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逃跑被恶魔抓回小说 - 信宜金融网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逃跑被恶魔抓回小说 - 信宜金融网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逃跑被恶魔抓回小说

【摘要】 所以,当秦朝阳再次见到沐晨的时候,他便发誓,此生,无论如何,他都会紧紧握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几年前已经错过了一次,他不想再错过第二次了。 就在秦朝阳感慨的时候,沐晨迷...

所以,当秦朝阳再次见到沐晨的时候,他便发誓,此生,无论如何,他都会紧紧握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几年前已经错过了一次,他不想再错过第二次了。

就在秦朝阳感慨的时候,沐晨迷迷糊糊地睁开了,暗黄的灯光下,映衬着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庞,眼前的男人有着精致的五官,可那眉头却微微皱着。

伸出手,想要抚平他眉间的忧郁,却发现双手被他的大手包裹,温暖而有力。

“你醒了?”秦朝阳感觉到了手心里的变化,满目柔情地看着她,“头还晕么?”

沐晨摇摇头,张了张嘴,喉咙很干,说不出话。

秦朝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缓缓将她扶起,然后递给她一杯温水,柔声道:“你感冒了,多喝点热水,好的快。”

沐晨接过水杯,送到嘴边喝着,水温适中。

喝了几口,觉得喉咙舒服多了,这才放下水杯,开了口:“谢谢你。”

“傻丫头,跟我还说谢谢啊?”秦朝阳伸手,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是接过水杯放好,然后温柔地盯着沐晨的眼睛,像是要把她看穿一般。

“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么?”沐晨被他盯地浑身不自在,原本因为发烧微红的脸颊,变得更红了。

秦朝阳替她拨了拨有些凌乱的头发,压住了想要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冲动,淡淡一笑:“没什么,就只是想看着你而已。”

沐晨心里一暖,不由得害羞地撇过了脸,他似乎挺会说情话的。

小女人般娇羞的模样,不差分毫地被他看在心里,秦朝阳装作没看见,又不着痕迹地转换了话题:“饿了么?要不要给你弄些吃的?”

沐晨本想说不用麻烦了,可肚子里突然传来的“咕噜”声,彻底出卖了她。

从昨晚到现在,她已经超过十二个小时没吃东西了,怎么可能会不饿?

秦朝阳被她肚子的诚实逗笑了,又问:“想吃什么?我让吴妈给你弄。”

沐晨心里想着不能总是麻烦人家,便道:“白粥吧。”

白粥,煮一下也方便,应该不会太麻烦人家,毕竟总是欠人情,也不太好。

“这么简单?”秦朝阳有些不太相信。

其实,他怕她醒了会饿,准备了很多吃的,却唯独没想到白粥。

沐晨却点头:“嗯。”

没办法,小丫头想吃白粥,那就白粥吧。

秦朝阳起身退出了房间,大概又过了20分钟,这才重新返回,手里端着的,正是沐晨要的白粥。

他一边进屋,一边拿着勺子搅拌着碗里滚烫的热粥,嘴巴还不时吹着气。

“来,喝粥了。”秦朝阳在床边坐下。

沐晨伸手想要接,却被阻止:“你感冒了,我喂你。

“没事,我自己来。”沐晨有些不好意思了,又伸出了手,她只是感冒,又不是断了手。

秦朝阳并不妥协:“可我坚持!”

无奈,沐晨只得乖乖地靠在床头,任由他这么一口一口、一点一点地喂着。

沐晨看着秦朝阳,男人的五官真的很好看,眉眼之间有着不同常人的气质,身上穿着白色衬衫,松开了胸口的两个扣子,袖子随意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比起眼下的当红男神明星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此刻,他正低着头,认真细致地吹着勺子里的热粥,然后,确定凉了,这才送到她的嘴里。

沐晨顺从地张嘴,享受着他无微不至得照顾,莫名地,心里升起一阵暖意,从小到大,除了那个男人以外,还从来没有谁像秦朝阳一样,对自己那么好过,虽然他们也就见了两次面。

眼角,蓦地湿润了,除了感慨,还有感动。

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浮现脑海,也许,和这样的一个男人领证,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秦朝阳看着表情不断变化的小女人,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当他看到她的眼角湿了的时候,心里莫名一紧。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沐晨摇头:“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

顿了顿,感觉到他的眼神不对,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都已经过去了。”

“既然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秦朝阳低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沐晨咽下了嘴里的粥,轻轻地“嗯”了一声,像是在答应着他。

然后,便是沉默。

直到一碗粥喝完,秦朝阳这才开口:“喝完粥了,再睡会吧,到吃晚饭的点,我再叫你。”

说完,便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离开了卧室。

门被轻轻地关上,可沐晨还是感觉到了秦朝阳情绪上的细微变化,似乎是,生气了?

刚才,自己好像说了想起了以前的事,他是因为这个才不开心的么?还是说,他是因为她莫名湿了眼眶,才生气的?

沐晨有些想不明白,心里一阵懊恼,然后,又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了,他们好像还没领证呢,她为什么要在意和纠结这些?是脑子烧糊涂了吧!

躺下,盖好被子,闭眼,没多久,沐晨又睡着了,而且睡得很熟。

这期间,秦朝阳进来过两次,给她量体温,她都没有感觉。

眼看着她的体温降到38度以下,男人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晚饭,沐晨是下楼吃的,可她并没有看到秦朝阳口中所说的吴妈,只当她是下班回家了。

饭桌上,秦朝阳难得的沉默,似乎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置气。

沐晨不时地抬头看他,有些心不在焉,他是不是还在生气?他为什么不说话?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不专心,秦朝阳猛然抬头,对面的小女人立马心虚地低下了头,无意识地扒拉着白饭。

看着她鸵鸟般的有趣模样,秦朝阳有点想笑,却还是忍住了,然后,体贴地往她碗里夹菜。

很快,沐晨碗里的菜,就堆得跟个小山一样了。

“太多了。”沐晨适时制止。

秦朝阳还是没有说话,却也停止了给她夹菜,专心地吃着自己的饭,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就好像那些菜根本就不是他夹的。

沐晨觉得气氛有些尴尬,随意地扒着饭菜,心里想着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他?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