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择手段得到她,本王会让你知道你是谁的女人 - 信宜金融网 他不择手段得到她,本王会让你知道你是谁的女人 - 信宜金融网

他不择手段得到她,本王会让你知道你是谁的女人

【摘要】 周月茹刚好走到我旁边,而我在数十人的空间中,做了个大胆的举动,伸手,狠狠捏了她一下。 周月茹受惊,扭头看了过来。 我向她挑了挑眉毛,以示挑衅。 周月茹脸色瞬间...

周月茹刚好走到我旁边,而我在数十人的空间中,做了个大胆的举动,伸手,狠狠捏了她一下。

周月茹受惊,扭头看了过来。

我向她挑了挑眉毛,以示挑衅。

周月茹脸色瞬间就红了,说不出来的魅惑醉人。

她穿着衬衫,那片雪白上下起伏,脸色十分惶恐。

直到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来后,这才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

班上的男生,几乎全部被这个美貌的班导,所迷惑。

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此时疑惑的是,为什么班导的脸突然会荡漾起那醉人的红晕?

他们完全不知道,是因为我刚才的举动。

还有我和她说不清理不清的关系。

“在家里,周月茹是一个跳舞的粉红网袜女郎,热辣奔放,在学校就是衣服为人师表,高高在上的模样。”

“真没想到,原来周月茹还有这么一面啊。”

我突然升起了一种,仔细研究和征服她的冲动。

周月茹边说边走,她总有意无意的撇向我这边。

那担忧惊恐的模样,就好像我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会爆开一样。

“好了,今天话就到这,我的联系方式都在黑板上了,有事你们就打电话吧。”周月茹匆匆离开,走到门口,突然转身说道:“大明,你下课了到我办公室一趟。”

“好。”我得意的笑着。

周月茹一离开,我身边的男同学立马就围在了一起,他们无一都露出了老司机的神情。

“班导好漂亮,身材比例是我见过最完美的,比电影上的都漂亮…”

“那穿黑丝的腿才更诱人好不好,我差点没忍住伸手去摸,绝对能玩一年。”

“…”

我听着他们的话,心中又生气,又骄傲。

生气的是,周月茹是我的人,男同学这样当着我的面谈论她,想弄她,而我又不能制止他们。

骄傲的是,周月茹是我的人,而且常常主动夜袭我。

他们享受不到的,只能幻想的,我都能得到。而且,早就已经不止一次了。

听着他们的谈论,我脑海里开始盘算今晚怎么收拾这个小妖精了。

想起周月茹离开时让我去一趟她办公室的话,就隐隐期待起来。

会不会在办公室里面,跟她发生点什么?

下课后,我的脚步变得有些急切起来,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周月茹身穿衬衫,带着黑框眼镜,拿着教尺,还要荡漾的模样。

光是想想就让我的有些热血沸腾。

可当我手掌刚伸出去,要扭转的门把的时候,却传来了一声周月茹抗拒的娇喝:“主人,你别这样。”

“主人?”我听到这里顿时楞住了。

周月茹在学校有主人?这是怎么回事?

我脑海里一道惊雷闪过,怒火汹涌了起来。

这段日子以来,周月茹早就被我看成了我的人,可我居然不知道她在学校有个主人。

我悄悄躲在办公室外的窗外向里面张望。

只见周月茹穿着洁白的紧身衬衫,小裙摆皱巴巴的。

她此时背靠墙面,举起双手虚掩在胸前,精致的脸上有了一丝惊惧:“主任,现在已经下课了,会被学生看到的。”

在周月茹面前,是一个地中海锃亮的矮胖男人,他四十多岁,身高只到周月茹的肩膀,大肚腩,小眼睛。

此时正露出的垂涎的神色,死死盯着平漂亮迷人的周老师。

“月茹,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主任一步一步向前逼迫,周月茹移动着被逼近了角落,神色为难道:“主任,你是有老婆的人,我们不能这样。”

“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吧,月茹,自从见到你以后,我每天晚上都梦见你,梦见你在我的梦里,跟我一起做那事…”

他眼睛眯起来:“你不知道,我家里那个黄脸婆,长得实在太丑了。”

“她哪里有你漂亮,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的魂就被你勾走了。”

“你就给我吧。”主任说着居然伸出手,去抓周月茹。

周月茹厌恶看着那只手小脸煞白,一时间根本难以躲开。

既然误会解除了,那么也就该我出场了,于是我大喊一声:“周老师,我来了,你在哪里?”

办公室内的主任明显吓了一跳,缩回了手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看到这一幕,我轻蔑的笑了笑,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周月茹明显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她拿起了包包,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面多待:“走,我们边走边说。”

然后还将我的手臂挽入怀中,似乎是想找点安全感。

主任那双小眼睛几乎都快喷出火焰来了。

可惜,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要是主任知晓,他得不到的周月茹,几乎夜夜“主动”袭击我,鼻子会不会被气歪?

周月茹一路上紧挨着我,乖巧的像一只小兔子,似乎是受到了一丝惊吓。

等到了家后,她就恢复了。

一进门就将外套脱掉,她撸起袖子,就走进了厨房

“你等下,我做晚饭。”

我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那窈窕袅娜的背影,一股躁动燃烧在心间。

干脆我也不躺尸了。

走到厨房内帮周月茹的忙。

不过此时,我换上了一身睡衣,总是有意无意的去碰她。

而周月茹对此也不是很介意,忙着炒菜,忙着和我偶尔互动一番。

一时间忙碌的厨房间,充满了温馨。

这一些日子,我们两人似乎养成了一种默契,暧昧的默契,将一切化为了无声。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周月茹红红的脸蛋和氤氲的眼波在告诉我,她也很享受。

“啪!”

我故意拍了一下周月茹,她哼了一声,嗔怪的撇了我一眼,然后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

“手感真好!”我的心中不禁感慨。

“以后,你在学校,就说是我弟弟好不好。”周月茹咬着红唇,媚眼迷离。

我点了点头,在周月茹没有注意的时候,将汤倒掉了。

她今天又放药到汤里了。

还没吃完饭,我就假装昏睡过去,周月茹伸出娇巧玲珑的脚,推了推我,叫了两声:“大明,大明。”

见我没反应,这才确定我真的昏睡过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