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 学长现在在上课不可以 - 信宜金融网 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 学长现在在上课不可以 - 信宜金融网

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 学长现在在上课不可以

【摘要】 可她怎么会是贾主任的对手,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挣脱,气的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月茹姐,如果那天在办公室我没及时赶到,你是不是也跟林老师一样?”我问了一句。 周月茹瞧了我一眼,...

可她怎么会是贾主任的对手,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挣脱,气的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月茹姐,如果那天在办公室我没及时赶到,你是不是也跟林老师一样?”我问了一句。

周月茹瞧了我一眼,巧笑道:“走吧,给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

我和周月茹两人,移动舞步向着贾主任和林老师的方向走去。

林老师看到我跟周月茹后,虽不敢喊,但眼中明显露出求救信号。

“贾主任,我们换一下舞伴。”

我见缝插针一下子挑开了贾主任在林舞月老师身上的手,将林舞月接了过来。

贾主任还没有反应过来,周月茹就牵上了他的手。

林舞月一牵上我的手,立马长吁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谢谢你大明,怪不得所有女老师都不肯跟贾主任搭伴儿。”

“英雄救美,应该的嘛。”

我一手搂着林老师柔弱无骨的纤腰,一手轻轻捏了捏一下林老师那葱白纤细手掌。

她的脸一下变的粉扑扑的:“别乱说,我都已经结婚了。”

“可结婚了就不代表会变丑啊。”我十分肯定地说着:“林老师虽然不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可是却是我见过最有气质,最像仙子的女人了。”

“你的嘴可真花。”林老师似嗔非嗔的瞟了我一眼。

我情不自禁的将林老师往怀里一拉,我们两的肚子立马就贴在了一块,这时我闻到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

这味道让我深深吸了一口:“好香的味道啊。”

林舞月老师脸上唰的一下,飘上了两朵红云:“你乱说什么啊。”她另一只在我背后的手掌,掐了我一下。

我吃疼的叫出声。

林老师慌了,显然不知道我会这么疼,那手掌急忙在我背后抚摸起来,口里轻轻说道:“不疼,呼呼…不疼哈。”

感情林老师把我当成了小孩子,我不禁失笑,搂着她腰肢的手掌游走着。

先前还可望而不可及的林老师,此时就在我的怀里了。

林老师颤抖了一下,舞步连连出错。

林老师的脸颊红彤彤的,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她嗫喏的说了一句:“大…大明…你的那个…”

我将头伸到她的耳边,闻着她的发香调笑道:“哪个啊,林老师。”

“你那…那个…”林老师羞红了脸,垂着头不敢看我。

“老师,你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身材这么好,是个男人都会喜欢你的。”

我嘴上满是歉意的说着,心中却乐开了花。

林老师细弱蚊声的“哦。”了一声,听声音居然有压抑喘息的意思,而且没有反抗离开的势头。

音乐继续响着,我带着林老师,她的身躯紧贴着我,匀称的躯体随着移动在我身上不断的摩擦。

这感觉实在太棒了。

我一个跨步,手掌撑住林老师后背,将她向后仰去。

她叫了一声:“大…大明。”

林老师迷离的看了我一眼,那一双眼中居然泛起了一丝丝晶莹的波澜。明显能看出眼神内的那一汪春水。

林老师有感觉了。

我将她拉了回来,想要吻她。

林老师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子,缩了缩脖子。

我知道经过刚才贾老师那猴急的一幕,现在的林老师决不能太急切。

音乐没停,人群没散。

此时我几乎是将林舞月老师抱在了怀里,林老师全身的一切,在这一次跳舞之中,我已经和她进了一步了。

“大…大明。”林老师,将下巴撑在我的肩头,吐气如兰的说道

我紧紧环抱着林老师,带着她继续遵循音乐的节奏舞蹈。

林舞月从小学习舞蹈,自然知道我所做的事情,似乎是有些感动,将下巴靠在我肩膀上。

等到音乐停歇,我反应过来后,林老师已落荒而逃。

她匆匆离开前的羞怯懊恼神情,让我有些神迷却又有些后悔。

我刚才的行为,跟贾主任有什么区别?都是色狼行径。

我在舞会上四处游荡寻找,想跟她道歉,但却没有看到林老师,反而找到了周月茹。

她此时一个人坐着,娇好的身躯彰显出无尽的弹力和极致的曲线。

它们仿佛在无声的告诉所有男人。

把你的手掌伸过来吧。

我走了过去,开口问道: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贾主任哪?”我拿起一杯啤酒灌了一口。

周月茹脸颊上有两朵红云,似醉非醉冲我隔空亲了一下,说道:“那贾主任,真是好不老实,刚才居然想占我便宜。”

“然后呢。”我在她身上狠狠捏了一下,眼神打量着她,想看出周月茹是不是被那老色狼占了便宜。

周月茹“呀”了一声,正了正身体。她伸出食指勾着我的下巴:“怎么,吃醋了吗?”

见我认真的看着她,她又说:“那老色狼一起心思,就被我叫了一群班上男同学灌他。”

“哝。”周月茹转身靠在我怀里,葱白的食指一指前方。

我只看见了五六个班上男同学,此时正抱着酒瓶子呼呼大睡,哪里有贾主任的身影。

“不见了。”周月茹嘟着晶莹红唇,脸上十分委屈。

她一只手伸到后边来,借着我们两人身子阻隔他人视线,小声道:“刚才真的在那的。”

“嗯,我相信你。”我眯着眼睛,心里的火气也消不下去,于是连忙拉着周月茹往小树林那里钻去。

这是我们学校的小情侣都喜欢去的地方。一到了天黑,这里面就会藏着无数的野鸳鸯在里面幽会。

我拉她来这里干什么,周月茹自然心知肚明。

她那张红扑扑的小脸也许是被酒精刺激到了,显的更加抚媚诱人,眼睛里面都能滴出水来。

看的我心绪跳动,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惹的她咯咯笑着。

我将她靠在树干上,晚礼服推到腰间,抬起她的大腿。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有人给她发了微信,我看都不看直接将她手机丢掉。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