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学老是帮我口/女同学帮我弄出来 - 信宜金融网 女同学老是帮我口/女同学帮我弄出来 - 信宜金融网

女同学老是帮我口/女同学帮我弄出来

【摘要】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想拿我寻开心,还是想引诱我犯罪?     我昨天虽然没有真正跟老板娘……但我们的接触已经非常亲密,甚至互相亲吻...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想拿我寻开心,还是想引诱我犯罪?

 

 

我昨天虽然没有真正跟老板娘……但我们的接触已经非常亲密,甚至互相亲吻了对方的绝妙之处,老板娘会不会因此动了心?

 

 

如果是的话,那是否意味着,我想一亲老板娘芳泽的心愿,快要实现了?

 

 

想到这,我脑子里又浮现出老板娘白嫩嫩的身体,心中满是期待。

 

 

吃过饭,我开车载着老板娘前往机场。

 

 

刚把车开出家门,坐在副驾驶上的老板娘便问我:“浩子,你们陈总又跟你说什么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就是提醒我晚上继续……”

 

 

说完,我小心的看了她一眼,生怕她动怒。

 

 

老板娘点了点头,叹气道:“我看他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为什么?”我一脸不解的看着老板娘,心想难道她不准备答应陈总?

 

 

陈总现在还蒙在鼓里,想让我过去的话,必须得先让老板娘同意做那事儿,并且答应戴眼罩和不说话,如果老板娘不答应,他肯定不敢让我上场。

 

 

老板娘这时见我一脸紧张的样子,娇笑一声,道:“其实嫂子还挺想跟你演一出戏的,别的不说,起码那种将计就计的感觉很有趣,不过呢,今天晚上我那个闺蜜肯定要跟我一起睡,所以他的如意算盘才要落空。”

 

 

我一下子有些失望。

 

 

说真的,就算老板娘不愿意跟我做,可能跟老板娘那样面对面,我也感觉非常满足了,毕竟这是全市男人幻想的对象,能跟她共处一室,已经是人生赢家了。

 

 

老板娘这时开口对我说:“王浩,我问你一个问题。”

 

 

我急忙道:“嫂子你说。”

 

 

老板娘看着我,很认真的问:“你当初答应陈宏斌,难道就没有想过,一旦你们的计划成功,你伤害的不止是我一个,还有你自己?”

 

 

我有些不明所以。

 

 

老板娘继续说:“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可你的孩子却要被当做陈宏斌的孩子生下来,以后跟着陈宏斌和我一起生活、叫他爸爸、叫我妈妈,你自己想一想难道不难受?你要知道,这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孩子,那是一辈子的事情,很有可能你的后半辈子,内心都会饱受折磨。”

 

 

我尴尬的说:“嫂子,我当初没想这么多,老板找到我,说现在的情况十万火急,他父亲眼看没多久可活,他如果再没个后代,以后分遗产就会损失巨大,而且他对我有恩,所以我就想,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他的请求……”

 

 

老板娘冷笑道:“我真是搞不明白陈宏斌怎么想的,他精子存活率低,但不代表不能生育,就算我俩正常同房的怀孕几率很小,但采取人工授精还是没问题的,一次出来几千万个精子,总有一个健康的可以拿来受精,那样不就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吗?可他每次都坚决拒绝了我,现在倒好,竟然宁愿我怀上其他男人的孩子,也不愿意尝试人工授精,完全无法理解……”

 

 

我下意识的问:“嫂子,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老板娘皱眉问我。

 

 

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摆摆手:“没事没事,没什么。”

 

 

老板娘忽然抓住我的胳膊,目光如炬的看着我,说:“王浩,你想说什么,现在就说清楚,否则的话,我就去找陈宏斌,把他痛骂一顿,告诉他我知道了你们的鬼把戏,而且还会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你告诉我的!”

 

 

我慌了,这不是致我于死地吗?陈总要是知道我骗了他,还不得整死我?最好的下场也是赶我滚蛋啊!

 

 

我急忙认怂,说:“嫂子,你别冲动,我说还不行吗……”

 

 

见老板娘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只好说道:“嫂子,陈总他不是精子存活率低,他是先天死精,死精的意思就是精子压根就活不了,所以他是真的没有生育能力,人工授精的话,这个病就暴露了,他不想让你知道……”

 

 

老板娘的双眼顿时蒙上一层雾气,攥紧粉拳说:“这个家伙太过分了,一直骗我说只是精子存活率低,怀孕不容易,没想到他竟然没有生育能力,我竟然愚蠢的被他骗了八年……”

 

 

我急忙哀求她:“嫂子,这件事儿,你可千万别去找老板对峙啊,不然的话我就完了……”

 

 

老板娘轻轻点点头,表情格外颓丧的说:“王浩,你放心吧,嫂子我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

 

 

我终于松了口气。

 

 

这时候,老板娘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别样的光彩,问我:“王浩,嫂子今天穿的丁字裤,好看吗?”

 

 

我心底一慌,脱口说:“好看……”

 

 

老板娘俏脸微微一红,道:“上次我摔倒,你给我挑了这条丁字裤,当时也没机会让你看看嫂子穿它的样子,所以今天就想在视频上满足你一下,也算是感谢你那天帮了嫂子……”

 

 

我不知道老板娘到底是什么意思,心里激荡不已,嘴上说:“嫂子你真体贴……”

 

 

老板娘有些羞赧的看了我一眼,说:“嫂子有三个第一次都给你了,以后你可得好好表现,知道吗?”

 

 

“啊?”我下意识的问:“哪三个第一次啊?”

 

 

老板娘红着脸笑了笑,说:“自己猜去……”
 

我想了半天,能想到的“第一次”一共只有两个。

 

 

第一个,老板娘第一次被男人亲吻……那个男人就是我;

 

 

第二个,老板娘第一次亲吻男人的……那个男人也是我;

 

 

至于第三个,就怎么也想不到了。

 

 

老板娘见我一筹莫展,笑着问我:“想出来了没有?”

 

 

我挠挠头:“嫂子,我只想到两个。”

 

 

老板娘羞赧的看着我,低声问:“哪两个?说给我听一听。”

 

 

我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半天才鼓起勇气说:“我想到的两个,是你第一次被男人亲,也是第一次亲男人的……”

 

 

老板娘瞬间羞红了脸,啐了我一口,道:“真不要脸!”

 

 

我尴尬的问:“我说的不对吗嫂子?”

 

 

老板娘双臂交叉在身前,气鼓鼓的白了我一眼,哼哼道:“好吧,算你猜对了,不过这才两个,还有一个呢?”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嫂子,我脑子笨,只能想到这两个……”

 

 

嫂子见我害了羞,笑着调侃道:“你一个当过兵的大老爷们,还会脸红呢。”

 

 

我都没意识到自己脸红了,被她这么一说就更觉得臊得慌,忙说:“嫂子,我这人脸皮薄……”

 

 

嫂子哼哼道:“你还脸皮薄?你都能答应帮别人把老婆弄怀孕,还有脸说自己脸皮薄呢?”

 

 

我顿时汗颜,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接话。

 

 

老板娘见我局促的很,便笑着说道:“嫂子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别当真。”

 

 

我急忙点了点头。

 

 

老板娘这时候红着脸问我:“想不想知道第三个第一次是什么?”

 

 

“想!”我几乎脱口而出。

 

 

老板娘抿嘴一笑,说:“你忘啦,中午嫂子穿什么跟你视频的?”

 

 

我不假思索的说:“丁字裤啊……”

 

 

嫂子俏脸嫣红,白了我一眼又问:“那上身呢?”

 

 

“纱裙……”我忙道:“特别薄的纱裙……”

 

 

嫂子点点头,羞赧的看着我,说:“嫂子第一次穿着这么暴露跟一个男人视频,你们陈总都没有这个待遇。”

 

 

说着,嫂子又问:“王浩,嫂子在视频聊天里好看吗?”

 

 

我又惊又喜,心说嫂子难道对我有意思了?这可是个绝佳的信号!

 

 

我点头如捣蒜一般,激动地说:“好看!特别好看!”

 

 

说罢,我又忍不住问:“嫂子,你为什么要穿成那样跟我视频啊?”

 

 

嫂子故意看向窗外、不再看我,羞涩的说:“反正都被你看光了、摸光了,视频看看也无所谓。”

 

 

老板娘的话让我心跳如鼓,我很想问问她,既然已经被我看光了,甚至还被我吻遍了,那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真枪实弹的来上一回?

 

 

……

 

 

抵达机场,我把车停在停车场里,便跟老板娘一起去了机场的到达出口,等了十多分钟,在人群之中出现了一个打扮性感妖艳的美女,她看见老板娘,兴奋的挥手:“思佳!”

 

 

“莉莉!”老板娘看见她也格外兴奋,急忙快跑两步,与她拥抱在了一起。

 

 

我跟在身后,悄悄打量老板娘的这位闺蜜,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确实不假,老板娘的形象气质堪称绝美,她的这位闺蜜也丝毫不逊色于她。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