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裤子顶居然有感觉,难受吗自己挤出来樱桃 - 信宜金融网 隔着裤子顶居然有感觉,难受吗自己挤出来樱桃 - 信宜金融网

隔着裤子顶居然有感觉,难受吗自己挤出来樱桃

【摘要】“请问这是黄小星的家吗?我是黄小星的班主任温老师,今天专门过来家访。”直到温梦卿主动开口,老黄这才晃过神来。“温老师你好,我是黄小星的爷爷。”老黄招呼着进屋。“这天气,早上还出...

“请问这是黄小星的家吗?我是黄小星的班主任温老师,今天专门过来家访。”

直到温梦卿主动开口,老黄这才晃过神来。

“温老师你好,我是黄小星的爷爷。”老黄招呼着进屋。

“这天气,早上还出太阳,结果说变就变。”头一回家访碰上这种情况,温梦卿羞得面色绯红,十分尴尬。

她早就发现了老黄不正经的眼神,但世上哪有不喜欢情色的男人,只能埋怨天公不作美、使得自己全身太过暴露。

“温老师要不去洗个澡吧,不然得感冒了。”

全身湿透,即便进去了也没地方可坐,温梦卿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点点头。

浴室内空间大过平常的主卧,温梦卿面露惊讶,却并未发现另一边的装修不是墙体,而是半透明的磨砂。

女人的曲线透过半透明的玻璃,具体细节虽然看不清楚,但抬手、揉搓的动作一览无余。

浴室对面,就是别墅一楼开放式的厨房。

老黄眯着眼、瞄向那个位置,惹得头脑有些发热,做姜汤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放慢了。

老夏早年丧妻,后来沉迷工作、管理着本市最大的保安公司,直到今天与温梦卿相遇,内心深处积攒多年的荷尔蒙才在无形中爆发。

不一会儿。

“温老师,我给你拿了件衣服,还有没开封的浴巾。”门外响起老黄的声音。

“谢谢黄爷爷。”

温梦卿开了一点点门缝,将手伸了出来,但因为离得近,她的身体又贴着玻璃,所以看得更清楚了。

老黄没浪费任何一秒,暗暗眼神隔着玻璃扫了一遍。

但他嘴上却说道:“衣服是小星妈妈留下的唯一一件,温老师你先将就着穿,我们家有烘干机,你把换洗的衣物给我,过一会儿就能换上了。”

“麻烦黄爷爷了。”温梦卿面色绯红,将自己的衬衫、短裙、内衣内裤,一一递给了老黄。

“不麻烦,浴室里就有吹风机,温老师你吹好头发再出来吧。”

温梦卿重新关上了门,面色绯红,略带尴尬。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