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你叫出来为止,不关他的事求求你放过他 - 信宜金融网 做到你叫出来为止,不关他的事求求你放过他 - 信宜金融网

做到你叫出来为止,不关他的事求求你放过他

【摘要】 “你!”唐精儿听罢,气得直跺脚,一旁的珠儿急忙拽住她,示意其冷静下来,她看了看那马上的赵凛,无奈只好乖乖上了马车。 马车上,唐精儿愤愤不平着。 “这什么人啊!我没资格走正...

“你!”唐精儿听罢,气得直跺脚,一旁的珠儿急忙拽住她,示意其冷静下来,她看了看那马上的赵凛,无奈只好乖乖上了马车。

马车上,唐精儿愤愤不平着。

“这什么人啊!我没资格走正门,那怎么就有了资格跟他进宫了!”唐精儿坐在车上愤愤道,气得脸色通红,她容貌本就娇媚,只是淡施粉黛便已是美艳不可方物,如今生着气,那娇美的脸庞更是灵动明艳。

“哎呀,你也别生气了,等会儿要见的可是皇上啊,皇上跟前你可不能乱来。”珠儿劝道。

“哼,就他这样的人,他的兄弟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唐精儿还是不解气的哼道。

“嘘!”珠儿吓得噤声,“乱说话可是要被杀头的!”珠儿一把捂住唐精儿的嘴,一边警惕的探了探头。

“知道了知道了!我就过过嘴瘾还不行嘛!”唐精儿一边扯下珠儿的手,一边气得嘟囔道。

“不过这一次赏花似乎端王爷也会去。”珠儿小声说道。

“端王?”唐精儿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这半年她一直都待在王府偏院里,连下人都不认识几个,更别说这些个王爷了。

“是啊,刚刚我听正门的小厮过来说端王打发人来问我们王爷动身了没有,说是想一同往宫里去的。”珠儿说道。

“端王又是谁?”唐精儿随口问道,她心里可不在乎他们谁是谁的。

“端王是我们王爷的同胞兄弟,我们王爷排行第三,端王排行老二。”珠儿解释道,她之前跟着唐孤子一家住在洛阳,对这京城的事情自然也清楚一些。

“哼,我才不管他几个兄弟呢,这人渣天底下是再没第二个了!”唐精儿气呼呼的骂道。

车子行了一阵子,唐精儿坐在摇晃晃的车上,差点睡着了过去。

“王妃,到了。”忽然车子停止了晃动,丫鬟珠儿轻声道,昏昏欲睡的唐精儿只好强打精神来,在丫头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唐精儿刚下了马车便看到那朱红色的宫墙大门,高大宏伟的立着,周遭站着一列列的披甲带刀的侍卫,戒备森严,难免让人心生敬畏。

“哎哟哟,昭王爷啊,好久不见啊!”唐精儿脑袋都还觉得有些晕乎乎的,还没完全站稳,就忽然听到有人说话,那声音听起来是个年轻男人,而且那声音听起来明朗和悦,跟一贯严肃的赵凛是完全不一样类型,唐精儿很久没有听到这么轻松悦耳的声音了,听罢急忙循声望去,发现那说话的人正在朝她们走来,只见那人身材高大,一身鹅黄色的长袍,腰间扎着一条嵌玉的金丝腰带,手中拿着一把纸扇子,乌黑的头发整齐的束成冠,面庞白净略带些许青须,容貌英俊,而眉眼间竟然有几分与赵凛相似,只是那陌生男子笑容满面的,一对笑眼并不像赵凛那般凌厉,反而是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看上去也不像赵凛那样让人觉得阴森而害怕不敢靠近。

“哎呀呀,这可就是我的三弟妹?”那陌生男子笑容满面的上前来,手中的折扇朝唐精儿轻轻一指,一边微微欠身作揖一边笑容可掬的问道。唐精儿一头雾水的看了看赵凛,再看了看那陌生的男子,她本来便是不善交际的人,面对这么热情的陌生人,唐精儿一时之间也哑巴了,只是愣愣的躬了身还礼。

“啧啧,弟妹可真是倾国之姿啊,看来我这三弟洪福不浅呐!”还没等唐精儿说出话来,那陌生男子站直了继续笑着说道,那模样看上去是个健谈之人,从他说的话里,唐精儿倒是明白了这个人是赵凛的哥哥,可是她看着这俩个人,除了眉眼间那几分的相似之外,完全不像是亲兄弟的模样,一个是皮笑肉不笑的笑面虎,而另一个则是温雅风趣的俊朗公子。

“哼,端王好兴致,既然早到了怎么还不进去。”赵凛冷哼一声道,那神情依然是冷冰冰的,站在一旁的唐精儿听了,不由得一愣,一双水眸睁得明亮,看了看那端王又瞥了瞥身侧的赵凛,看着这兄弟俩个,一个笑嘻嘻一个冷冰冰,好不尴尬。

那端王赵祺的兴致丝毫没有因为赵凛的冷言冷语而减弱,他看了唐精儿一眼,俩人目光不巧对上了,唐精儿只好再礼貌的行了个礼,尴尬的笑了笑,端王赵祺也微笑示意回应,举止从容随和。

“唉,我这不是等着你们嘛!”端王拉长了声调,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道,“今早打发了人去问你们何时出发,谁知府上人说昭王妃还没睡醒呐!这不等着嘛呵呵——”端王笑嘻嘻道,说着还不忘瞥了唐精儿一眼。

唐精儿一听赵祺说的话,脸上登时一阵羞赧,不由得尴尬的低下头,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旁边淡然自从的赵凛,嘴中说不出话来。

“弟妹现在可休息好了?”赵祺看着唐精儿又笑着问道,唐精儿抬头看了看他,那模样倒是有几分关切,但是唐精儿却觉得这个端王说的话都有些不合时宜的,也不知道他是刻意的,还是不知道。

“呵呵,休息好了,王爷费心了。”唐精儿硬着头皮矮身应道,若是在那昭王府中,唐精儿也用不着这样端着扮着,但是现在出了王府,她就是外人眼中名正言顺的昭王妃,她也不得不拿出点王妃的样子,毕竟这事刚刚赵凛可是特意嘱咐她了,别给他丢人就是了。

“唉~叫什么爷啊,以后叫我二哥哥就好,”赵祺认真道,“昨夜想必是劳累了,多作休息也是应该的,弟妹身娇体弱的,可要保重好身体啊。”赵祺瞥了一眼赵凛,笑着说道。

唐精儿听着那话,脸上满是火辣辣的,只好硬着头皮应承着,她现在似乎也有些理解赵凛对他这位二哥的态度了,唐精儿悄悄多看了几眼那端王,虽然模样俊俏,可是没聊几句却倒觉得这端王油嘴滑舌的,而赵凛则有时候半天不吭一声,俩兄弟的性子差得可叫一个天南地北。

“呵呵,时候不早了,我、我们是不是该进去了?”唐精儿担心那赵祺再说出什么让她招架不住的话来,急忙笑呵呵的建议道,她看了看赵凛又看了看端王,心里只想着早点结束这场兄弟间的寒暄。

“哎唷!你看我一时见了弟弟弟妹倒忘了时辰了,那咱们走吧,可不能让皇上等久了呵呵”赵祺扇起纸扇优哉游哉道。

唐精儿暗暗松了一口气,那赵凛一路上都冷着一张脸,而他往常的脸似乎也不像这般冷,似乎是见了端王赵祺之后,脸色更是阴沉了,而那赵祺笑呵呵的轻松自在,丝毫没有因为赵凛的冷傲而影响心情,唐精儿夹在俩人中间走着,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尴尬不已。

丫鬟侍卫们一律在宫外候着,赵凛唐精儿以及端王赵祺三人进宫面圣。

唐精儿第一次进宫,满心的好奇,一路上既是悄悄打量来往的宫娥太监又是暗暗观察那些面目严肃的侍卫,那新鲜模样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不过赵凛赵祺兄弟俩倒是优哉游哉,来往的宫娥太监们见了俩人也都纷纷躬身行礼,十分恭敬。

赵凛赵祺是忠顺王所生,而忠顺王是那先皇的亲弟弟,早年一直跟随先皇南征北战,战功无数,创下新宋基业,可谓是新宋开天辟地之人,后不幸战死沙场,到了子辈之中,三子赵凛颇得其当年之姿,赵凛也继承了其父王的遗志,英勇征战,辅佐君王,而当今皇上也是最为信任自己的三堂兄赵凛的。

三人一路跟着前头的太监走着,穿过宫门长廊,几番进出,唐精儿只觉得腿都走酸了,一路上宫殿巍峨,朱墙高筑,唐精儿倒也不是第一次进宫廷之中,故宫景点她倒是去了几次,但是在宫里还住着真皇上真太监的时候进宫,这还真是第一次。

终于,三人在太监的引路下来,来到了御花园之中,这皇家园林中景色别致,处处都是别出心裁的设计,花坛假山、奇花异树琳琅满目,唐精儿看着这地方跟自己以往逛的公园不一样,这里的花草倒不像是人工整齐栽种的,倒有一种参差错落之美,宛如自然仙境一般,景致虽然不同凡响,但是唐精儿本不是喜爱花草之人,所以都是看了一眼便匆匆忘了。

三人走到花园中央的一座小亭子前,那亭子周围站着众多的宫娥太监,亭子中也隐约的传来谈笑的声音。

“皇上,端王爷、昭王爷来了。”中年太监躬身上前对那亭中的人说道。唐精儿跟着赵凛兄弟俩个站定,等那太监回话,她好奇的悄悄抻了抻脖子往前看了看,但是那亭子挂着珠帘,并不能看清里面的人。

“快请。”太监刚说罢,便听到亭子里的人大声说道,那声音清脆温醇,听来心情十分的愉悦。

“俩位王爷、王妃,请~”回话的太监笑着请道。赵凛赵祺随即信步上前往那亭子中去,唐精儿愣头愣脑的跟着。

“皇上。”刚一进亭子,赵凛赵祺二人便对那亭中身穿黄袍的玉面男子行礼道,唐精儿急忙也跟着草草行礼,她偷偷抬眼看了看那皇上,要不是身上穿着黄袍,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文弱的清秀书生,相貌清俊而典雅,十分斯文风雅。而唐精儿还注意到了那皇上身旁站着的一个美丽的女子,那女子身上穿着一套素青底的宫廷襦裙,头上装饰也多以玉为主,并不十分张扬奢华,那女子面庞清丽,一对弯俏的柳叶眉,一对秋波杏眼,顾盼生辉,唇边梨涡浅笑,十分的温婉动人。唐精儿听珠儿说过,今天是皇上跟贵妃请的,她想那女子自然就是在宫中受专宠的张贵妃了。

“说好的午时一刻来,几位可是来晚了啊,这回总该罚了吧?”刚一进亭子,皇上便笑着指了指赵凛几个道。

“唉~这可不能赖我,我可是一大早就起了的。”这时端王瞥了一眼唐精儿,一手摊开纸扇,故意拔高了声音说道,眼神中憋着笑。唐精儿不禁得将头埋得更低了,她暗暗咬了咬唇,心里对这个多事的端王感到不爽快。

“哦?那是谁赖床了?”皇上一时来了兴趣,笑着问道,唐精儿暗道糟糕,难堪得抬不起头来。

“回皇上,今日正好有边关来的探子前来汇报情况,所以便晚了些。”赵凛不卑不亢的恭敬应道,一直都绷着的一张脸,似乎有所缓和,那若有若无的笑意又重新浮了出来。唐精儿听罢,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瞥了瞥赵凛,眼神中带着一丝为其解围的感激之情。

“这么说昭王是因为公事来迟了啊,可惜可惜啊,朕还想着怎么罚你们几杯酒呢。”皇上笑着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遗憾。

“臣是因公务缠身,不过端王来晚了想必另有原因的。”赵凛冷冷的瞟了一眼赵祺,一本正经道,眼中有些得意。

“哎你、你!”赵祺见他将锅甩到自己头上,立马急了起来。

“昭王说的有道理,”皇上听罢点了点头道,“那二王兄你又是因为什么事情来迟了?”皇上笑着问道,倒有几分故意。

“皇上,那我、我也是因公来晚了!”赵祺不服气,也挺了挺胸膛道。

“哦?二王兄你什么时候有了公事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哇?”皇上笑嘻嘻的上前问道,赵凛则是优哉游哉的站在一旁,似乎等着看热闹,而唐精儿看着他们兄弟拌嘴,也插不上话,只知道傻呵呵的跟着笑。

“呵呵,皇上,既然端王昭王都因公事来晚了,那这次就放过他们吧,咱们将来有的是机会罚呢,”忽然,站在皇上身后的宫廷女子上前来道,那声音温柔似水,把唐精儿都听愣了。

“嗯,爱妃言之有理,那这次就饶了你们。”皇上沉吟一声,随后爽快赞同道,他一手自然的扶住女子的后腰,俩人亲昵无边,就跟寻常人家的夫妻一般恩爱着。

“皇上你也真是的,王嫂嫂第一次进宫你却只顾着罚酒。”那女子看了一眼唐精儿,随后对那皇上娇嗔道。

“哎呀!你看我这记性,都忘了今天请了昭王妃一齐来了!”皇上听罢,往自己头上轻敲一记,恍然叹道。

唐精儿一听是提到自己了,急忙脸上堆起笑容来,准备按着珠儿教的对这皇上贵妃行个大礼。

“三王嫂身体可大好?”可还没等唐精儿行礼,那皇上便上前关切问候道,唐精儿听罢一愣。

“啊?”唐精儿一时之间也顾不得自己是在皇上贵妃跟前了,她本来就不适应,这皇上突然发问,她也就自然而然的表现出了诧异,毕竟她不记得自己有生什么大病的。

“听昭王爷说王妃自大婚来身体便不舒适,不知道今日是否好些了?”那张贵妃也上前来关切问道。

唐精儿一听,便明白了原委,她眼角的余光狠狠剜了一眼赵凛,虽然心中愤恨着,但是想到赵凛在出门之前叮嘱过她的话,唐精儿不得不忍下心中不快,随机应变起来。

“呵呵,多谢皇上贵妃挂念,已经大好了。”唐精儿无奈笑着应道,她这时才明白那赵凛今天带她来是想让她跟他演一场夫妻恩爱的戏。

“一直听闻昭王妃是个绝代的佳人,我还不信,今日亲眼见了果真是让我心服口服了呵呵——”张贵妃掩嘴笑道,唐精儿听到夸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三王兄看上的人自然是倾国倾城的佳人。”皇上看了看自己身侧的张贵妃,笑容满面道,眼神中满是柔光。

“那我就不是倾国倾城的了?”谁知那张贵妃斜眼瞥向皇上,眼中噙笑道。

“是是,朕看上的人自然也不会差。”皇上赶忙忍笑道,俩人像足了寻常人家的夫妻,打情骂俏的,倒不像外人臆想的生分。

“噗嗤,没羞没臊的呵呵”张贵妃被皇上的话一逗,忍不住笑弯了腰。

唐精儿看着皇上与张贵妃的亲昵相处,惊讶之余也不由得羡慕了起来,她没想到原来皇家中也有这样的夫妻情趣。

“那先前我让人送去的那些补药可都吃了?”贵妃一番玩笑之后,又问唐精儿道,言语中满是关切。

“也都吃了,多亏了贵妃娘娘的药,不然这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得了呢。”唐精儿笑着应道,可是她哪里见过什么补药的,那昭王府连一日三餐都不想给她供齐了呢,更别说什么补药了,她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个事情,但她既然来了,便只好顺着皇上贵妃的话说下去了。

“那令尊近来身体可好?自从上次朕胸闷头疼召他进宫诊治之时见过一回之后便再也未见过面,不知道他老人家在王府里住的可习惯?”皇上笑着关切道,唐精儿听罢,瞟了一眼赵凛,看到他淡然自若的,唐精儿忽然感到一阵心酸无奈,她在昭王府半年过着什么日子也只有王府里的人知晓,而唐甄的父亲唐孤子早就被赵凛关在了地牢之中,因为那唐孤子拿不出江湖所传言的起死回生的神药,赵凛便恼羞成怒,将他一关就是大半年。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