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硕大的蘑菇头:大蘑菇头真大吃不下了 - 信宜金融网 学长硕大的蘑菇头:大蘑菇头真大吃不下了 - 信宜金融网

学长硕大的蘑菇头:大蘑菇头真大吃不下了

【摘要】 楼上楼下,院子里闲聊的街坊大妈,全都被这平时难以见到的豪车吸引了眼球。     刘明站在窗口,就能听到周遭传来的欣羡和赞叹声。...

楼上楼下,院子里闲聊的街坊大妈,全都被这平时难以见到的豪车吸引了眼球。

 

 

刘明站在窗口,就能听到周遭传来的欣羡和赞叹声。

 

 

不知怎的,越是听到这些声音,刘明的心中就越是酸楚,简直就如同抓心挠肺的难受,却又没个抓挠的地儿。

 

 

嘭!

 

 

刘明猛地关上了窗户,不再去探听外面的声音,企图让自己平静一下。

 

 

但一回头,他就看见了盛装的王洁,拎着晚礼服的裙摆,小心翼翼的更换着高跟鞋。

 

 

刘明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响了。

 

 

如此正式的着装,很难让刘明坚信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饭局。

 

 

“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一会儿好送你回来。”刘明一时慌乱下,鼓足勇气上前搀扶住了王洁,试探道。

 

 

“不用了,张医生会送我回来的。”王洁不假思索的说道。

 

 

王洁的态度已经摆在面前,刘明难以再干预些什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洁上了张廷建的车,听着周围的议论声。

 

 

“啧啧,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这姑娘可要享福咯!”

 

 

“切,你懂什么,别看她光鲜亮丽的,长得还不错,其实是个死了男人的寡妇。哪个公子哥会要这样的女人?”

 

 

“是啊,还不是玩几天就算了,换你,你会娶一个克夫又瞎的寡妇么?”

 

 

……

 

 

我会!

 

 

刘明恨不得立刻上前去和旁边嚼舌根子的大妈理论,但他在外人眼中,是王洁的弟弟。

 

 

在关系不明确的情况下,他要是贸然开口,更会把王洁推上风口浪尖,成为众人取笑的对象。

 

 

他现在只是因为吃醋而有些憋闷,还没有到丧失理智的地步。

 

 

他只是狠狠的瞪了那些说闲话的大妈一眼,然后径直回到了家中。

 

 

可家里没了王洁,顿时变得空落落的。

 

 

王洁走了,不在家里吃饭,这在刘明的印象中,还是头一次。

 

 

一想到王洁和张廷建相对坐在高档的西餐厅里,谈笑风生的模样,他自己也没了吃饭的胃口。

 

 

他想喝酒。

 

 

想用酒把这烦闷的情绪往下压一压。

 

 

想到这里,他落寞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老地方见。”

 

 

简单的一句话后,他也出了家门,来到了酒吧。

 

 

当他来到酒吧的门口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等候已久。

 

 

“嘿,瞅瞅这是谁?黑旋风李逵么,脸黑得像煤炭一样!”李静凑上前来,抱住了刘明的胳膊,嘴碎的打趣道。

 

 

休息时间的李静和工作时间完全是截然相反的两个状态。

 

 

她不再是用护士服裹得严严实实的白衣天使,俨然变成了一个夜店女王。

 

 

一身露脐黑色背心,配上超短热裤,性感而又大方,将那马甲线和纤长的大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要论身材的健美,李静比王洁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李静的身材,属于健美纤长,匀称得找不到一块赘肉的完美体态,王洁则要比李静丰腴一些,两人是各有千秋。

 

 

“那你别抱这么紧,省得没裹上煤灰。”

 

 

因为李静的大大咧咧,她竟直接把刘明的胳膊放在了身前的匀称中间,在两块柔软之间摆动,令刘明不免有些受刺激。

 

 

“哦?黑旋风脸红了?是不是又爱上我了?我倒是不介意给你重新追求我的机会哟!”李静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更加主动的将刘明的手臂拉近。

 

 

“得了吧,就你这种身材练得比男人还壮的男人婆,哪个男人会喜欢?”

 

 

刘明口是心非的鄙夷说道,趁机从李静的束缚中挣脱了出来。

 

 

倒不是他矫情,想要当个好好先生,单纯是因为再这样抱下去,他马上就会起反应。

 

 

要是在酒吧里莫名其妙的顶起帐篷来,那洋相可就出大了。

 

 

“所以我们是哥们嘛,走,喝酒!”

 

 

李静拍了拍刘明的肩膀,似乎并不以为意的说道,但那话音当中,分明有些颤抖,可见她的心绪也多少受了影响。

 

 

男女之间,哪有多么纯粹的友谊,看破不说破,才是维持情谊最好的办法。

 

 

刘明和李静都深谙其中的道理,所以才能够将这段“纯粹”的友情维持到今天。

 

 

然而,两小时后……

 

 

“喝!”

 

 

“不行,你喝醉了,不能再喝了……”

 

 

刘明和李静的桌前,已经摆满了空的啤酒瓶,以及两个空的洋酒瓶,李静又拿起一瓶啤酒,准备打开,却被刘明制止了。

 

 

“不喝酒,那干嘛去?”李静酒气熏天的将头埋在了刘明的肩膀上。

 

 

“我送你回家。”刘明还算清醒,扶起李静准备离开。

 

 

刘明话音刚落,李静立刻摇了摇头:“我爸妈旅游去了,我没带钥匙,回不去了。”

 

 

“这……”

 

 

刘明感受着李静肌肤传来的温度与带着淡淡酒味的鼻息,不禁吞咽了一口唾沫。

 

 

李静连确认都没有确认,直接回答了他,显然是早有准备。

 

 

没法回家,那去哪呢?

 

玫瑰情侣酒店。

 

 

当刘明扶着已经醉死过去的李静走上出租车,并告诉司机“酒店”两个字后,司机立刻露出了老司机的笑容,将他们拉到了这里。

 

 

时间已经不早了,刘明拿出手机搜了搜,附近也没有其他酒店,只能硬着头皮将李静带进去,开了一个房。

 

 

暗红色的灯光,将整个房间映照成了花海一般,一旦踏入,仿佛连空气都变得迷幻起来。

 

 

房间入口是卫生间,和普通的快捷酒店没有什么两样,但再往里走,其中的陈设登时让刘明感到害臊。

 

 

皮鞭,蜡烛,手铐……

 

 

这居然还是个主题房间,各种小电影中出现过的,没出现过的奇异玩具,在这里全都能够找得到。

 

 

在玩具的对面,是一张水床。

 

 

刘明把李静放在床上,一坐上去,即使不动弹,也能感受到足够的弹力。

 

 

他不禁想入非非,若是在这张床上活动起来,又会是怎样的感觉呢?

 

 

要是能和嫂子来一次就好了。

 

 

刘明这样想着,可他一看电话,已经凌晨一点了,王洁还没有打来过电话。

 

 

似乎他在不在家,并没有多么重要。

 

 

又或者,王洁也没有回家,在外面开了房?

 

 

刘明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他想要回去看看,确认王洁回家没有,但他又害怕最坏的结果摆在自己的面前。

 

 

“你别走!”

 

 

正在他犹豫之际,李静突然醒了,拉着他的手,将他拽到了床上。

 

 

刘明的脸顿时和李静的脸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身体也互相包裹着,传递着温度。

 

 

唔……

 

 

突然,李静转动了脑袋,对上了刘明的嘴唇。

 

 

刹那间,刘明只觉得仿佛有一股电流从李静的嘴唇上传递过来,令他浑身忍不住的一颤。

 

 

砰,砰,砰!

 

 

他的心跳加快,变得强劲而有力。

 

 

他没有想到李静会突然做出如此的动作,虽然产生了怦然心动的感觉,但是他第一时间的反应却是逃跑。

 

 

然而,仿佛是预料到了他的反应一般。

 

 

李静抱住了刘明的脖子,用双腿缠住了刘明的身体,不断的向刘明索取着,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呢喃的声响。

 

 

刘明不是柳下惠,做不到坐怀不乱。

 

 

恰恰相反,在和王洁缠绵两天而不得后,他的欲望之火被勾动得更加旺盛,正是需要发泄的时候。

 

 

他自然而然的迎合着李静的动作,与之相拥而吻,身下的小家伙,也早已按捺不住躁动,昂首提胸,抬起了头来。

 

 

李静和刘明贴的如此紧密,怎么可能感觉不到那硕大的玩意。

 

 

可是,她不但没有表现出害羞或是反感,反而卖力的律动了起来。

 

 

在李静的挑逗下,刘明十分清楚,再这样下去,他是绝对控制不住自己了。

 

 

想要脱身,只有现在!

 

 

啵!

 

 

刘明猛地抬起头来,看着眉目流情的李静,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说来也是窝囊,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有一个如同李静一样的美女投怀送抱,他的心中却还想着其他女人,保留着为其他女人守身的滑稽想法。

 

 

他明白,他这一走,或许和李静就是永别了。

 

 

他们俩之间的窗户纸已经捅破,已然回不到从前哥们相称的关系。

 

 

“我……”

 

 

“我喜欢你!”

 

 

刘明正想要向李静解释告别,可没想到,李静却率先开口,深情款款的说道。

 

 

她的双眸含泪,动情已然至深。

 

 

我喜欢你!

 

 

如此简单的四个字,却仿佛有莫大的力量,狠狠的敲打在刘明的心坎上。

 

 

他愣住了。

 

 

他从王洁身上苦求不得的四个字,有人早已压抑在心中许久。

 

 

实际上,刘明对李静也不是没有好感,他也知道李静对他的看法不错。

 

 

当初没能走到一起,也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更喜欢王洁,所以一直没有和李静提确立男女朋友关系的事情。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