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清楚我是怎么爱你的/痛吗我就是要你痛 - 信宜金融网 宝贝看清楚我是怎么爱你的/痛吗我就是要你痛 - 信宜金融网

宝贝看清楚我是怎么爱你的/痛吗我就是要你痛

【摘要】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赶紧推开她,自己慢慢往旁边挪动,有点语无伦次了,“别碰我,我不管你是谁,等我嫂子醒了以后再说。” 对一个突然出现的外人,我当然不可能完全相信。 她一撇通...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赶紧推开她,自己慢慢往旁边挪动,有点语无伦次了,“别碰我,我不管你是谁,等我嫂子醒了以后再说。”

对一个突然出现的外人,我当然不可能完全相信。

她一撇通红得嘴唇,白了我一眼,道:“小气的男人最要不得,亏你嫂子把你夸的那么好,怎么看也是个没种的货色。”

没种?这可能是一个男人最受不了侮辱了!

我有点来气,斜眼瞪着她,她却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对我抛了个媚眼。

我顿时有一种被打败了我的感觉,慢慢的捂住额头,再打量她,才发现她身上不管是穿的还是戴的,都是奢侈品名牌。

粗略的估计一下,这一套行头,至少也要五万多块。

五万多块钱,就买了一套行头,在我看来完全就是傻.逼行为,当然,也可能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思想。

我再看堂嫂的时候,神色更加复杂,她到底有没有出轨,现在是个谜团,但是至少今晚出现的那个大胡子,绝对不是她相好的。

现在又出现了一个这么有钱的女人,明显跟堂嫂的关系不一般,我想着想着,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那女人叹了口气,从包里取出一盒名贵的女士香烟,上面都是英文字母,我看不懂。

她从里面取出一根,优雅得夹在指间,放进唇中,点着了火,吐出一口香喷喷的烟雾。

说实在的,我这个人非常讨厌女人抽烟,可是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抽烟的姿态真的太美了。

她看了我一眼,把烟盒递给我,大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了转,笑嘻嘻得说:“小弟,也来一根啊。”

我本来就有点心烦,居然没有拒绝,鬼使神差得拿出一根香烟,叼进嘴里,点上火,狠狠的吸了一口。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堂嫂仍然没有醒来的迹象,只是偶尔会发出有些痛苦的呻吟。

我有点着急了,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

这女人把第三个烟头扔在地上,轻轻踩灭,摇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是真出了事就完了。”

我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只能看着她,“那该怎么办?”

女人看着我,打量了一会儿,转身打开房门,往外面走去,“你抱上她,我车停在外面,送她去医院。”

她没给我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我只好走到里面去,给堂嫂简单得收拾了一下,抱着她滚烫的娇躯往外面跑。

这女人的车是一辆黑色的奔驰,显得特别大气,价位在一百多万左右,一般都是男人首选。

女人开这种车的真不多,除非是特别刚强的女强人,生意场上的王者。

我把堂嫂放在了后排座位上,自己坐上了副驾驶,女人让那几个青年在这看家,然后一踩油门,车子就蹿了出去。

她虽然看起来并不端庄,可是开车得速度并不快,不是遵纪守法,而是惜命。

她一边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说道:“认识一下,我叫董依然,跟你嫂子年纪差不多,你叫我然姐就行了。”

我这才算知道了她的名字,董依然,还挺好听的。

我们在路上没怎么聊天,很快,就赶到了医院,给堂嫂挂了急诊,

没过多大一会儿,我等来的不是堂嫂平安无事的消息,反而等来了两个警察。

看到警察后,我完全懵了,不由自主得看向董依然。

董依然眯着眼睛笑着,笑得像个小狐狸,指着我说:“警察同志,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在电话里说了,当时只有他在场,你们把他带回去查一下吧。”

“董依然你……”

我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上来了,这女人分明知道我的身份,这样做,根本就是故意在害我。

但是两个警察不是假的,其中一个走了过来,对我敬礼,严肃得说道:“先生你好,现在米小姐还没醒过来,需要你跟我们回局里配合调查。”

两个警察的态度挺好,并不是抓我,而是让我回去配合调查。

我狠狠的咬了咬牙!忍了!

“好,我跟你们走。”

我无奈得点了点头,跟他们离开了医院,临走之前,我狠狠的瞪了董依然一眼,用嘴型告诉她:“你给我等着。”

董依然则洋洋得意的看着我,仿佛是在跟我说,让我尽管放马过来。

我跟两个警察去了看守所,做了常规调查后,就让我一个人在里面坐着,而他们两个则吃上了泡面。

他们一吃,我也感觉有点饥饿了,便敲了敲旁边的铁栅栏,讨好得说:“警察同志,我也饿了,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我给你们钱。”

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没要钱,给我泡了一碗面,送进来了。

就在我喝着面汤的时候,看守所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警服,个子很高的警察走了进来。

两个小警员看到这个警察后,立刻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得叫道:“副局长,您怎么来了。”

“没事,就过来看看。”

那个警察淡淡得摇了摇头,我却觉得他的声音,让我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下意识得看了他一眼,顿时就愣住了,惊喜得叫道:“孙连长!”

那警察一愣,然后也马上认出了我,“你是……东子?真是你小子!”

没错,这个警官正是我当初在部队服役时,所在连队的连长,孙天弘。

我这边还为老友重逢感觉喜悦呢,没想到孙天弘得脸色直接黑了,大叫一声:“唐振东!”

我下意识得夹紧双腿,站好军姿,“到!”

“你小子……你他娘的出了部队就违法乱纪是吧!你犯了什么事!”

孙天弘又拿出了连长的气势,狠狠的一拍桌子,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要吃了我似的。

“我没有……”

我一脸的委屈,拼命得摇头,刚准备替自己解释。

就看见门再一次被推开了,一个蓝色的娇俏身影,直接扑进了孙天弘的怀里。

让我更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害我进局子的董依然…………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