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探向那一片秘密森林,碾压敏感点哭叫哆嗦 - 信宜金融网 手探向那一片秘密森林,碾压敏感点哭叫哆嗦 - 信宜金融网

手探向那一片秘密森林,碾压敏感点哭叫哆嗦

【摘要】这天夜里,小少妇孟婉晴难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边的老公。三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空虚至极。“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阵火热,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说完,她用丰腴的...

这天夜里,小少妇孟婉晴难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边的老公。

三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空虚至极。

“老公……”

孟婉晴小腹一阵火热,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说完,她用丰腴的身子蹭着他的胳膊,全力挑起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丝毫没有反应。

孟婉晴失望至极。

“我太累了,明天吧。”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拨开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

又是明晚!

孟婉晴气呼呼的翻过身子,内心十分不满,一直压抑心底的苦闷。

她已经许久没得到满足,内心极度渴望,渴望被填满,肆意冲撞……

最后,忍不住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满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窝在床上看电影。

可突然发现家里无线网竟坏了,没办法,只好打客服电话。

下午,预约的修理工敲响了门。

孟婉晴穿着睡衣,赶紧过去开门。

打开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这个修理工竟然是一个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篮球运动员一样,穿着大裤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块,让人看的心惊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华莱士,您就是孟女士吧?”

孟婉晴更吃惊,这黑人修理工中文讲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没好细问。“对,是我,请进。”

说完,侧身一让,余光正好扫在了他的下方,裤衩有点紧,那儿有点恐怖。

孟婉晴俏脸一红。

华莱士是一名留学生,在大学勤工俭学,兼职做宽带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见孟婉晴时,他就被这个美艳的少妇给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

孟婉晴低头,注意到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真丝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风景。

而这个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却盯着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赶紧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华莱士还在盯着看,目光火热,还咽了口口水。

“宽带路由器在卧室里面,我带你去看。”孟婉晴羞红着脸,说道。

华莱士点了点头,便跟随进了卧室,然后一番检修。

“这个坏了有多长时间呢?”

“估摸也就一两天的时间吧。”孟婉晴答道。

华莱士扯了几根网线,拿着工具检测了几下,低着认真干活儿。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气。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单独跟一个黑人在卧室里面,孤男寡女两个人,好尴尬啊……

“方便把旁边那个螺丝刀给我吗?”华莱士问道。

“嗯,行。”孟婉晴点了点头,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个,“是这个吗?”

“对。”

孟婉晴拿起,就朝着他走过去,想递送给她,可一不留神,脚被一根网线给绊住,身子猛然一倾,不巧,正好扑倒在他的怀里。

上方,正好贴在华莱士黑黝厚实的胸膛上,这触感,真好啊……

啊……

孟婉晴惊呼一声,发现自己倒在华莱士的怀里,俏脸羞的更红润了。

“对不起啊……”

低声说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觉下方一阵温热。

那儿,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处。

黑人那儿本来就很恐怖,刚才已经有了反应,现在被孟婉晴这么以刺激,慢慢竟变得更加膨胀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刚准备起来。

华莱士有点忍不住了,似乎看准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紧了她的小蛮腰。

“不要乱动。”

华莱士有点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点被吓唬住,心底很慌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检查检查了,瞧你这里都成这样咯,是不是特别想要了啊?”

华莱士是外国人,思想本来就很开放,察觉到了孟婉晴的反应,立马就上头了,不拐弯抹角,直接进入主题。

孟婉晴有点害怕,绷着紧张的神经。

被华莱士这么一说,心底也有点犹豫,跟自己丈夫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亲热过了,刚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发泄。

正想着呢。

华莱士竟然还在不断的蹭着,意图勾起她的兴致。

孟婉晴本来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这般刺激哟,没两下,就沦陷了,全身都软了。

“孟小姐,其实从刚进门,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华莱士揉着孟婉晴的胸口。

“啊!”

孟婉晴忍不住低鸣了声。

“不要急,待会儿让你更爽!”华莱士说完,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进去。

孟婉晴被他压着,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觉,蔓延全身,她有如触电般的爽。

看着压着自己的男人,是个陌生男子,还是个黑人,这样的感觉如同偷吃一样,真的好刺激啊……

他那恐怖,即便是隔着裤子,看上去依旧极为夸张,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着,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这么吓人,自己会受得了吗?

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虽然不能满足自己,但是他对自己很照顾,怎么能幻想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弄呢?

越想,越觉得特别对不

起自己老公,开始本能的抗拒起来。

“你放手!”

孟婉晴手撑着地上,想挣脱开,逃离。但是杰福德的身躯实在是太壮硕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怀里跟个小鸟一样,压根就挣脱不开。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裤头。

撕拉!

挣扎下,裤头竟被扯开了!

啊!

孟婉晴顿时就傻眼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