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和姐姐偷尝禁果的真实故事 - 信宜金融网 第一次和姐姐偷尝禁果的真实故事 - 信宜金融网

第一次和姐姐偷尝禁果的真实故事

【摘要】 我假意跟他道了歉,还将他的手机要了过来,说是添加微信,实际是将我码出来的新型视频代码安装到他手机上。 全部过程操作,也不过只有短短三分钟。 王鹏根本不知道,他已经在我的监...

我假意跟他道了歉,还将他的手机要了过来,说是添加微信,实际是将我码出来的新型视频代码安装到他手机上。

全部过程操作,也不过只有短短三分钟。

王鹏根本不知道,他已经在我的监控之下。

吃完饭,到了睡觉时间,王鹏果然不肯离开,姐姐碍于我的面上,再三要求等以后再说。

可他居然不管不顾,当着我的面挑逗起了姐姐。

那一双贱手,居然一直在姐姐身上,还肆无忌惮把他们的隐私讲出来。

“小宝贝,先前视频的时候,你不是很想我的吗?”

“你放心,今天我雄姿勃发,绝对让你一次开心个够…”

姐姐红着脸颊,无奈将他带回房间里。

他两一走,客厅里面就剩下我跟周月茹,我心中十分不满暗道:“行,我现在就看你表演,总有一天你要名誉扫地。你个败类。”

周月茹看我不太高兴,问道:“那个王鹏,不像个好人啊。”

“是啊。不是好东西。”我搂过周月茹的细腰,将头埋在她的秀发中,深深嗅着留下的香味。

“那败类,刚才给我开了五万块的高价,要要你。”

“所以你打了他?还说我是你的女人?”

“嗯。”

周月茹咯咯一笑:“这才像个男人吗?”

  我恶狠狠的道:“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是男人吗?”

  她轻轻的挑起我的下巴,笑语晏晏:“以前是个小男人。现在才有男人样。”

  “今天就让你见识下小男人的厉害!”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发出了两声警示声。

声音短暂且急促。

立马让我精神一阵,心头一惊:“王鹏动用他的手机了!”我丢下周月茹连忙走了起来。

手机中果然发了一条只有我才能看懂的特殊信息。

此时王鹏正在姐姐房间里,而王鹏正在动用摄像头,那也就是说,他们正在录像留念!

我心头一喜,脖颈缠绕上来两条的雪白的胳膊,一张紧致抚媚的脸庞抵在在我肩头.

“大明,手机哪有人家好玩。”周月茹在我耳边吐气,轻咬着我得耳垂。

我感到一阵发痒笑道:“来,我带你去看点好东西。”从抽屉中拿出一个投影仪,连接手机后,将画面投在了天花板上。

顿时一个曲线完美的身子出现在天花板上。

周月茹见此居然脸颊变得更加红润,等到那人脸蛋出现,她惊讶了一声:“是曦月。”

然后咬着嘴唇坏笑的倾倒在我怀里,一只手狠狠的掐了我一把:“你真坏。”

“居然在曦月的房间里面装了摄像头。”

“你可别冤枉我。”我看着天花板上的影像,眼睛一眨不眨,“我可没有头装摄像头。”

“这是王鹏手机的摄像头。”

周月茹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惊讶,喃喃说了一句:“难道你打算…整治的王鹏?”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不想姐姐受到伤害。”

周月茹的眼神微眯着,看上去似乎有点感动又有点吃醋。不过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她才不会多说什么。

而看到摄影中的姐姐,周月茹的眼神之中似乎散发出了一种光芒。

  那种光芒,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才会有。

我心中一动“月茹姐,你难道也喜欢我姐姐吗。”

周月茹含住我的手指,眼神迷离,喃喃回道:“自从上次看到你姐姐的录像,我总觉的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快乐。”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自得说道:“等我征服我姐姐,到时候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等你。”周月茹一下子就扑了过来。

这时一声怪异惨叫声,将我们两人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王鹏那王八犊子,此时居然拿了一条黑色的鞭子……

姐姐痛的惨叫一声,却不敢闪躲。她跪在地上,像一只小狗一样,等待着主人的鞭策。

“小贱胚,好玩吗?”王鹏说着,又是一手抽了过去,姐姐再次惨叫。

“打死我吧……”

我腾的一下子起身,就要往里屋走去。

  这个王鹏也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对待姐姐。

  周月茹一把把我拉住了:“你别过去。你要是进去了,怎么说啊?难道告诉他们,你偷偷安装了摄像头,在偷看他们?”

“那也不能让他这么欺负姐姐啊?”

  周月茹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个瓜娃子,一点也不懂女人。”

  我烦躁的道:“我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天,怎么会不懂?”

  “呸!”周月茹俏丽的脸蛋一红,“我是说你不懂女人心。女人要是喜欢一个男人,愿意为他付出,那么就算被打心里也高兴。”

  见姐姐脸上那痛苦中带着心甘情愿的样子,我不禁泄气了。

见周月茹一副老司机的样子,我顿时生气,连忙拉过她来,把她的身子翻过去,对着她重重的打了好几下。

 周月茹挨了揍,尖叫起来,想要挣脱我的束缚,却被我死死摁住。

她眼角噙泪,带着哭腔,怨怼的看着我:“你心里只有曦月,一点也不知道对我怜香惜玉。”

我这才有点后悔,爱怜的捏住她的下巴,亲吻了一下:“等下我好好补偿你。”

“我现在就要。”

  她委屈的脸色一变,马上翻身做主人……

天花板里影像继续播放,王鹏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大堆助兴的用品,在姐姐身上使用。

“快快…”

投影仪还在继续播放,我一边抱着周月茹,一边看。

此时姐姐已经换了一套装束,她穿着一套高中女生的服饰。

我从来没想到,姐姐床上高中校服居然这么魅惑,使我内心一阵激荡。

那一幕景象,让我猛的吞了口口水。

正看着,投影机中的画面突然上下抖动了起来。那快速的抖动,将整个画面全部变成了雪花一片。

我和周月茹等了好久,那王鹏居然还在玩玩具。

这一举动,就连周月茹都开始埋怨。

“这个王鹏是不是不行啊,老玩玩具算怎么回事?”她一个翻身,手臂甩打在了我身上。

“警告你,别乱动我。”我威胁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