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好痛嘤嘤嘤,看清楚我是怎么上你的 - 信宜金融网 不要好痛嘤嘤嘤,看清楚我是怎么上你的 - 信宜金融网

不要好痛嘤嘤嘤,看清楚我是怎么上你的

【摘要】 “老公,怎么不说话啦?”何倩一番话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不是不买,而是我现在所有的钱都扣在张雪手里,哪里有钱买手机呢?可是我总可能回答何倩我没钱吧,那会显得多孬种哪,我只有沉默以对。...

“老公,怎么不说话啦?”何倩一番话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不是不买,而是我现在所有的钱都扣在张雪手里,哪里有钱买手机呢?可是我总可能回答何倩我没钱吧,那会显得多孬种哪,我只有沉默以对。

何倩可能看出来我在沉思什么,也突然没有追问什么了,这个车里突然陷入了一阵谜一样的尴尬境地,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的开了一路。

三十分钟后,到家了,何倩急忙冲进厨房开始准备起食物来,很快几道美味的食物就弄出来了。这厨艺丝毫不比张雪家请的厨子逊色,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只尝了了一口,便深深的迷上了。

“倩儿,你真是好厨艺啊,没想到你好有这样的技能?以后就叫你何大厨可以吗?”我忍不住对何倩一阵猛夸,虽然从刚才车上到现在,两个人都略带尴尬的沉默了,但是这一道菜的本领就让所有的尴尬随着美味消散了。

何倩有点不好意思了,“哪有这么好吃,你太夸张了,你只是太饿了而已。”说着,又帮我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到碗里。

我一边吃着,一边夸赞:“倩儿啊,你这好厨艺从哪里学来的?能不能也教教我。”说着,我又连着趴了几口饭进嘴里。

“哎哟,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我只是一个人在家,没事慢慢摸索的,你要是喜欢我做的这些菜,我以后天天给你做。”何倩脸上露出了一点小小的窃喜,我看着这样子贤淑有点小自豪的何倩,觉得有时一般可爱的模样。

这么多面的何倩,如果我不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穷光蛋,如果何倩不是一个夜总会的小姐,那该多好,我心里暗暗设想,但是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些事实。哎,我真是不能啊。心里默默的又叹了一口气。

吃完饭后,何倩收拾完厨房就急冲冲的去上班了,又剩下我一个人在家里。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几天在何倩家里白吃白喝也不是办法,我于是打开电脑,上58同城投了几分简历,想着多少也得找一个工作把自己的生活稳定下来,总用何倩的也不是一个好办法,可是上网一看,现在的工作,不仅要求学历高,工资还那样低,按照我的生活方式,是绝对过不下去的。

烦恼中,又想起了在张雪家的好,每天过着少爷一般的生活,偶尔还能出来和何倩相会,真是两全其美,自从那天逞强去和张雪大吵一架之后,什么也没有了。现在真是后悔莫及,况且像我这样没学历没文凭没本事的人,在张雪家荒废了这么三年,还能找到什么工作?我不免有些担心了。

要不要给张雪打个电话道歉?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不行不行,张雪那样盛气凌人,我如果过去道歉,他肯定会好好羞辱我一番,还会让我断了和何倩的联系,何倩对我这样温柔体贴,我怎么舍得说断就断。

可是如果我不道歉,我就一无所有了,除了何倩,但是她自身都难保,怎么指望一个小姐来养我一辈子呢?我和何倩这样的关系一旦被曝光出来,将来说不定张雪得父母还会不依不饶,让我赔偿一大笔钱,哎,究竟如何是好呢?

我看着电脑,静静的发呆,思考着以后的出路。突然,房子的大门开了……

“谁又来了?“我心里嘀咕着,难道是那天那个隔壁的偷窥男又回来了?我打开了房间的门,微微留了一个缝隙往外面看,门外鞋柜旁边站着一个身姿窈窕的女人,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双肩,身穿着一袭波西米亚风长裙,头戴着一顶草帽,手腕间别着一朵鸡蛋花发绳,左手握着行李箱拉杆,右手正勾着手解鞋带。看这个背影,应该是何倩口中那个出去度假的室友了。

那女人忽然用法绳挽起头发,露出了半张脸蛋,流线自然的脸部轮廓,棱角分明的眉眼鼻子,耳垂上吊着一串闪闪亮亮的耳坠多人眼球,耳坠的光晕折射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形成一颗颗像星星一样的光斑,没有来的及看清楚这个正面,那美女就已经推着行李箱进到了房间。

好有灵气的女人,我被这没有看清楚脸的女人一秒吸引,光是那背影和那优雅轻盈的动作,就已经让我明白一个词叫做神魂颠倒了。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呆呆的站在门口的缝隙间,全然不知道门已经慢慢被风推开了。

突然,那女人的房间门开了,她右手拿着一叠睡衣,用左手捏散着头发,缓缓的走出来,正看见已经房门大开的我,站在门口,对着他的方向出神,我一个机灵回身过来,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了。

“啊!“我的突然出现让那个女人下了一跳,他赶紧退回房间,伸出头说道:”你是谁?“我这才留意到我刚才的举动有些吓到别人了,立刻抱歉到:”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何倩的朋友,我刚在站在门口想事情,没想到吓到你了,实在抱歉。”那女人这才将信将疑的把门打开。

“对不起啊,我刚才正在想事情,你就开门了。”我又抱歉的说了一遍,心怕给这美女留下了什么不好的第一映像。

“啊,没事,你是何倩朋友啊,我也是何倩朋友,刚才是我太失利了,不知道她的朋友来了。我叫丁安然,你呢?”说着,那个叫丁安然的女人悠悠的走了过来,伸出手跟我问好。

我仔细打量起来这个女人,165的个子,纤细的的手腕,虽然穿着一袭长裙遮住了身材,但是从衣服宽松的程度可以推测是个非常纤细的女孩子。脸上的皮肤白皙透亮,高挺的鼻梁,深邃的双眼,浅棕色的瞳孔,看起来像是一个混血儿。以为是一个柔柔弱弱的淑女,没想到竟然这么热情大方。

“你好,我叫吴归,吴彦祖的吴,海归的归。”伸出手回应了丁安然的握手。

“哈哈哈哈,你可真会开玩笑,你不说出这两个字,我还以为你叫“乌龟”呢。”丁安然说着,一阵爽朗的笑,这阳光活力的样子,仿佛是把夏威夷度假的风光也一起带了回来。“你慢慢玩吧,我刚下飞机回来,太累了,我先去洗澡了~”丁安然说着,转身去了卫生间。

只留下一阵淡淡的发香,夹杂着夏威夷的海水和清风。让人闻到了身心愉悦的感觉。丁安然进了厕所,她的影子从厕所的磨砂玻璃门上若隐若现的勾勒出来,只见她一件一层的腿去身上的衣服,花洒上的水洒下来,洋洋洒洒的浇在丁安然的身上。

一股迷人的香气从卫生间挤出来,仿佛有一阵夏威夷的风扑来。我呆呆的望着卫生间的大门,还没有从这一股夏威夷风中清醒过来,大门又一次被打开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