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的大东西/说他是不是碰过你这里 - 信宜金融网 夫君的大东西/说他是不是碰过你这里 - 信宜金融网

夫君的大东西/说他是不是碰过你这里

【摘要】 李音柔冷漠地看了一眼沐晨,没有答话。 而沐楚楚则是立马站了起来,上了妆的脸上强挤出一丝微笑:“姐姐,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昨天你说了那些话,以后永远都不回来了呢!” 虽然笑...

李音柔冷漠地看了一眼沐晨,没有答话。

而沐楚楚则是立马站了起来,上了妆的脸上强挤出一丝微笑:“姐姐,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昨天你说了那些话,以后永远都不回来了呢!”

虽然笑着,可她那扬起的嘴角,分明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沐晨握紧了拳头,她知道沐楚楚是在故意挑事,她不能上当,万一被沐先勇出来看到了,说不定户口本又拿不到了!

她强忍了下来,表情淡漠,继续问着:“我有事找爸,他在么?”

“爸啊,他……”沐楚楚本想说他不在家,却立马被打断了。

“你还有脸叫爸?你知不知道,他昨天差点被你气死!”

李音柔的声音有些尖,隐藏不住对沐晨的讨厌,或者说,她根本不想隐藏。

一直以来,她都带着一张伪善的脸,然而昨天的事情发生以后,她就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所以,和沐晨单独相处的时候,她都懒得伪装自己了。

反正沐先勇也不在家,李音柔有恃无恐。

而沐楚楚,依旧是一副淑女模样,乖乖地站在李音柔的身后,不紧不慢地替她捏着肩膀。

然后瞥了沐晨一眼,装模作样地劝解着:“妈,你别生气,姐姐和爸爸昨天都是在气头上,才会说那样的话!”

“气头上?”李音柔冷哼一声,尖细的声音更加刺耳,“她是晚辈,怎么可以那样子跟长辈说话!怎么说我也养了她十几年,如果没有我,她早就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妈,你先消消气,你看姐姐现在回来了,说不定是来认错的呢!”沐楚楚扮演着和事佬。

然后,再次看向沐晨,“姐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沐晨没有回话,她的脸色有些难看,若不是为了户口本,她才不会来这里看她们演什么双簧,遭受这样的冷嘲热讽,还要一直忍气吞声。

但是为了户口本,她全都忍了,只要能脱离这个家,一切的委屈,她都愿意受了。

反正,也不会发生比昨天更委屈的事情了吧。

沐晨咬了咬下唇,克制住了心里的小情绪,秦朝阳还在外面等她,她必须马上拿到户口本。

“柔姨。”她姑且暂时这么称呼李音柔,“我就是来拿下户口本。”

“你要户口本干嘛?”李音柔的怪声怪气地问着。

“我……”沐晨并不像让沐家的人知道她和秦朝阳的事情,随口敷衍了过去,“就是有用。”

“有用?有什么用?”

李音柔怎么说也是过来人,户口门的用处,她也知道,就那么几个,无非就是办身份证、买房产、户口迁移、登记结婚之类的。

身份证沐晨早就办了,房产也没钱买,登记也不可能,因为她没有男朋友,所以比较靠谱的理由,也有只有户口迁移了。

李音柔瞬间顿悟,怪不得她的胆子突然变那么大了,敢和家里闹翻,原来早就准备好要自立门户了!

“你是要迁户口么?”李音柔斜着眼看着她,一脸鄙夷模样。

沐晨没有说话,权当是默认了。

反正她只要拿到户口本就好了,什么理由,根本不重要。

见她不说话,李音柔自以为猜对了,开始得寸进尺:“好你个沐晨!你爸的公司都这样了,你居然只想着自己,这么急着跟你爸撇清关系?”

“不是的,柔姨!”沐晨摆着手,辩解着,“我没有要跟爸撇清关系。”

她真的只是想赶快拿到户口本去领证而已。

“不是?”李音柔冷哼了一声,板着脸反问她,“那你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突然来要户口本?我和你爸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又问她有没有良心?

偏偏就是没有良心的人,三番四次责问她有没有良心,还真不是一般的讽刺呢!

沐晨心里,只剩苦笑。

见她不做声,沐楚楚装作无知地问了一句:“姐姐,你不会真的跟妈说的一样,要跟爸还有家里撇清关系吧?”

言下之意,还不就是暗讽沐晨没良心!

对于沐晨的动机,李音柔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就是要撇清关系了。

虽然一直以来自己都不喜欢沐晨,时刻想将她赶出家门,可真的当沐晨来要户口本了,碰巧沐先勇还没回家,她就觉得这是刁难沐晨的绝好机会,不容错过。

“楚楚,别跟她说了,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而已!”李音柔没好气地说着。

白眼狼三个字,她说的特别大声。

“柔姨,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沐晨还想辩解,可却立马被李音柔打断:“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怎样?你倒是说啊!”

“我是……”话说到一半,沐晨突然禁了声。

她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跟眼前这对无良的母女解释什么了。

因为她知道,即便解释了,这对母女也不会信的,只会对她更加明朝暗讽,甚至落井下石。

眼下,李音柔敢这么没有伪装地对待自己,无外乎是因为沐先勇不在家。

沐晨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看样子,今天是拿不到户口本了。

也许,她应该出去跟秦朝阳商量一下,领证的事,改天再说。

“不是说拿个户口本,五分钟的事情,怎么还没好?”就在沐晨思索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略带不耐烦的低沉嗓音。

沐晨回头,看着秦朝阳稳步进屋,有一秒钟的出神。

那感觉,犹如天神降临,而他,则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你怎么进来了?”沐晨的声音,有些沙哑,“我不是叫你在外面等我么?”

秦朝阳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揽住了她的腰,看着她微微发红的眼圈,心里没来由地生气。

刚才沐晨说要自己进来拿户口本试试,他就信了她,让她自己进来了,结果等了老半天她还没出来,他就知道肯定有问题了。

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明摆着,他的傻丫头,被人欺负了。

很明显,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两个女人了。

秦朝阳冷漠地扫了李音柔和沐楚楚一眼,视线又重新回到沐晨身上。

“我再不进来,还不知道你会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呢!”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