推开他说,“我不是你老婆,以后不许乱叫了。”
    
    陈二牛伸手就在李欣**上niē了一把,“最近几天你们那边都没动静,是闹别扭了吗?还是,宋老.师那方面不太让你满意?”
    
    被人chuō中心事,李欣一时无.言.以.对。
    
    陈二牛慢慢靠近,扶住她肩膀说,“李老.师,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有些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
    
    见李欣低头,没躲开也没说话,陈二牛便不再犹疑,搂住她就是一通热.wěn。
    
    这次李欣特别配合,陈二牛几乎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把她的牛仔裤给褪到了膝盖弯。
    
    望着李欣**笔直的双.tuǐ,和被**包裹.住的鼓鼓囊囊的隐秘地带,陈二牛不由xuè往上涌,三两下解.开裤子拉链,将憋得不行的冲天巨.物给释放了出来。
    

而李欣羞涩的瞥了瞥那根长gùn,目光中既有紧张又有期待,差点没沁出.水来。


第九章

    被陈二牛搂住的时候,李欣发现她特别敏.感,满脑子都是从墙壁孔洞里偷看到的画面,稍稍qīn.wěn抚.nòng一阵,就气喘吁吁的来了兴致。
    
    前面几次接.触,她还保留着有夫之妇的矜持,可眼下环境十分僻静,四周不大可能有旁人出现,她埋zàng在心底的欲.望就逐渐浮出.水面。
    
    等陈二牛从档门拉链出放出尺寸骇人的巨.物,李欣不由目瞪口dāi。
    
    男人的东西居然可以长到这么大?
    
    李欣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下意识便伸手握住,用掌心和五指感受着那东西的壮硕和坚.硬。
    
    陈二牛被搞得倒抽冷气,迫不及待的mō进李欣内.裤里,搜索几下以后,终于感觉到了女人秘密huā园中最敏.感的凸出点。
    
    那地方早已泛滥成灾,陈二牛用指肚在李欣的敏.感地带来回cuō.nòng,很快便激起断断续续的水渍声,啪叽啪叽的,特别能挑.动人的神.经。
    
    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汹涌而来,李欣的双.tuǐ几乎无fǎ站立,只得扶住面前两根玉米杆,才没有瘫.软.下去。
    
    陈二牛空着的手顺着她肚子一路往上,轻车熟路的探进衣摆,再挤进内.衣缝隙中,逮住她丰.满的大白兔轻轻.揉.niē。
    
    “二老婆……你的胸好软……比春huā儿的mō.着舒服多了……”
    
    陈二牛tiǎn.着李欣的后脖子说到。
    
    “hú……hú说……春huā儿的胸比我大……你净会……净会哄人……”
    
    “我说真的。最喜欢你的屁.股了,好圆好翘,看着就想立马刺进去……”
    
    随着陈二牛手上挑.逗的速度加快,李欣已经完全沉浸其中,被身.体的渴望控.制了思维,完全没办fǎ搭腔了。
    
    陈二牛拿命.根子在李欣屁.股上磨蹭几下,终于扯下她内.裤,往她双.tuǐ之间溪水潺.潺的地方顶了过去。
    
    “二老婆,我要来了!”
    
    李欣还没回过神,就听噗叽一声,陈二牛的雄.壮之物已经没入半截,排山倒海的撕.裂和饱.胀感无比强烈,差点令她窒.息。
    
    那是李欣从未有过的体验,仿佛在地狱与天堂间迅速liú转,极致的疼痛与极致的shuǎng.快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到底哪边更多一些。
    
    停顿片刻,陈二牛开始前后运.动。
    
    起先还比较轻柔,等李欣绷紧的身.体逐渐缓和下来,他便加快速度,用.力往前拼命撞击,恨不能将怀里的女人tǒng个对穿。
    
    他掀起李欣的衣裳,又推开当中的胸.罩,从背后握住那对不停晃动的鼓.胀.大白兔,让挤出的nèn.肉从指缝中漏出来。
    
    李欣盈可一握的纤细.腰.肢,和丰.满挺翘的屁.股形成诱人的曲线,让陈二牛看得xuè脉沸腾,忍不住生出想要缴械投降的冲动。
    
    而李欣只跟王志辉有过qīn.密行为,从未想过男人的宝贝居然会如此强悍,陈二牛还没动几下,她就舒服得嗯嗯啊啊叫个不停,眼看着就要飞上云端。
    
    陈二牛边挺.腰冲刺,边tiǎn.着李欣的脸颊嘟囔到,“二老婆……你怎么这么紧啊……嘶……我快到了……”
    
    有股热liú迅速汇聚到他小肚子处,很快就要烹薄而出。
    
    陈二牛赶紧把住李欣的细.腰,用尽最后的力气疯狂往前猛顶,直撞得李欣的呻.吟绵密到几乎连成一片时,终于咆哮着挺动了最后几下。
    
    几声响彻山野的啪啪啪之后,陈二牛气喘吁吁的搂住意识模糊的李欣,不让她瘫.软到地上。
    
    事后两人都有些后悔,也有点后怕,便收拾东西一前一后回了家中。
    
    李欣尽力保持原来的模样,甚至刻意跟陈二牛疏远一些,以免被人瞧出端倪。可夜深人静,她眼前总会浮现出玉米地里的情景。
    
    她按捺下冲动,对王志辉比之前更好,想弥补心中的愧疚。
    
    直到,她感觉到王志辉有点不对劲。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