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再进去一点 嗯 唔/嗯 宝贝在叫浪一点 - 信宜金融网 嗯 再进去一点 嗯 唔/嗯 宝贝在叫浪一点 - 信宜金融网

嗯 再进去一点 嗯 唔/嗯 宝贝在叫浪一点

【摘要】慧心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后腰,她看过那本书里的东西,更是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一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所有感官在那一瞬间都好像集中在了腰上一样,仔细的感受着那个东西。身体那种如同蚂蚁啃噬...

慧心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后腰,她看过那本书里的东西,更是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

一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所有感官在那一瞬间都好像集中在了腰上一样,仔细的感受着那个东西。

身体那种如同蚂蚁啃噬的感觉更加强烈。

老马已经快要爆炸了。

接下来又教了慧心几个组合的动作,虽是慧心从未接触过拳脚功夫,但好在天资聪颖,也学了个七七八八,做起来像个样子。

可老马就不一样了,他憋的有多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时不时能找机会摸一把小尼姑细细的腰身,看着她羞涩的不行却又无所作为的样子,老马觉得削他十年阳寿都不亏。

此等未开窍的尤物,老马光是看着都快要把持不住。

教着教着,老马整个人都恨不得贴到她身上了。

慧心感受着他身上强壮的身体,和他身上属于男人的阳刚之气,无声息的咽了一口口水。

“真香……”

老马真想扑上去,但又后怕她抗拒,所以一直在忍着。

慧心跟老马学了一阵后,雨早已停了,天色见黑,便提议:“施主,今日为时已晚,贫尼要换僧服回慈云庵了。”

老马心底一凉。

慧心回了屋内,又进了侧房,拿起烘干的僧服,打算换衣。

老马也没闲着,又猥琐的跑去窥探。

小尼姑回了侧房,换僧服时,突然感觉到身体特难受,用手一触碰,顿时羞红了脸。

羞涩的同时,更是思想上的痛苦,自己可是出家之人啊!

慧心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对一个老男人动了心。

猛然间,她开始幻想起来,脑海里浮现出老马从后面的场面,结实肌肉孔武有力。

“哼……”

心底很抗拒,但本能的迎合。

忍不住发出几阵轻微曼妙声,开始放纵自己,吐出话语。

慧心的动作,全被老马窥探在眼里。

他断定这个小尼姑尘缘未解,对自己着了魔。

他强行压着身子,没主动,还在等,等一个完全吃了小尼姑的机会!

慧心回到慈云庵后,整天心不在焉,念经时思绪都会惦念起山腰的老马,那儿更是让她迷醉。

忍了一个月,终于她有点扛不住了,跟庵主撒了谎,找了借口从慈云庵离开,迫不及待想去找老马。

想尝尝男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下山半途,天色渐黑,她神色匆忙,满心期待,在路过一段崎岖小路时,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人影。

乍一看,正是老马!

光着膀子,穿着麻布汗衫,下面宽松裤头,拿着斧头正在劈着柴火。

站在原地看了一阵,盯着老马的裤衩,随着斧头一晃一晃的,暖流涌出一片。

突然身子一软,脚底穿着麻布鞋,没站稳。

啊!

慧心崴了脚,疼的尖叫一声,蹲在地上。

老马听闻后,猛然一惊,好熟悉,顺着声音方向,他仔细一看。

这不正是那个清秀的小尼姑慧心吗?

咕噜。

猛地吞了口口水,放下斧头,小跑过去。

“慧心?”

慧心疼的眼眶通红,眨巴着眼睛,指着脚踝,柔弱道:“疼……”

老马本想带她去自己的住处,但见她脚踝肿胀,怕她疼的厉害,便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疯狂的注意,不远处有一个偏僻的山洞。

“你脚肿的厉害,我包里正好有治疗跌打损伤的红花油,这边给你推拿不方便,这附近有一个山洞,我扶你过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