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为什么吃我的小馒头|我吃了老师的小馒头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为什么吃我的小馒头|我吃了老师的小馒头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为什么吃我的小馒头|我吃了老师的小馒头

【摘要】 此刻,赵总躺在床上,想要喝水的话的确需要坐起来,可一想到扶他起来的时候要肢体接触,苏雪就有些反感。     “难道你是想让我叫你姐夫回来扶...

此刻,赵总躺在床上,想要喝水的话的确需要坐起来,可一想到扶他起来的时候要肢体接触,苏雪就有些反感。

 

 

“难道你是想让我叫你姐夫回来扶我吗?”

 

 

姓赵的等不到苏雪过来,脸色立马就变了。

 

 

刚才他的确是陈辉扶起来的,苏雪无话可说,先别说陈辉公司有事,就算是没事,她也不可能让姐夫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赶来医院。

 

 

“我扶您吧!”

 

 

苏雪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将手拖住赵总的后脑勺,另外一只手放在他的前面,一弯腰便开始用力。

 

 

夏天的衣服领口普遍比较大,而且也没有穿太多的衣服,这一弯腰,那胸前的部位就被姓赵的看到了。

 

 

苏雪强忍住才没有将手松开,好容易才将死沉的赵总扶得坐起来。

 

 

“赵总,您喝水!”

 

 

苏雪实在是忍受不了姓赵的那猥琐的目光,只能借着递水的机会提醒着他。

 

 

“老陈可真是有福气,有这么漂亮的小姨子,身材又好,皮肤也白,嫩的跟一朵花儿似的,要是你能在我身边的话,你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可劲儿的疼你。”

 

 

听着赵总那肉麻的话,苏雪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了,只等着他接过水然后逃离,可却没有想到,赵总居然没有接水,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这下好了,满满一杯的水就倒在了赵总的裆部。

 

 

“啊,烫死我了!”

 

 

赵总突然叫了起来,嘴上虽然在干嚎,眼里却带着奸计得逞的笑意。

 

 

“对不起赵总,我这就给您擦干净!”

 

 

苏雪急了,也是一阵慌乱,找来了毛巾就要帮着赵总擦。

 

 

“别擦了,赶紧帮我看看有没有烫伤……”

 

 

犹豫了,那个部位要怎么看?

 

 

而且苏雪清楚,刚才的水只是有点热而已,至于烫伤根本就不可能,姓赵的之所以这么要求,只是为了占便宜。

 

 

“赵总,要不我帮你叫医生把!”

 

 

苏雪的目光冷了下来,一副毫不妥协的样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雪,你别忘了你姐夫的合同,还有,我这里受伤都是你的原因,我要是直接报警的话,你知道你这属于什么吗?”

 

 

苏雪变得紧张起来,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可他说的也对,要是真的报警的话,苏雪指不定要怎么赔偿呢。

 

 

“你不能这么做,我不是故意的!”

 

 

苏雪变得慌乱起来,如小鹿似的目光来回闪烁,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可以呀,那就乖乖过来帮我查看,看有没有被烫伤!”

 

 

姓赵的这是吃定苏雪了,在他觉得,苏雪肯定会妥协。

 

 

苏雪纠结之下,终于还是忍着不适走了过来,不管是姐夫的合同,还是报警,都不适她能够承担的。

 

 

她有些后悔听姐夫话留在这里了,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将我的裤子脱了!”

 

 

苏雪猛地抬头,愤怒的目光中喊着屈辱的泪珠,却在姓赵的不屈不挠的神色中再次妥协了下来。

 

 

“怎么,不愿意?有没有烫伤隔着裤子能看出来?你也不用觉得委屈,我现在只是一个病人,你当自己是医生就行了。”

 

 

苏雪只能用这种借口说服着自己,闭着眼睛将赵总的裤子脱下来,尤其是当她的手触碰到那里的时候,姓赵的发出那种兴奋的笑声,更让苏雪觉得羞耻。

 

 

“你就这么闭着眼睛检查?”

 

 

姓赵的不满意苏雪敷衍的行为,又开始发飙了。

 

 

已经到了这一步,苏雪知道逃避不是办法,只好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可能是因为受了伤的原因吧,那个地方并没有太明显的反应,只是稍微有点红,不是很明显。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很雄伟,想不想要?”

 

 

姓赵的得寸进尺,说着更加让苏雪不堪入耳的话。

 

 

“赵总,请您自重,我看您这里也没有什么问题,我这就帮您把裤子穿上吧!”

 

 

苏雪咬牙忍受着姓赵的带给她的委屈,一改刚才的软弱,也变得强势起来。

 

 

赵总愣了一下,小白兔开始咬人了。

 

 

“慢着!”

 

 

就在苏雪准备帮赵总将裤子拉起来的时候,姓赵的突然大喊一声。

 

 

苏雪一阵哆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些不解的看着他,心里想着,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帮我吹吹!”

 

 

“什么?”

 

 

苏雪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姓赵的居然这么欺负人。

 

 

“你听的没有错,帮我吹吹,刚才被你烫到了,有点疼,吹一吹就没事了!”

 

 

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姓赵的也能说出来,而且还说的冠名堂皇,苏雪有一种直接回过头给他一拳的想法。

 

 

“你确定不做吗?想想你姐夫,再想想你自己,听说这种故意伤人罪就算是不会判刑也会拘留,监狱里的那些女人如狼似虎一个个彪悍着呢,你一个小丫头进去,估计连哭都哭不出来吧!”

 

 

不得不说,姓赵的这番恐吓让苏雪再次紧张起来了,她有点害怕了。

 

 

“好,我吹!”

 

 

赵总大笑,苏雪那红嫩的殷桃小嘴他早就想尝尝了,现在就算是收点利息吧,机会以后还会有的。

 

 

要不是他因为昨晚受伤真的不行的话,今天肯定会把小丫头给办了……

 

 

这种想法在赵总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苏雪却是没有注意到,此刻,她眼里全部都是泪水,可却只能认命的弯下腰帮赵总吹……

 

 

一开始,她还能忍住让泪水不落下来,可到了后来,她终于忍不住了,滚烫的泪珠直接落在了赵总的腿上,吧嗒吧嗒的,反而刺激了赵总,让他那个地方挺了起来……

 

 

苏雪被赵总的反应吓到了,急忙往后退去,然后不顾赵总的威胁,打开门就跑了出去。

 

 

“小丫头还以为有多厉害呢,原来不过如此!”

 

 

苏雪消失,赵总一改刚才伪装出来的虚弱,坐直了身体,看着门口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拿出手机给陈辉打了一个电话。

 

 

“合同也不是没有机会,我们公司新的开发项目,你们只要能够拿出好的创意,我们的合作就继续!”

 

 

“不是,赵总,您……”

 

 

这边,陈辉的话还没有说完,赵总就挂断了电话。

 

 

陈辉想不通赵总这是唱哪门子的戏,稍微犹豫了一下,将电话打给了苏雪。

 

 

苏雪刚从医院跑出来就接到了陈辉的电话,眼角还挂着泪水,有些犹豫,终于还是接通了电话。

 

 

有些事情没办法逃。

 

 

“姐夫?”

 

 

陈辉听到苏雪的语气有些不对,嗓子有些沙哑,似乎哭过了,莫非……

 

 

“小雪,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雪听到陈辉关切的语气,就更恨自己什么事情都办不好,只会给姐夫惹事。

 

 

“对不起姐夫,所有的错都由我承担,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回乡下好了!”

 

 

病房里发生的事情她不可能跟陈辉说,这种事情太丢脸了。

 

 

“小雪,是不是赵总欺负你了?你先不要激动,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这就过来接你!”

 

 

陈辉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像是很担心苏雪的似的。

 

 

苏雪呜呜哭着,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告诉了陈辉,陈辉交代了一声便开车离开了,十分钟后,陈辉在医院外面的公园里找到了苏雪。

 

 

“小雪,你没事吧,告诉姐夫,究竟发生什么了,姐夫给你做主,大不了我们直接报警!”

 

 

陈辉觉得,赵总都受了伤,怎么也不可能有实质性的行为呀,莫非自己猜错了?

 

 

“不行,不能报警!”

 

 

一听到姐夫说要报警,苏雪就想到了姓赵的威胁她的那些话,俏脸顿时苍白如纸,抱着陈辉的胳膊阻止着。

 

 

夏天的衣衫本来就薄,苏雪胸前那美妙的柔软便贴在了他的胳膊上,斜眼看去,那隐隐可见的风光顿时让他吸了一口气,浑身都变得燥热起来。

 

 

下意识的将手伸过去,轻拍着苏雪那纤细的腰肢,每一次拍打,就能够让前面一阵颤巍巍的颤抖……

 

 

苏雪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陈辉的目光,此刻正一味的抹着眼泪。

 

 

可就算是这样,任凭陈辉怎么问苏雪都不愿意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发誓这件事不告诉任何人。

 

 

搞得陈辉都心痒难耐起来,想要打电话问一问老赵究竟发生了什么。

 

 

“好了,别哭了,再哭就成了小花猫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在陈辉的安慰下,苏雪的心情好多了,陈辉又帮她擦干了眼泪,带着苏雪回到了车上……

 

 

回到公司,苏雪才从陈辉断断续续的话中得知合同并非彻底没有希望,只是想要设计出完全让对方满意的作品也并非容易的事情,而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杨洋。

 

 

谁叫杨洋是公司最年轻却最有实力的设计师。

 

 

陈辉的办公室里,杨洋一进门就看到苏雪坐在沙发上,眼睛红扑扑的,可怜巴巴的样子,顿时心疼的不行,急忙走过去关心的问:“苏雪,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苏雪害怕姐夫误会,急忙抬起头挤出一点笑说:“没事的,刚才出去外面沙子眯了眼睛,已经好了!”

 

 

“真的?”

 

 

杨洋不太相信,又确定了一遍。

 

 

“自然是真的,你看,这不是没事了吗?”

 

 

苏雪抬起头冲着杨洋眨眨眼,她本来就性格开朗,伤心的事情哭一哭就过去了,此刻被杨洋关心,心情也好了很多,笑得没有一点勉强,最终成功的骗过了杨洋。

 

 

“没事就好,陈总,您找我有事吗?”

 

 

陈辉让杨洋坐下,刚才杨洋跟苏雪的互动他看在眼里,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可公司的事情是大事,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公司的麻烦。

 

 

“你看看这份资料,有没有什么想法?”

 

 

陈辉将赵总公司城市规划的资料拿给了杨洋,杨洋便仔细研究起来,毕竟,在工作上面,杨洋是从来不马虎的。

 

 

苏雪对于这种高深的设计根本就看不懂,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抬头看向杨洋。

 

 

棱角分明的五官,一双睿智的眼睛透着智慧,透明的镜框不仅不能让他的帅气有所降低,反而越显得英俊。

 

 

苏雪一时间看呆了,忘记将目光拿回来,陈辉看在眼里,目光沉了下去……
 

“咳咳!”

 

 

陈辉咳嗽了一下。

 

 

“陈总您不舒服吗?”

 

 

苏雪并没有意识到到陈辉的不对劲,抬起头问道。

 

 

“没事,你帮我倒杯水吧!”

 

 

陈辉也不好说自己有些吃醋,故意让苏雪出去。

 

 

等到苏雪将水端进来的时候,杨洋已经将手里的一沓资料看完了。

 

 

“陈总您的意思是,让我设计?”

 

 

陈辉点了点头说:“没错,你有没有信心?”

 

 

杨洋的目光亮了起来,显然对这个任务很有信心,保证一定会做好,然后便拿着资料出去了。

 

 

杨洋离开后,苏雪有些担心的看向了陈辉。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