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掀起母亲的裙子/在客厅里边走边做小说 - 信宜金融网 车上掀起母亲的裙子/在客厅里边走边做小说 - 信宜金融网

车上掀起母亲的裙子/在客厅里边走边做小说

【摘要】“啊!!!”孙红一声歇斯底里的媚魂娇吟过后,两条玉腿瞬间紧紧并合。紧接着她的羞嗔声更是传来,“超子你混蛋,你干嘛把手指放在我那里面去!”“表婶,你那太美了,我实在忍不住。你不让...

“啊!!!”

孙红一声歇斯底里的媚魂娇吟过后,两条玉腿瞬间紧紧并合。

紧接着她的羞嗔声更是传来,“超子你混蛋,你干嘛把手指放在我那里面去!”

“表婶,你那太美了,我实在忍不住。你不让我放下面进去,我就用手指感受下吧!”

当我作出这种解释后,孙红却表示这样也不行,不管什么东西,都不能进去。

我想了想,随即问道:“那为什么刚才我舌头能钻进去呢?”

孙红大羞,作为回答,她样起白皙小手就要捶我,但终究没有捶下来。

不是她改变了主意,而是我的右手活动的提快了,直带给了孙红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只几下子,孙红就暴躁了,娇声急喊,“超子,超子,超子……”

孙红一遍又一遍喊着我的名字,但却没有后续的内容,也不知道到底想表达什么。

但很快我就知道了,因为孙红那儿发出了‘噗噗’的声音,就跟有喷泉似的。

而伴随着这种喷泉,更是有娇媚且满足的欢吟声响起……

当那种长达近十秒钟的亢奋结束后,床下已经湿漉漉的,连我手掌也是。

看过曰本小片儿的我当然这是吹了,但这并不妨碍我故意撩弄孙红。

“表婶,你怎么了啊,怎么还尿床了呢?”

孙红大羞,她红润的脸蛋儿对我嗔道:“别瞎说,这不是尿床,这是、这是……”

“哎呀,反正你知道这不是尿床就行了!”

她不好意思跟我解释这种事情,只管在说完后羞羞的将脑袋扭向旁侧。

见孙红这副表情,我越发的亢奋了,手指玩的更起劲。

只不过这会儿我有经验了,也有目的性了,我不能让她爽。

我得让她悬在爽的边缘,上也上不去,下还下不来。

只有这样,我今晚才有机会正儿八经的攮进去,用那里真切感受属于孙红的娇媚。

于是在随后,我就开启了这种行为,虽然孙红也有拒绝,不让我再弄,可我偏不。

我就要弄,我不光要弄,还要弄的她欲仙欲死的,让她主动求我进去。

事实上我不光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只不多会儿孙红就抗不住了。

“超子,你混蛋你,你干嘛故意停下,等一会儿又弄。”

“你要么别停,要么干脆就彻底停下,你把我悬在这半天空里,我上不去下不来的,你要难受死我啊!”

孙红是真急了,对我抱怨的时候,还扭动着娇媚的身子,俏然脸蛋儿上写满了怨念。

不过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过瘾,我玩的就越是带劲。

“表婶,我喜欢你的大X子,我也喜欢你的小XX,我就是要X你,我今晚就是要X你……”

我用最粗鄙的话语,说出了我对孙红的真实目的。



不隐藏,在一个已经结婚的女人面前,隐藏这种小心思也没用。

所以我特别的亢奋,我就是想弄她,我也直接粗暴的告诉她。

而听到我的这番话,孙红脸蛋儿更红了,挥动着挥拳就捶打我的后背,更骂我是混蛋。

不过骂归骂,她并没有拒绝我对她那里的亲吻,更没有拒绝我手指对她的再度撩弄。

于是我就知道了,孙红……今晚跑不了了,她必须让我弄弄,神仙来了都无法阻挡!

事实上,接下来的过程也的确是这样发展的。

因为不多会儿后我就抗起了她那双修长白皙的玉腿,更是挺腰瞄向了她的身下。

今晚,我非得攮进去不可,我得让孙红知道知道,我到底是有多么的能干,多么的喜欢她!孙红也是情到深处不能自持了,在我强行搬起她修长玉腿时,她红润着脸蛋儿闭上了美眸。

她没有说话,有的只是急促的娇息,以及胸前那对傲人的大宝贝儿随之颤动起伏。

但是呼吸都能起伏的这么严重,这要是稍后被我给攮进去冲撞,一定会欺负的更厉害吧?

想到这点,我就忍不住的暴躁了,我要用力攮进去,狠狠的弄她!

可就在我准备挺动腰身干活的时候,却突然有急促的拍打房门声响起。

紧随其后的,郑芹那着急忙慌的声音更是响起,“表婶表婶快开门,不好了,出事了!!!”

很急切,很慌乱,拍打房门的声音也特别用力,显然是有大急事。

在郑芹拍门的时候我吓一跳,一时愣神,而孙红却第一时间撤回玉腿,赶紧将小裤提好,更是慌乱的穿着上身衣服,甚至还嗔瞪了我一眼,“快穿衣服,别郑芹看到像什么!”

郑芹都着急忙慌的过来了,我跟孙红当然没法再继续做什么了。

于是我只好提上裤子,继续恢复起了傻柱的姿态,面得稍后被郑芹给识破。

但是我想多了,孙红出去开门后,郑芹根本没有进来,直接就在门口对孙红急切喊道:“我表叔儿回来了,但是我刚才走到村头公路上的时候,发现出了车祸。我表叔他、他……”

越紧张,郑芹越说不出话来,孙红则是吓坏了,原本还通红的俏脸顿时煞白。

“你表叔他、他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

在孙红的催促中,郑芹这才好不容易蹦出口,“被车撞飞了,现在人已经被120拉走了!”

再然后,我就听不到孙红说话了,透过窗户看了眼,郑芹正搂着倒地的孙红,急切的喊着表婶,随后又是听心跳又是掐人中的,这才好不容易把孙红给倒过口气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孙红大为着急,丈夫好不容易回来了,结果却出了车祸,这让她如何不伤心。

可是伤心现在也无济于事,最终孙红就回屋换了身衣服,着急忙慌的去了医院。

郑芹见到傻柱还在这呢,倒也没关注啥,反倒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她把傻柱带来的。

“郑芹,孩子就先拜托你帮我看下了,谢谢!”

孙红握住郑芹的手一通交代,都不给郑芹说啥的机会,就着急忙慌的出门了。

郑芹这还着急回公司收拾东西准备明早的会议呢,眼下手里却被塞了个孩子。

没办法,她只好给同事打电话,可这大晚上的谁愿意替她管这个闲事,况且公司领导有意针对她,就是嫌弃她‘不懂事’,这么漂亮的人这么性感的身子,也不知道‘伺候’下领导。

挂断电话后,郑芹忿忿抱怨着,“我偏不低头,你们越欺负我,我就越不低头!”

她不光不低头,还要做到更好,随即就将孙红的孩子给拿毯子包好,然后招呼我出门。

“咱们去公司,到了公司你帮我看着孩子,我准备东西,回头咱们再一起去医院。”

倒是安排的井井有条,也不管我啥意见,郑芹抱着孩子就走。

也没招了,我横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自己弄孩子,所以只好跟在她身后。

出门上了郑芹的小QQ后,孩子被塞进我怀里,她就开着小QQ一路往城里驶去。

只是刚跑到半路的,孩子就醒了,哇哇的哭嚎着,怎么哄也没招。

关键是我只哄过傻子,哪哄过孩子,根本就不懂怎么搞。

郑芹见孩子哭的小脸都酱紫了,赶紧接过手,“你真笨,小孩哭就塞他嘴巴啊!”

说着,郑芹就伸出手指塞进了宝宝嘴巴里,还别说,宝宝真不哭了。

可就在下一瞬,宝宝似乎嘬了两口嘬不出啥来,又哇哇大哭。

于是我对她说道:“你自己就有,你不给他吃,你真抠门。”

郑芹大羞,她没法跟我这个傻子讲道理,她只能竭力的哄孩子,可宝宝压根不听,一个劲儿的哭嚎,都快哭岔气了,看着都过心疼的。

最终郑芹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羞红着脸解开了衬衣。

“宝宝,我这光有个形状,里面真没奶啊,你尝尝就知道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