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拨开花蕊密道/捣弄着蜜水潺潺的花穴 - 信宜金融网 强行拨开花蕊密道/捣弄着蜜水潺潺的花穴 - 信宜金融网

强行拨开花蕊密道/捣弄着蜜水潺潺的花穴

【摘要】老林是个爱清闲的人,在从医院退休后,他自个在乡下买了一座小院子,平时养养花,种种草,倒是怡然自得,那天傍晚,他刚收拾完自己的花草,准备关门,却瞧见对向房子窗户上映出一道苗条的倩影,胸前勾起一对完美弧度...

老林是个爱清闲的人,在从医院退休后,他自个在乡下买了一座小院子,平时养养花,种种草,倒是怡然自得,那天傍晚,他刚收拾完自己的花草,准备关门,却瞧见对向房子窗户上映出一道苗条的倩影,胸前勾起一对完美弧度,隐约间还有哗啦水声传来。

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老林心痒难耐的走了过去,让他无比兴奋的是,窗户下头竟然没有关严实,透过缝隙看去,他的呼吸也刹那急促了起来!

在里头洗澡的,居然是村花黄嘉怡!

这小妮子今年不过刚满十八,可身材却异常火爆,胸大,屁股翘,水蛇腰,尤其是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几乎能满足男人的所有幻想。

关键的是,她身上还有一种独特少女气质,简直就是清纯与性感共存的尤物,每回见到她,老林都忍不住有一股扒下她紧身牛仔裤探寻的冲动。

遗憾的是,她大伯黄国庆把她盯得很严实,除了上学,基本不让她出门,更不会让她和别的男人接触,哪怕是简单说几句话也不行。

其实老林觉得黄国庆这种做法挺不好的,小妮子十八岁,正是接纳东西的时候,一昧的避免反而会让她越来越单纯,只要稍微用点手段,应该很好哄骗。

这时,黄嘉怡正站在花洒下,用毛巾捂住自己的雪白,缓缓擦拭。

眼前的场景,看的老林眼热不已,恨不得冲上去好好感受一番!

更让老林呼吸急促的是,黄嘉怡拿毛巾的手正在下滑,只见她的小腹光洁无比,没有一丝赘肉,水流冲刷而过,几乎没有任何阻隔。

随着黄嘉怡的动作,老林的目光停留在那个魂牵梦绕的地方,而这时黄嘉怡也开始清洗起来,只见她从旁边架子上拧了一些沐浴露,然后捂了上去,缓缓按压……

很快,黄嘉怡的面色渐渐红润起来,倒是刺激的老林浑身血脉喷张,身上某处不自觉苏醒!

感受着身上愈发难耐的燥热,老林脑海里猛地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

然而,他这个想法还没落地,就感觉身后一阵风吹过,同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等他回头看去的时候,浑身神经紧绷,这口气都差点没喘上来!

老林根本想不到,黄嘉怡的大伯,黄国庆,竟然会出现在他身后,目光如火,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怎么,好看么?”冷哼,黄国庆道。

“我……我只是好奇,不是故意的…….”老林结巴说着,生怕黄国庆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顿,然而下一刻,黄国庆的话却让他傻眼了。

“这样看着也没个滋味儿,要不还是让你睡一次吧?”

黄国庆的话让老林挺莫名其妙的,愣了大概半分钟,他才苦笑着说道:“国庆,你看看你这说气话呢,我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好奇,多看了一眼,你也行行好,就放过我吧,我家还有一瓶珍藏的茅台,明天就给你送过去,咱们喝个几杯,算是陪个不是了,你说咋样?”

老林可不敢相信黄国庆的话,毕竟是自己从小养到大的侄女,随随便便就给人睡了,还是自己这个糟老头子,恐怕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都不会这样吧?

想着,里头的黄嘉怡突然发出“哎呦”一声惊叫,还有摔倒在地的碰撞声。

黄国庆面色一变,恨不得直接冲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但咬牙间,他却抓住老林的手腕,神色无比认真道:“林叔,我没有和你开玩笑,现在就是机会,你帮我去看看嘉怡到底怎么回事了!”

“国……国庆……”当时老林还有些傻眼,心里头七上八下的。

“别愣着了,赶紧的!”黄国庆可没管那么多,直接拉着老林来到浴室门口,拉开门,一把将他推了进去。

一瞬间,老林就捕捉到了美好的画面,黄嘉怡这小妮子背对着他趴在地上,那对柔软都快被挤压的变形了,身子毫无表露的展现在了老林面前。

“嘉怡,你怎么样了,没摔着哪吧?”下意识的,老林走上前去。

“没….我没事……”黄嘉怡还以为是大伯跑进来关心她了,可听声音又有些不像,等她扭头看过去的时候,顿时傻眼了,小脸蛋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漫上了绯红!

“别怕,我来找你大伯有点事,这不听见浴室里的动静,你大伯一时间脱不开身,就喊我过来看看。”感受到了黄嘉怡的尴尬,老林随口扯了个幌子,然后蹲下身子,一只手托住她平坦光滑的小腹,另一只手揽住她腋下,缓缓将她扶起。

中途,老林摸着黄嘉怡滑腻的肌肤,心里头忍不住激动,如梦如幻的感觉缭绕在他心头,他根本无法想象,平时被村里小年轻各种惦记的小妮子,竟然会和他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特别是老林的指头无意间蹭在黄嘉怡的身体上,那种柔实的触感,让老林的毛细血孔都在放大,身体瞬间就有了反应!

而黄嘉怡同样紧张的厉害,大伯都未曾这样触碰过自己的身体,现在却给了一个陌生男人,可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却让她身子不受控制的发软,大脑也莫名亢奋了起来!

下意识的,她竟然把老林当作倚靠,身子紧紧贴了上去,感受着老林开阔而又温热的胸膛,她双腿那儿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燥的厉害。

压根没想到小妮子会“如此主动”,老林都快乐坏了,正想趁机做些小动作,黄嘉怡却突然挣脱出了他的怀抱,羞红着小脸道:“林爷爷,你能不能先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好的,不过嘉怡你也不用太在意,爷爷都这么大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所以啊,你把我和你大伯一样看待就好了。”

黄嘉怡本身就是黄国庆带大的,而老林这番话,相当于把自己和黄国庆摆到了同等位置,更是博取到了小妮子不少信任度,当时小妮子的脸色也好上了不少。

不过,就在老林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眼角余光突然瞧见黄嘉怡的左半边屁股上有块淤青,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摔着的,下意识的,他抬手揉了上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