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你太大了岳你太紧疼了 - 信宜金融网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你太大了岳你太紧疼了 - 信宜金融网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你太大了岳你太紧疼了

【摘要】 本来还火冒冒的李二狗一听这话,顿时想到了自己还有事儿要做,朝刘翠芬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后便朝家中赶去,他没想到一入定便是这么久的时间,也不知道小妈生气了没有……  ...

本来还火冒冒的李二狗一听这话,顿时想到了自己还有事儿要做,朝刘翠芬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后便朝家中赶去,他没想到一入定便是这么久的时间,也不知道小妈生气了没有……
 

果然,一见到李二狗回家了,赵悦儿便忍不住一阵责备,“你这臭小子,昨晚又偷跑去哪里野了,等到现在,书记都已经来催了好几次了,要是把他们给热闹了,咱家明年就别指望能吃饱肚子了!”

 

李二狗见小妈生气的厉害,低着头不敢说话,任由小妈责备。

 

特别是想到小妈知道自己偷看了她的事情,李二狗发现自己在小妈面前根本没办法抬起头来。

 

瞧见李二狗低眉顺眼的模样,赵悦儿也忍不住轻轻一叹,说道:“二狗,你也别怪我总是说你、骂你。你年纪也不小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以后怎么能干的了事情啊?”

 

小妈赵悦儿这么温柔的说话,而且还叹气,李二狗还是头一遭听到,不知道为啥,听到小妈这样的声音,他心里没由来的一酸,想到这些年小妈虽然对自己严厉,但是却还是把自己拉扯到这么大,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小妈,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干事儿!绝对不让你丢脸。”李二狗紧了紧拳头,心中也生出了想要赚钱的想法。

 

毕竟男人这辈子总不能一直这么浑浑噩噩的混下去啊,他还年轻,继续这么混,恐怕一辈子都会被人瞧不起的!

 

听李二狗这么诚挚的声音,赵悦儿破天荒的抿嘴一笑,轻轻地摸着李二狗的脸,柔声说道:“咱家二狗长大了,以后小妈可就靠你养活了。”

 

李二狗一听,心头莫名触动,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恩!小妈,以后我养你!”李二狗紧紧地抓住赵悦儿摸着自己脸的手,心头暗道,小妈这手可真软和。

 

  自己的手被李二狗这么紧紧地握着,赵悦儿眼神微动,犹豫了一下,轻轻地将手从李二狗的手里抽出来,“好啦,快点家把这些东西给书记他们送过去吧,听说镇上的人早上就要过来呢。”

 

离开了家,李二狗拎着野味朝村委会赶去。

 

  真正的塘河村是很大的,李二狗他们所在的塘河村只不过是塘河村生产队的其中一只,也算是塘河村村委会管辖下最为重要的生产队。

 

除了塘河村生产队之外,塘河村还包括西岗村、坪头村这两个生产队,所以说,整个塘河村,最大的头头还是要归属徐长春那家伙。这也是为啥徐长春发话之后,李二狗不得不办的原因。

 

因为塘河村是三大生产队里最大的村子,村委会的很多领导人都是塘河村里的人,村委会的地址也相对离塘河村近些。

 

出了村子,李二狗顺着出村的马路,走了约莫十五分钟才来到村委会的门口,走到门口,李二狗看见两辆黑色的小轿车,一辆有车有四个圈圈套在一起,另外一个是一个H的标志。

 

在镇上上过学的李二狗知道,这是奥迪和现代,奥迪车,那在镇上也绝对是超级有钱的人才开得起的,一般人根本买不起这车。

 

“乖乖,看来今天来的领导挺厉害呀,居然开这种车出行。”李二狗看着那黑色的奥迪车,一阵羡慕不已,这辆车,等于就是开了一辆镇上的房子在驾驶啊。

 

“没出息,一辆奥迪车就让你挪不开眼了?”

 

正当李二狗准备用手摸摸车身的时候,一个不屑但好听的声音传到李二狗的耳中,李二狗一听,微微一愣,扭头想要发火,可是看清楚那说话的人面容之后,立刻又露出了嘿嘿的笑容。

 

这女孩和李二狗差不多大年纪,出落优质,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连衣长裙,一头长发披散在肩头,已经十九岁的年纪让她的身体也渐渐地有了不错的规模,虽然比不上村里其他婆娘那么宏伟,但是看上去却曲线优美。

 

特别是那张白嫩的小脸更是好看的要命,尖尖的下巴、薄薄的唇、一双漆黑的眸子就仿佛天上的星星一般璀璨好看。

 

这女孩就是李二狗在村里的梦中情人,也是村委会书记许长春的千金——许菲菲!

 

“嘿嘿,菲菲,你也来了啊?”李二狗对许菲菲的话也不生气,他们两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学开始李二狗就对许菲菲很有好感,就想着要将许菲菲这妮子给娶回家做媳妇儿。

 

可是不知道为啥,许菲菲小学的时候和李二狗关系还不错,可是初中开始,李二狗觉得许菲菲好像不再像以往那样喜欢自己了。

 

许菲菲淡淡地看了李二狗一眼,“把野兔送到厨房去吧。”说完,她也不管李二狗听清了没有,刷直接朝村委会走去。

 

瞧见许菲菲走远了,李二狗看着许菲菲那腚子一扭一扭的,狠狠地吞了吞口水,暗道,臭妮子,得意啥呢,逮着机会狗爷我就搞的你哭爹喊娘。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李二狗还是笑呵呵地跟了上去。

 

走到厨房,是村委会的妇女主任陈小凤在厨房里忙活,陈小凤和李二狗是同村人,平日里两人接触的不多,但是李二狗对陈小凤却很熟悉,因为陈小凤这婆娘不仅长得好看,那大腚子线条完美,比之丁腊梅那娘们来的还要好看。

 

此刻陈小凤正好弯着腰捡地上的凳子准备挪个地方摘菜,那红色的短裙被拉的很高,隐隐约约之间恰好可以瞧见里面那一抹神秘的黑色,让李二狗忍不住想要让她弯的再深一些,好可以瞧个清楚。

 

“二狗,你咋才来呀?快点儿,我这就等着你的野味打理了呢。”

 

李二狗的念想还没有开始便被陈小凤给唤醒,李二狗这才“哦哦”点头,准备把野味放进去,可是却发现下边儿那狗毬子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他低头一看,顿时懵住了……

 

这……这咋这么老高呢?

 

李二狗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一直没办法有发硬的狗毬子,现在还没有瞧见陈小凤啥要紧的地方,居然就这么给劲儿了。

 

陈小凤这时候也注意到了李二狗的异常,她先是惊呼一声,惹的低头摘菜的许菲菲疑惑地抬头询问,陈小凤急中生智,一下子拦在了徐菲菲的身前,朝李二狗那边走去,嘴里边说,“二狗,你跟我来井边一起打理野味吧……”

 

她心中暗想,李二狗这个臭小子,看上去不大,没想到那里居然这么大……
 

陈小凤没有将李二狗拉到水井边上,而是拉到了厨房边上的小角落里。

 

“臭小子,这大白天的你就这样,想干啥呢?”陈小凤杏眼圆睁,怒视着李二狗。

 

李二狗心中有愧,支支吾吾地不敢去看陈小凤,毕竟在塘河村村民的心中,村委会的官员那可是很厉害的存在,陈小凤虽然是个女人,他也是不敢放肆的。

 

更何况他刚才偷看陈小凤,小二狗乱窜被人家发现了呢。

 

“小凤婶子,我……我真不知道故意的。”

 

李二狗张嘴想要解释,可是陈小凤却是白了他一眼,啐道:“说,为啥刚才会这样?”似乎是怕李二狗这小子撒谎,陈小凤又补充道:“你要是不老实,我回头就找你小妈去。”

 

“别别别,小凤婶子,你可千万不能告诉我小妈。”

 

一听陈小凤要告诉自己小妈,他立刻急了,自己小妈这才刚刚对自己好一些,要是让陈小凤这么一举报,小妈肯定又要没好脸色给自己了。

 

瞧见李二狗这幅着急的模样,陈小凤心中好笑,暗道,没想到这臭小子还有怕的人,脸上却很是严肃,“那你老实说,到底看了什么会这样的?”

 

李二狗偷偷瞥了陈小凤一样,见陈小凤面色严肃,心有戚戚,支支吾吾地说道:“小凤婶子,我……我说实话你回头可千万不能告诉我小妈,不然,不然我小妈肯定要揍我。”

 

陈小凤见李二狗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你只要说实话,我也说话算数。”

 

眼看这陈小凤是铁了心的想要知道自己为啥会有反应了,李二狗也豁出去了,“刚才婶子你弯腰的时候,我……我不小心瞧见了你、你裙子下面的小衣颜色……”

 

似乎怕陈小凤生气,李二狗赶忙解释道:“小凤婶子,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要看的,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