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自己坐下去一点也不疼 - 信宜金融网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自己坐下去一点也不疼 - 信宜金融网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自己坐下去一点也不疼

【摘要】 “哦,是吗?”周月茹的语气明显就是揶揄调笑的意思。 “是…吓死我了。”林老师轻轻说着。 我一阵好笑,林老师捏紧了我得肩膀,在我耳边轻声细微的说着:“你小心点。”...

“哦,是吗?”周月茹的语气明显就是揶揄调笑的意思。

“是…吓死我了。”林老师轻轻说着。

我一阵好笑,林老师捏紧了我得肩膀,在我耳边轻声细微的说着:“你小心点。”

“前面就出小树林了,没有多长路了,等下一起送林老师回家。”周月茹继续在前面带路。

我们来到了周月茹停车的地方,我将林老师放在后座,想做到驾驶室开车,没想到周月茹一下子就坐了上去。

霸气说道:“坐到后面去。”她冲我眨了一媚眼。

我看了一眼此时轻掩着上身,防止走光的曼妙林老师,对周月茹悄悄竖起了大拇指,打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

“带你们体验一下我的新车。”周月茹说完话,脚底油门一踩。

小车顿时飞驰而出,车速太快,造成的惯性让没有防备的林老师,立马向前冲去。

我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林老师,她歪歪斜斜的倒在了我怀里。

香气满怀。

倒视镜中,周月茹勾起了一抹笑意,车速放缓,趋于正常。

后座上的我抱着林老师,咽下了口水。

这有点诱人哪…

小车均速前进,窗外昏黄暧昧的灯光,时时透过车窗照在林老师的娇躯上。

“林老师,你好美。”我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口。

林老师面色粉红,就像是桃花的颜色一般,她抓着我的作恶的手掌,细弱蚊声的说道:“别…这样,月茹在前面。”

我伏地身子,嗅着她身上的馨香,在她的耳边说道:“没关系的,月茹开车没空理会我们。”

说着,我的另外一只手,搂住林老师的纤腰。

周月茹听到了,揶揄道:“这哪里的声音?我这可是新车,你们别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弄到车里。”

“没…没什么声音。”林老师嗔怪的瞟了我一眼,将我作怪的手握在手里,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她撅着红唇,一副可怜模样让我心软,我老实了不少。

林舞月忽然痛苦的哼了一声。

我蹙眉问道:“林老师怎么了?”林老师摇头。

周月茹在前面立马就说了:“这个时间好像是你涨奶的时间。”

我脑海中顿时闪过一阵晴天霹雳,在医务室里面的一幅幅画面。

林老师脸一下就变的酡红,焦急的辩解道:“没…没有。”我狐疑的看着她。

“真的没有吗?”我狐疑的问她,林老师咬着嘴唇,一手按在自己胸膛,摇了摇头。

她的脸色变的更加红润起来,疼痛让她轻哼了起来。

“要不然让大明给你挤一挤吧,这么疼下去不是办法,如果严重的话,会发脓发肿,还得做手术。”

周月茹简直就是神队友,她的几句话就让我有了一丝可能帮林老师挤一挤。

林舞月似乎有些意动,但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最重要的是,你要是发生了生病,那就不能继续哺乳了。”

“什么?”林老师抬头显的略为惊讶,她瞪大了眼睛问道:“这是真的吗?”

“那还有假,自己拿手机查。”周月茹言辞凿凿。

周月茹的这副样子,让林老师犹豫再三之后,只好点头答应。

我心中一阵激动。

  将林老师的晚礼服褪下去后,一片洁白立马展现在面前。

我用手帮她按了两下,缓解痛苦,林老师只能轻哼着。

等我享受够了才翻开林老师的包包,想要找挤奶器。

可翻来覆去好几遍,都没有看到。

“你不会忘记带了吧。”我疑惑问道。

周月茹一听乐了:“那就只能让大明用嘴吸了。”

三个字顿时让我精神振奋。

这周月茹实在太可人了,我爱死她了,今晚回家我一定要好好疼爱她。

林老师“啊”了一声,似乎不太能够接受这样结果,她扭头看了我一眼,又多了几分纠结。

我信誓旦旦道:“你放心,我只是帮你的忙,决不会乱来。”

“真的吗?”林老师还是有些犹豫。

“当然。”

“那…那好吧。”林老师犹豫的转过身子来。

她红晕的脸颊熟的就像是一只成熟诱人苹果,让我想要重重的亲上一口。

实在太可爱了。

林老师仰躺在车后座上面。

我坐了过去,说道:“我来了。”

  林老师羞涩的脸庞连忙别到一旁,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我咽了咽口水,张开嘴巴,低下了头……

  十几分钟后,车子缓缓的停在了小区门口。

  我恋恋不舍的探出了头,打了个嗝,正在整理衣服的林老师羞愤的瞪了我一眼,便匆匆的下车回家了。

直到林老师娉婷的身子走进小区,消失在黑夜中后,我依然咂咂嘴回味着那醇厚浓郁的味道。

久久不能自拔。

“大明,你该不会喝上瘾了吧。”周月茹撇了我一眼,揶揄说道:“要是林老师过了这一阵,那你怎么办?”

“这不是还有你嘛。”

“我想你的总不会比林老师的差吧。”

“呸。我还没怀孕,你就开始要跟小孩抢食物,真过分。”周月茹捂嘴咯咯笑着。

看她火热娇媚的模样,我心中火焰腾腾往上冒。

二话不说,让周月茹将车停好,然后抱着她一路冲回家。

今晚我得好好疼疼周月茹,她今天的表现实在太棒了。正想着,突然门后面就出现了姐姐精致的脸庞。

她看见我抱着周月茹脸上有些不自然。

“你们回来了。”姐姐开口说道。

我将周月茹放了下来,然后点头应了一声。

姐姐自从上次在浴室与我旖旎过后,就家也就再也没有那么注意着装,一切都是按照舒适程度来穿。

此时的姐姐就是这样,上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下面是条短裤,露出了一双大长腿。

我等周月茹进了自己房间后,走过去一把搂住姐姐,鼻血儿都快流出来。

“姐姐,你说你小时候吃了什么好东西?身材这么好!要是以后有了小孩,身材岂不是更好?”

我突然联想到这一点,口中再次抑制不住流出口水,垂涎欲滴啊。

姐姐撇了我一眼,嗔怪道:“脑袋里,都想什么哪。”说着敲打了我一下,把我的手掰开。

“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