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记住我在你身体里的感觉 - 信宜金融网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记住我在你身体里的感觉 - 信宜金融网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记住我在你身体里的感觉

【摘要】 “呵呵,娘娘有皇上体贴陪着,哪还用得着我来陪?”唐精儿憋着笑故意打趣儿道。想想刚刚皇上跟张贵妃俩人亲密无间的,唐精儿只觉得她是个幸福的女人,在这深宫中也拥有那样的恩爱情意。 “呵呵,...

“呵呵,娘娘有皇上体贴陪着,哪还用得着我来陪?”唐精儿憋着笑故意打趣儿道。想想刚刚皇上跟张贵妃俩人亲密无间的,唐精儿只觉得她是个幸福的女人,在这深宫中也拥有那样的恩爱情意。

“呵呵,王妃有所不知,这深宫不比那外头,我倒羡慕昭王跟王妃呢,俩位男才女貌的,可谓是天作之合了。”张贵妃笑笑道,她眉眼中略带着几分的苦涩,唐精儿看了倒觉得诧异,虽然这宫里荣华富贵的,她又得那皇上宠爱,可是张贵妃看起来并不十分开心的样子。

“有什么好羡慕的,皇上贵为天子有那三宫六院,但外头寻常百姓也有妻妾成群的,可不见得有几对像皇上贵妃这般修好的。”唐精儿笑着说道,她是觉得张贵妃的苦涩忧郁是因为不能独享皇上一人做丈夫,便安慰了起来,她心想若是张贵妃真的了解那赵凛是怎么对她的,那张贵妃肯定会庆幸不已。

“呵呵,这样说来啊,我倒宁愿今生得不到皇上的恩宠呢。”张贵妃嫣然笑道,可是唐精儿却越听越糊涂了,但见她脸上神情苦涩,似有难言之隐,唐精儿也不好多问。

“既然今生遇见了,那便是缘分,娘娘珍惜着便是了,对于今后如何大可不必多想。”唐精儿笑道,俩人手牵着手在花丛中漫步闲谈,倒像是亲姐妹一般的。

“王妃说的是啊,既然遇到了那便是缘分了。”张贵妃抬头嫣然笑道,似乎释怀了一些。

“娘娘,皇后打发人来问何时赏完花,皇后娘娘请您过去,说是商议太后寿辰之事。”俩人正说着话,忽然一小宫女上前来躬身问道,张贵妃的神情悄然暗淡。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张贵妃收起灿烂的笑容,恢复了那端庄的贵妃模样,淡淡说道。唐精儿看得出她并不快乐,也意识到她在这宫中并非是能够仗着皇上宠爱就为所欲为的人,唐精儿看着那张贵妃,竟也觉得是跟她同病相怜的人。

“本想跟你多玩一会儿,看来这是不能如愿了的,呵呵。”宫女走后,张贵妃又转向唐精儿笑道,意兴阑珊的。

“呵呵,娘娘可不能一时贪玩误了事啊。”唐精儿笑道,张贵妃的温柔亲切到让她放松了不少,她也理解这位深宫皇妃的身不由己。

“那我就先失陪了,王妃以后有空要多进宫来陪陪我才是,不然我可就亲自到你府上捉人去了。”张贵妃握着唐精儿的手,一脸认真笑道。

“恭候您大驾光临。”唐精儿笑着躬身行礼道,俩人就像是调皮的玩伴,说说笑笑的。

“哦,对了,花拿来。”张贵妃刚要走,忽然想起什么事情来,她对那身后的宫女轻声唤道,那宫女拿着花篮子上前来,那篮子中装着娇艳欲滴的新鲜牡丹,都是刚刚她亲手摘下的。

“这园子里的牡丹虽不如王妃故乡洛阳的牡丹好,但也芬芳醉人,我看啊这牡丹是最适合王妃你的,这天底下可再没第二个人比昭王妃更配得上这牡丹的。”张贵妃将那花篮递给唐精儿,温柔笑道。

“呵呵,那我岂不成了这园子里的牡丹大王了!”唐精儿看着那满满一篮子的牡丹,忍不住噗嗤笑道,她本不爱花花草草的,但是这些牡丹实在是娇美惹人喜爱,让她都流连忘返的。

“呵呵,那既然是牡丹大王,那自然得插上一只牡丹簪的。”张贵妃说罢,从那花篮中拿起一支开得正艳的金粉牡丹,亲手插到那唐精儿的发髻上去,唐精儿本就身着红裙,再配上这一朵金牡丹,活生生的诠释了何为人比花娇,她虽娇媚,但却媚而不俗。

“多谢娘娘恩赐,我这牡丹大王一定命令这些牡丹娘子们好好开着,好让皇上娘娘年年可来此地赏花玩乐。”唐精儿一边欣然接过那篮牡丹,一边调皮笑道。

“呵呵,昭王妃,来日再聚。”张贵妃依依不舍的笑着道,随后便携众宫女太监离去。

张贵妃走后,唐精儿觉得也有些玩累了,便一个人拎着花篮子往那一旁的假山走去,那假山下的阴凉处有几块矮石,唐精儿一边坐下歇息,一边把玩着那花篮里的牡丹。

“哎唷,这不是昭王妃嘛,”唐精儿正坐着,忽然那假山旁边的小道走来一人,唐精儿听了声音抬头看去,发现不是别人,而是今早一同进宫的端王赵祺。

“端王爷。”唐精儿急忙站起身来行礼道。

“弟妹不必多礼,不必多礼,请坐请坐。”端王赵祺笑着说道,“哎唷,这牡丹插在弟妹头上可都颜色尽失了啊。”还没等唐精儿反应过来,赵祺又哎声叹道,唐精儿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一边抬手摸了摸那发髻上的金牡丹,一边娇羞道:

“王爷这是说笑了,刚刚贵妃娘娘贪玩儿非要插上去,这不闹了笑话了。”唐精儿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将那花摘下,她对那赵祺并不熟悉,但她在外面待人接物样样都按着珠儿教的规矩来,说的话也都压抑着自己的天性,把珠儿教的话全数搬出来,虽然她在赵凛跟前都是由着性子斗的,但是她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她自己也不想对他人失了礼貌。而对于那端王赵祺,唐精儿只当他是关心自己,她都恭敬对待着。

“哎!王妃若是摘了那岂不是辜负了贵妃娘娘的一份心意。”唐精儿刚要摘下,那赵祺便阻止说道。

“呵呵,王爷说的也是。”唐精儿听罢,不由得犹豫住了手。

“敢问王妃,不知王府上的沈姑娘身体可好些了?”忽然,赵祺看着唐精儿问道,那模样虽然是随口一问,但那眼神却直直的盯着唐精儿看。

唐精儿一听,愣住了,不自主的抬眼看了他一眼,只见那赵祺笑意盈盈的,眼神中似乎还带着一些得意。

“好、好些了。”唐精儿怔了怔,随后低头摆弄了一下那篮中的花,讷讷道。

“呵呵,据我所知,我弟弟十五岁那年从军在荒野之中负伤,是那沈姑娘救了下来,沈姑娘心底善良对我弟弟有救命之恩,而我那弟弟也珍爱得很,并曾允诺那沈姑娘王妃之位,这事弟妹可知道?”端王赵祺不依不饶继续问道,唐精儿听罢心中咯噔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端王赵祺只是越发得意的笑着看她。唐精儿对赵祺的问题并不想作答,但是碍于礼貌又不好敷衍。

“真的?有这回事?”唐精儿收起眼中的慌乱,故作诧异的模样,看着赵祺反问道,她浅浅笑着,犹如是婀娜明媚的牡丹仙子。

“呵呵,弟妹既然不知道那应该是我听错了罢,”赵祺拿着纸扇敲了敲头笑道,但是他那眼神一直停在唐精儿身上,眼中带着几分刻意,“不过我今早打发人去昭王府的时候,怎么听说正苑住的不是弟妹你,而是那沈姑娘?不知道这是不是那小厮骗我的话。”赵祺轻摇纸扇,悠悠问道。

唐精儿看了他一眼,恍然明白端王赵祺此番关心询问的用意,唐精儿以礼相待,不过那端王倒是一心只想着看热闹,唐精儿看他笑得得意,心里虽有气,但是转念一想又冷静了下来,她瞥了瞥那得意洋洋的赵祺,嫣然笑道:

“端王爷,这说到沈姑娘的病啊,我便想起了这人活在世上生老病死的定数来,您知道我娘家祖上行的都是治病救人之事吧。”唐精儿悠然笑道,她神情自在着,藕臂上挎着花篮子,手中拿着一支红牡丹把玩儿着,不恼也不急的。

“昭王妃是洛阳神医药王之后,这赵某自然知道。”赵祺笑着应道。

“呵呵,说来啊,也神奇,这常人命数不过七八十载,若是圆了百岁,那可都是菩萨托了命的,可是啊我那太祖爷爷却活了整整一百五十岁,且百多年无病无灾,王爷您猜这是何故?”唐精儿怡然自得道,她眼角余光悠悠瞥了一眼赵祺,卖起了关子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