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大腚眼/母亲哭着把腚撅了起来 - 信宜金融网 熟大腚眼/母亲哭着把腚撅了起来 - 信宜金融网

熟大腚眼/母亲哭着把腚撅了起来

【摘要】就是脱衣服吗?        比起命,脸算什么!咬咬牙就过了!        等到她...

就是脱衣服吗?
    
    比起命,脸算什么!咬咬牙就过了!
    
    等到她卖掉家里的房子,她一定会第一时间把钱还给沈晨宇这个人渣跟他彻底撇清关系的。

 文学


    
    林妍儿拿出手机对着黎君,说道:“你脱啊,还墨迹什么啊。”
    
    黎君凉凉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手指缓缓的落在了自己的胸口。
    
    曾经她把沈晨宇当做依靠,把林妍儿当做亲人。
    
    没想到有一天,这两个人会逼她至此!
    
    黎君牙齿都快要咬碎了,口腔里弥漫着一股鲜血的味道。
    
    她慢慢的拉开拉链,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外套下面是一件贴身的黑色小背心,阳光下,黑色与肤色的极致对比,越发衬得她肌肤如玉,周围很快就围了一层看热闹的人。
    
    “这是在干什么啊,这女人干嘛站在这里脱衣服。”
    
    “小三吧?要不然怎么那么听话,肯定是被抓包了。”
    
    “就是,长得一副妖艳贱货的狐媚样,一看就是小三。光天化日的真不要脸。”
    
    “不过身材还挺好的,这是要脱光的节奏?”
    
    “没想到看个病还有这种好处。”
    
    黎君脸上火辣辣的烧着,心里异常煎熬,她拽着背心的边缘一点点艰难的往上拉,露出了纤细紧致的一截小蛮腰。
    
    沈晨宇盯着她衣服卷起的那一处,眼睛里浮动着贪婪的欲望。
    
    看着她的腰身,林妍儿眼底露出了嫉妒的神色,真想把她的衣服扯下来,不过想到一会她在众目睽睽下裸着时的难堪,她心里又一阵痛快。
    
    “脱!脱!脱!”
    
    “快点啊,别磨蹭,赶紧脱啊。”
    
    黎君盯着沈晨宇,眼底充满了恨意。
    
    沈晨宇笑道:“君君,你要是现在求我,还来得及。”
    
    “呸!我就算是脱光了裸奔,也不会求你这个人渣的。”
    
    “贱人,自寻死路!”
    
    黎君闭上眼睛,手指拽着衣服的边缘猛地往上一拉……
    
    就在这时。
    
    一只灼热的大掌落在了她的手腕上,接着她感觉身上一暖,一件带着体温的宽大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她愕然的睁开眼睛,看见了那个男人熟悉的邪魅笑容。
    
    “想脱衣服?回去再脱。”
    
    “……”
    
    虽然有点无语,但黎君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温暖的。
    
    厉战南说完之后,看向沈晨宇,“看来两位昨天的教训还不够深刻是吗?”
    
    沈晨宇看见厉战南就跟看见了阎王一样,吓得浑身发抖。
    
    他以为厉战南跟黎君不过就是露水情缘的关系,毕竟他那种身份地位的男人要多少女人没有?肯定也不会对黎君上心的。
    
    没想到他今天又出现了。
    
    “厉,厉先生……”
    
    “你们两个这么喜欢看人脱衣服?行,那就都脱了吧。林然,盯着他们,谁若是没脱干净,多穿一件少一根手指。”
    
    “是,先生。”
    
    厉战南说完搂着黎君的肩膀往医院里走,黎君身体有些抗拒。
    
    他偏头笑道:“想看他们脱衣服?想看的话,晚上回去脱给你看。”
    
    “……”
    
    黎君见过不要脸的人,还真是没有见过像厉战南这么不要脸的人。
    
    她扯开厉战南的手,“厉先生,男女授受不亲,麻烦拿开你的手。”
    
    厉战南轻笑一声,“都睡过了还不亲?”
    

第9章 小家伙,还挺香的

    
    
    厚颜无耻。
    
    卑鄙下流。
    
    “厉先生,自重。我还有事就不跟你说了,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说完,黎君赶紧开溜。
    
    这个男人一言不合就要剁手,谁知道是不是什么大佬。
    
    她好歹也是一个小协警,绝对不能跟这种人扯上关系,要不然这辈子的前途都毁了。
    
    男人像拎小鸡一样拎住她的领口,“去哪?”
    
    “看病啊。”
    
    “我陪你一起。”
    
    “喂,我要去看骨科!你能不能松手。”
    
    “正好,你看骨科我看你,不冲突。”
    
    “……”
    
    黎君咬牙,她真的想不通他为什么要缠着自己,他这种有钱又有颜的男人随便勾一勾手指头应该就有无数女人对他投怀送抱吧。
    
    他非盯着自己干嘛?
    
    黎君还没有自信到觉得自己美的能够让这个男人迷得非她不可的地步。
    
    这种无事献殷勤的人肯定非奸即盗。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那更加摆脱不掉他了。
    
    黎君身体一缩,从他手中那件宽大的外套下钻了出来,在电梯合上的一瞬间溜了进去。
    
    厉战南看了一眼手里的外套,拿到鼻子间嗅了嗅。
    
    呵。
    
    小家伙,还挺香的。
    
    这时,林然拿着一个包和一个文件袋走了进来。
    
    “先生,这是黎小姐落在外面的包,还有她的文件袋。”
    
    厉战南接过文件袋,看了一眼上面的字。
    
    江城医院?
    
    他骨节修长的手指拉开拉链,从里面抽出一张单薄的B超单。
    
    下一秒。
    
    他迅速抬头,看见电梯停在了五楼妇产科,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浑身散发着一股凉意。
    
    这个小家伙,敢蒙他?
    
    ……
    
    黎君从电梯出来,看见妇产科到处都是人,还好她有先见之明先上网预约了。
    
    没等一会就有人过来叫她的名字。
    
    她进去之后直接了断的说道:“医生,我要做流产手术,请问什么时候能安排?”
    
    医生抬头看了她一眼,“确定不要?”
    
    黎君点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这种意外当然不能要了,她连给她播种的那个人是谁,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更何况她现在一屁股债,妈妈又躺在病床上,她连养活自己都成问题,再养个孩子?
    
    算了吧。
    
    “最快明天下午可以安排。”
    
    “医生,能不能现在马上就做,我很急,真的很急。”
    
    医生淡淡的说了句,“现在知道急了,当时都干什么去了,连个戴套的时间都没有?”
    
    黎君:“……”
    
    她竟无言以对。
    
    正好这个时候有个护士推门而进,“沈医生,今天的那台人流手术的小姑娘突然后悔了,取消了手术,上午还空出一个位置。”
    
    黎君差点开心的跳起来,立刻眉开眼笑的指了指自己,“我,我可以顶替这个位置。”
    
    护士愣了一下。
    
    还真没见过做人流做的这么欢腾的。
    
    一分钟之后。
    
    黎君已经躺在了人流手术台上,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今天过后就让一切清零,从头再来。
    
    “好了,你们开始吧。”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