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总裁/你这么缺男人我满足你 - 信宜金融网 我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总裁/你这么缺男人我满足你 - 信宜金融网

我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总裁/你这么缺男人我满足你

【摘要】 “嘘!嘘!”唐精儿急忙噤声道,“嚷嚷什么啊你!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你就告诉我有还是没有吧!”唐精儿翻了个白眼说道,她倒是从电视上知道一些所谓的古代避孕的方法,可是这事真轮到自己身上,她心底便虚了。...

“嘘!嘘!”唐精儿急忙噤声道,“嚷嚷什么啊你!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你就告诉我有还是没有吧!”唐精儿翻了个白眼说道,她倒是从电视上知道一些所谓的古代避孕的方法,可是这事真轮到自己身上,她心底便虚了。

“你傻啦!”珠儿急忙一屁股的也坐在床沿上,“那可是昭王爷,你若是有幸怀了他的孩子,那你这辈子可是享不尽福的!”丫鬟珠儿苦口婆心道。人人都知道昭王年过二十八但是一直没有子嗣,在洛阳药师的女儿唐甄之前,也未曾娶过妻子,那沈沉月虽然已经在昭王府十多年了,但是也一直没有生育,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给昭王生下一儿半女的,好母凭子贵,从此荣华富贵都享尽。

“神经病,我连个正经儿恋爱都没谈过,怎么可能给他生孩子!除非我是脑子进水了!”唐精儿又是忍不住翻个大白眼道,娇俏的脸蛋上模样十分的灵动,“你赶紧去药铺给我问问,到底有没有药。”唐精儿急声催促道。

“什么药?”正说着话,忽然屋外传来一阵男人的声音,那声音淡漠但是却带着威严,唐精儿听罢,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这声音她自然是熟悉的,她万万没想到他会到这儿来。

“王、王爷。”珠儿一看到正走进来的赵凛,吓得急忙站起身来躬身行礼道。

“你、你怎么在这儿?!”唐精儿也吓了一跳,她一边紧抓着被子捂在胸前,一边皱着眉头瞪大眼睛道,她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眸中还带着几分怒气。

“要拿什么药?”赵凛没有回答唐精儿的话,而是轻佻着眉眼问道,嘴角又是那若有若无的讥诮。

“我、我”唐精儿被他的突然出现吓愣了,原本口齿伶俐的她一时之间也支吾起来。

“你家小姐刚刚说要拿什么药?”赵凛见她吞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转而问向一旁的丫鬟珠儿,他语气平静,甚至还带着轻笑,但是却让人肝胆发颤,尤其是那一双好像能够洞穿一切的眼睛,总能让人脚底发寒。

珠儿悄悄瞥了一眼唐精儿,也不敢擅自回答,她缩着身子站在一旁,吓得面色惨白的,腿脚也直打哆嗦。

“不说?”赵凛幽幽笑问,那眼中的冷意渐渐深了,他背着一双手,玩味的瞟了一眼唐精儿,随后慢悠悠的朝那珠儿踱步去,那脸上看不出是喜是怒,他总是淡着一张脸,还浮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他从不轻易将心里的情绪表现在脸上,很少有人能捉摸得透这位昭王的心思。可是那唐精儿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在王府这么长时间,唐精儿已经开始有些了解赵凛的习性了,她知道他即便脸上笑眯眯的,但是也会直接拔剑刺穿惹他不高兴的人的胸膛。唐精儿紧张的看着赵凛的一举一动。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奴婢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赵凛一步步的逼近丫鬟,还未有所举动,那珠儿便害怕得扑通一下的直接跪倒在地,口中不住的哭着求饶起来。

“药是我要拿的,你吓她做什么!”坐在床上的唐精儿见状也慌了神,急忙跳下床来挡在珠儿跟前道。

赵凛半垂着眼睛看着唐精儿,脸色淡然但却透着狠劲儿,而唐精儿看着他,心底却莫名烦躁起来。

“我拿什么药关你什么事,难道你是担心我要拿了毒药来害你府里的人不成?”唐精儿冷冷反问道,她身上穿着宽大的衣袍,那长袍拖着地,衬得她整个人更加的娇小瘦弱。唐精儿说罢,不自在的瞥了赵凛一眼,她心底虽然烦躁,但是看到那男人的眼神依然狠厉,她知道如果不说出是什么药,他是不会罢休的了。

“难道不是?”赵凛嗤笑反问道,眼中满是嘲讽。

“你!”唐精儿听罢,气得说不出话来,看到他把自己当做小人防着,唐精儿心中气愤不已。

“哼,你放心,我只不过是让丫鬟去找一副避孕的药罢了,你不要把这天下的人都想的跟你一般坏!”唐精儿气愤不过,她将头扭过一边,干脆一口气都说了出来,不再有什么顾忌。

“你说什么?”赵凛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但是随即便平静了下来,他幽幽问道,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难道我这也有错不成?难不成你还希望我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唐精儿干脆破罐子破摔,气哼哼的说道,说着她耳根子滚烫通红了起来。

“你身为本王王妃,为本王延诞子嗣本就是你的责任。”相对唐精儿的气愤,赵凛却显得冷静多了,他神情略有些恍然,但随即又有些怒气,他居高临下的瞥着唐精儿,冷笑道,但说完并不在意,眼里满是不在乎。

“我呸!谁要给你生孩子!”唐精儿听罢满脸通红的啐道,也就只有她敢在赵凛面前这般撒泼了,虽然挨了不少教训,可是她却一直不怕。“要给你生孩子的在正苑住着呢!你以后没事就不要来我这偏院,我懒得扫晦气!”唐精儿狠狠剜了赵凛一眼,气哄哄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回床上坐着,神情别扭。

“皇上宣了进宫赏花,赶紧收拾了出门。”赵凛冷眼看了唐精儿一眼,语气严肃的说道,似乎有些不耐烦,他也不再纠结那药的事情了,好像那事对他来说,只要确定了不是什么毒药他便也不在乎,对这些事他的态度冷淡得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进宫?”唐精儿愣道,她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出过这王府的大门,但也不想去什么皇宫里头,一个赵凛就已经让她够苦恼的了,她可不想再去认识他的那些哥哥弟弟们。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唐精儿翻了个白眼说道,刚刚心里一通气都还没散,现在他又命令了起来,唐精儿气愤的翻了个身重新躺回那床上,扯过被子盖过头,赌气不再理会。

“起来。”赵凛声音冷了一度,也高出了一个调,他目光阴厉的盯着床上的唐精儿,满脸不耐烦。

“说了不去就不去,要去你就带你的沈姑娘一块去!”唐精儿蒙着头大声道,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酸溜溜的。

“呀赵凛!”唐精儿正准备闭上眼睛睡觉来着,可是谁料那赵凛二话不说直接把那被子掀开,扔到地上去,原本就没穿着自己的合身衣服的唐精儿一下子失去了锦被的遮挡,雪白的肌肤显露在空气之中,如玉一般的温润洁白,赵凛登时眸色一沉。

唐精儿急忙捂紧身上唯一穿着的宽大袍子,她怒瞪那赵凛,可是一言不发的赵凛却让人不寒而栗,唐精儿一抬头,看到那赵凛神色阴骛,眼中射着寒光,她也不禁得被吓住了,他虽然不苟言笑,可是此刻的模样却比平常可怕多了。

“去就去嘛,黑什么脸,我又不欠你钱、、”无奈服软的唐精儿小声嘟囔道,她假装若无其事的从床上溜下来,脚底抹油一般的悄悄离了那赵凛的身旁,她知道赵凛是真的没了耐心了,要是不离他远点,下一秒她可能又得挨揍了。

唐精儿下了床之后不敢再磨蹭,梳洗穿衣后赶忙跟着赵凛来到偏门。

“为什么走这个小门?”唐精儿看着那一扇平常没多少人走的偏门疑惑道,她一袭华丽的红色襦裙,逶地的轻纱披帛,妆容精致端庄,她是昭王的王妃,而且此行是去那皇宫里,装束自然不能马虎,她虽非公侯家的千金,但却也有几分倾国之姿,尤其是裹了红妆之后,更是美不自胜。

“你只能走偏门。”赵凛看也不看她,冷冷的抛下一句话之后,便疾步出了门跃身上马,而后边是一辆装饰精致华丽的大马车,一众侍卫丫鬟都跟着。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