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婷今天的火腿肠好吃吗/岳两女共夫 - 信宜金融网 小婷今天的火腿肠好吃吗/岳两女共夫 - 信宜金融网

小婷今天的火腿肠好吃吗/岳两女共夫

【摘要】睡错床这件事后,我们四人关系变得更加微妙了。刘媛思想比较开放,目光总火热与我碰撞,而妻子呢,比较矜持,一直逃避张建色眯眯的目光。其实男女之事就如同一层纸,一旦捅破旧没了禁忌,更何况我们...

睡错床这件事后,我们四人关系变得更加微妙了。

刘媛思想比较开放,目光总火热与我碰撞,而妻子呢,比较矜持,一直逃避张建色眯眯的目光。

其实男女之事就如同一层纸,一旦捅破旧没了禁忌,更何况我们都是已婚男女,大家都心知肚明。

进入炎热三伏,酷暑难耐,下班后,进了合租房如同下地狱,电扇吹得都是热风。

我和妻子睡在靠窗一边,晚上开着窗户还有点凉风吹拂,张建与刘媛睡在里面,加上有布帘遮挡,密不透风,天天半夜起床都受不了,跑浴室去冲冷水澡。

大家想法子,想安装空调,但身上也没积蓄,还有一点,电费太贵了!

一周五晚上,我们都睡不着,就关灯聊天,开始聊工作的事情。

后面聊到居住条件,无奈下一阵感慨。

突然张建提议:“要不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布帘给放下吧,这样通风会比较好一点。”

一阵沉默后,我也表示同意。

张建询问:“那两位女士的意见呢?”

林倩跟刘媛都表示听男人的,意见通过后,我们就开灯忙活,将隔在两床中间的布帘给撤了。

刚开始关灯时,屋子内一片漆黑,过了一阵,眼睛适应了,隐约能看见对面床上的影子,但他们比我们看的清楚,因为他们是在暗处,我们这边沿着马路,但也没想太多。

次日天一亮,尴尬了!

彼此看的特别清楚,两女人穿着长裙睡衣,我跟张建只穿着短裤,早上还有点反应。

吃完早饭,因为周末在家里休息了一阵,屋子里实在热得受不住,我们两夫妻就商量去海泳,急忙准备泳装,然后出门了。

我们乘车去了海边,正午时分,终于到了一处偏僻,尚未开发的海滩。

骄阳如火,空旷的海滩上,只有寥寥几人,看那样子都是来游泳的,四处都没一个换衣的遮拦处。

没办法,我跟张建只好挡在前面望风,两女人在后面换了泳装。

各自换好泳装后,迫不及待的冲进了海里。

妻子林倩和张建老家是内陆,不像我跟刘媛都是海边长大,她两不会游泳,只在浅滩上扑腾。

我和刘媛争先恐后往深海游,比赛谁能游到距离海岸一千米处的礁石。

终于我我跟刘媛先后到了那块礁石,礁石一侧很陡,一道很大的裂缝,可以攀爬上去,上面有一块空地。

我率先爬上去,一屁股坐下,在拉刘媛上来的时候,突然脚底一滑,刘媛整个身子扑倒在我的怀里。

刘媛的屁股感觉到一种硬邦邦的东西,不禁俏脸滚烫。

我盯着怀里的刘媛,露背的泳装,胸膛贴着,心跳加速的很快。

尴尬的场面,我们谁都没说话。

“刘媛是张建的老婆,我怎么能有这样龌龊的想法?”

“可她实在是太美了,太性感了,上次在浴室里面还叫我的名字呢。”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都很开放吗?”

思想一番挣扎后,我环顾四周,一片汪洋大海,如此偏僻的场所,这不正是绝佳的机会吗?

我吞了扣口水,突然手开始上移,摸到了她的胸口。

“嗯……趁人之危呀?就不怕我告诉我老公啊?”刘媛身子微微一怔,扭了扭滚烫的娇躯。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