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说不想要 都自己动了|你已经疯了你放开我 - 信宜金融网 还说不想要 都自己动了|你已经疯了你放开我 - 信宜金融网

还说不想要 都自己动了|你已经疯了你放开我

【摘要】 虽然这些印子都是她身上常有,可是每当目光触及这些红印子时,唐精儿的脸还是忍不住的变得滚烫起来,她急忙扯过锦被捂在胸前,可是下腹传来的阵阵异样让她的身体自觉的回忆起那些被贯穿的瞬间,每一下都是那么...

虽然这些印子都是她身上常有,可是每当目光触及这些红印子时,唐精儿的脸还是忍不住的变得滚烫起来,她急忙扯过锦被捂在胸前,可是下腹传来的阵阵异样让她的身体自觉的回忆起那些被贯穿的瞬间,每一下都是那么的清晰深刻。

浑身无力的唐精儿挣扎着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却是一件男人的白色衣袍,这袍子穿在她的身上就像是披着一张床单一般,衣袍上的气息让唐精儿的脸上又不由得一阵羞赧。

“你醒了?” 忽然,帐子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很快,帐子外的人便把帐帘给挂了起来,原来是唐甄的贴身丫鬟珠儿。

“嗯。”唐精儿忍着身体的不适,有些尴尬的微笑应道。

丫鬟珠儿昨夜一直等她到四更天,以前她都是三更就被人送回来了,珠儿还以为昨晚她出什么事了,正着急着,可是四更天的时候,却看到赵凛横抱着一头湿发的她回来了,先前去的时候身上的衣裙都不见了,身上只裹着一件男人的长袍。

而以往赵凛都是让侍卫们送唐精儿回偏院,可是昨夜赵凛却亲自送了来,大半夜的看到从不会踏入偏院半步的王爷亲自抱着人回来,丫鬟珠儿可被吓得不轻,一夜都没睡好。

“昨、昨夜”珠儿犹犹豫豫的问道:“昨夜王爷他又带你去试药了?”

昨晚赵凛把人送回来之后就回去了,侍候唐精儿的时候珠儿看到了她身上那些深深浅浅的红印子,自然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珠儿察觉到最近唐精儿被折磨得很是频繁,几乎每夜都是弄得一身伤回来。

在这昭王府生活的半年时光里,丫鬟珠儿是最清楚唐精儿是一直过着什么样的日子的人,赵凛的折磨,以及府上下人的冷言冷语,连身为丫鬟的她都觉得无法忍受,可是唐精儿却也总是淡然处之。

“嗯。”唐精儿淡淡应道,那微微一笑之后,她的眼神便黯淡了。自从那日她从那口棺材中醒来,她的生活就像是翻天覆地了一般,莫名其妙的她就成了所谓的王妃。起初唐精儿还以为只是一场梦,可是现在半年时间过去了,这座王府的主人已经用了实际行动告诉她,这并不是一场梦。

“你还好吧?”珠儿看到唐精儿神情木然,不忍心再问下去。

珠儿是洛阳药师唐孤子女儿唐甄的贴身丫鬟,半年前,昭王府王爷赵凛为了给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沈沉月治病,威胁唐孤子拿出药王祖传下来的所谓神药,唐孤子无法交出,赵凛为了逼唐孤子拿出药来,让皇上赐了婚,假意娶唐甄为妻。

本以为是风风光光的一件喜事,可是谁知,新婚当夜,赵凛竟然便拿唐甄试药,可怜的唐甄慌忙逃窜之时,不幸坠入河中。

唐甄在昏迷了七日之后魂归西天,可就在为其超度之夜,唐甄却从棺材之中醒来,死去的王妃又复活了,整个昭王府上上下下都震惊不已,可是复活后的王妃行为举止均与昔日的唐甄的大相径庭,王府的人不清楚唐甄是什么样的人,可是自幼与唐甄一起长大的丫鬟珠儿却知道,复活之后的王妃,绝非是她家的小姐唐甄。

“嗯,没事。”唐精儿抬头看了珠儿一眼,苦涩笑道,可是她心中的彷徨迷惘就像是这春日中的柳絮一般,想到赵凛的无情折磨,唐精儿深感无助。以往时候她总能够咬咬牙挨过来,可是昨夜赵凛的残暴,让唐精儿第一次心生绝望。

“哎,珠儿,”唐精儿忽然叫住丫鬟道,她深知自己在昭王府一天,就一天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她暗暗下定决心要保全自己才行。

“怎么了?”丫鬟珠儿好奇凑近问道。唐精儿抬眼看了她一眼,面色有些嫣红。

“你们这有没有那种、呃、”唐精儿压低声音道,可话还没说完却不由得吞吐起来。

“有什么?”珠儿歪着脑袋好奇道。

“药,有那种药吗?”唐精儿小声道,她瞟了一眼珠儿,用眼神示意,可是丫鬟珠儿却带头愣脑的,不知所云,她只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还是纯真无邪的年纪。

“药?什么药?你哪里不舒服?”珠儿语气紧张道,这半年唐精儿可是没少挨赵凛的打,可是唐精儿一贯不爱喝药,最不喜欢草药的味道,所以除非是受了严重的伤、痛的不行了她才肯用药,不然其余时候她都是宁愿咬咬牙挺过去,现在一听唐精儿说要拿药,珠儿便以为是她身上哪里痛得很。

“哎呀,那种药啊,避、避孕的药。”唐精儿极力的压低声音道,她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声儿来的,要知道她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可是连个男人的手都没牵过的,可是现在张口就要避孕的,她心里怪难为情的。而虽然这事难以启齿,但是唐精儿发现以往赵凛都是挑准了时机的,可是最近他却几乎没了顾忌,唐精儿担心这样下去哪天保不齐肚子会多出一块肉来。

“什么?!”珠儿听罢惊声道,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床上的唐精儿。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