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楚我是怎么疼你的*说还逃不逃了做到没力气逃 - 信宜金融网 看清楚我是怎么疼你的*说还逃不逃了做到没力气逃 - 信宜金融网

看清楚我是怎么疼你的*说还逃不逃了做到没力气逃

【摘要】 “我……”沐晨无语。 确实,如他所说,她已经被欺负了。 突然出现在客厅里的男人,似乎是在一瞬间,就改变了整个现场的氛围。 他的气场很强,让人不得不对他瞩目。...

“我……”沐晨无语。

确实,如他所说,她已经被欺负了。

突然出现在客厅里的男人,似乎是在一瞬间,就改变了整个现场的氛围。

他的气场很强,让人不得不对他瞩目。

李音柔上下打量着眼前穿着高端定制套装西服的男人,他有着俊秀的外表,不俗的气质,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王者之气,让人见了就心生寒意。

显而易见,这个男人的身份,不太一般,或许,并不是自己能招惹的对象。

只是让李音柔想不通的是,沐晨是怎么搭上他的?

明眼人一看就能发现,他们俩不是一路人,根本不可能有交集。即便有什么交集,看着如此优秀的男人,也不会看上沐晨这样的丑小鸭的吧。

很多疑问在她的脑子里徘徊,可她却没有很明显地表露在脸上。

毕竟,几十年的人生经验,不是摆着浪费的。

只不过,如果李音柔知道是因为自己,沐晨才会和秦朝阳有了交集,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也许,会气到吐血吧!

李音柔的表情还算冷静,倒是沐楚楚,看着秦朝阳帅气的脸庞,表情有些不淡定了。

这个男人,光是看外表和气质,就胜人一筹,明显就不是普通人。他那身西服,也不是一般人穿的起的,应该是个有钱人。

如果自己能跟他攀上什么关系,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很好过吧?

而且和他接触,对爸爸的公司,说不定也会大有好处。

这样一想,她胆子也大了,露出自以为完美的魅惑笑容,开口:“请问,这位是?”

其实,对于沐晨以外的女人,秦朝阳根本不屑一顾。

只不过他的人被欺负了,他总要有所表示。

秦朝阳的视线略过沐楚楚,一个虚有其表的女人,也敢欺负他的人,简直是作死!

他冷冷回道:“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

男人的气势太强,着实让李音柔也吓了一跳。

沐楚楚本以为凭着自己的姿色,不过是让他说个名字而已,只要是个男人,都应该不会拒绝她的要求,可却没想到会在秦朝阳这里碰了一鼻子的灰,而且态度,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她虚伪的笑容僵在脸上,显得更假了,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拒绝的事实。

既然男人这边的路走不通,沐楚楚也不笨,把矛头指向了沐晨。

她重新展开笑容,甜甜开口:“姐姐,这个人是谁啊?看样子好像是第一次来我们家,你不介绍一下?”

话是对着沐晨说的,可眼光却始终停留在秦朝阳的身上。

沐晨看着沐楚楚,她那赤裸裸的直白眼光,分明就是对秦朝阳有意思。

内心里,十分讨厌她这样的眼光。

沐晨并没有察觉自己心里的小反感,其实是对秦朝阳占有欲的新鲜发芽,只当是知道了沐楚楚的真面目以后,对她的讨厌而已。

本来,沐晨就没有想要跟别人介绍秦朝阳的意思,所以,当沐楚楚这么问了以后,她便抬头看了一眼秦朝阳。

本想从秦朝阳的眼里找寻一丝帮助,却发现他的眼神很是平淡,根本看不出喜怒。

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怀里小女人探寻的眼神,转头看了过来。

猛地撞上秦朝阳深邃如夜空般的黑色眼眸,沐晨不知怎么地,瞬间就脸红了,然后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男人的嘴角扬起小小的弧度,似乎对她的表现很是满意。

而那转瞬即逝的微笑,却被沐楚楚看的一清二楚。

她愤愤不平地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立马就冲上去将沐晨拉开,让她离那个男人越远越好。

可那个男人就在跟前,沐楚楚也不想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也只能强忍着嫉妒心,死死地盯着沐晨。

那眼神,带着怒火,恨不得将她活活烧死。

之后,像是约好了一般,客厅里站着的四个人,莫名地都没有开口。

似乎是在僵持着什么,气氛有些诡异。

沉默许久,沐晨终于忍不住了,她看向李音柔:“柔姨,你把户口本给我吧,我用完了马上就还回来,也就一个上午的时间。”

李音柔并不想让沐晨如意,虽然户口就在她手里,但她一点也不想给。

不过碍于有外人在,自己一直以来温婉大方的继母形象可不能毁了。

于是,故意编了个理由搪塞:“户口本向来都是你爸保管的,他不在,我也拿不到!”

言下之意,就是明确告诉秦朝阳,不是她不愿意给,而是沐先勇不在家,她也给不了。

只不过秦朝阳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又怎么会上当呢?

沐晨嘴角抽了抽,这个谎,还真是只能骗骗不知道的人了。

在沐家,就算是低下的佣人都知道,户口本、房产证什么的,都是李音柔保管的,现在她说拿不到,还不就是故意针对自己,不想给么!

刚想反驳,秦朝阳却冷冷开口:“沐夫人到底是拿不到,还是不想给?”

沐晨默默地在心里为他拍手叫好,一语中的!

秦朝阳的声音,很冷,透着浓浓的寒意,让李音柔倒吸一口凉气。

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却又马上掩盖了过去。

她断然不会承认那样子的事情,辩解道:“我一个长辈,又怎么会故意为难一个晚辈呢!”

“是么?”秦朝阳质疑着,眼神扫过李音柔的脸。

那么冰冷又吓人的眼神,李音柔还是第一次见到。

好不容易,她才反映了过来,结结巴巴地说:“沐晨她……她爸不在家,户口本我……真的拿不到!”

然而,话音刚落,沐先勇就出现在了家门口。

李音柔先是一愣,然后就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立马迎了上去,在他的耳边小声念叨着。

“先勇,这个人带着沐晨回来,非要拿户口本,也不知道是谁,莫名其妙的。我看沐晨的样子,也是怕他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胁迫的!你说,那天沐晨一夜未归,昨天也是,会不会就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啊?他们该不会是已经发生了什么了吧?我看这个男人,有点不三不四的……”

说话的声音虽然很小,可却控制在能被周围人听到的音调里,着实用心良苦。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