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邻居说我的好大好硬_第一次他把我下面亲的喷水 - 信宜金融网 女邻居说我的好大好硬_第一次他把我下面亲的喷水 - 信宜金融网

女邻居说我的好大好硬_第一次他把我下面亲的喷水

【摘要】 这一看让我热血瞬间涌入大脑,孤男寡女共处图书馆,而且这女生还如此的诱人,让我无法控制的伸手朝那两只酥胸抓了过去…… 就在我的魔爪即将落在女生雪白嫩滑的酥胸上时,昏睡...

这一看让我热血瞬间涌入大脑,孤男寡女共处图书馆,而且这女生还如此的诱人,让我无法控制的伸手朝那两只酥胸抓了过去……


就在我的魔爪即将落在女生雪白嫩滑的酥胸上时,昏睡中的女生突然睁开了眼睛,昏暗的光线下,我注意到那双眼睛散着精光直勾勾盯着我。

 

这瞬间,我额头渗透出了一层冷汗。

 

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我这种行为属于捡尸,女生要是大喊非礼,那我肯定完蛋了。

 

“姑娘,你……没事儿吧?”

 

我急忙收回了双手,紧张问了一声。

 

可女生并没有回应我,对视了足足有五六秒的功夫,她又重新闭上了眼睛,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起来。

 

我很快明白,这女生根本就没有苏醒,只是本能的睁眼看了过来。

 

看着那对无比诱人的美胸,我刚才的禽兽想法被那一吓吓得已经烟消云散。

 

毕竟这女生在图书馆里面,又是这种样子,我要是离开,就算跟我没什么关系,第二天也会变得有关系的。

 

匆忙帮女生穿好衣裤,我缓了缓神,最后冒雨跑向女生寝室楼,找到了舍管把烂醉如泥的女生搀扶了回去。

 

炎热夏天的一场大雨过后,太阳出奇的炙热,就连大清早都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一路小跑来到学校,就看到庞大海一脸阴沉的站在图书馆门口。

 

这胖东西昨晚扶着醉酒女生进图书馆,那时候图书馆没关门,可早上又关门了,肯定起疑怀疑我昨晚目睹了一切。

 

我装作心平气和走了过去,主动打招呼:“庞主任,要来看书吗?”

 

“不是。”庞大海上下瞄了我一眼问:“马师傅,昨晚下雨的时候,你是不是没有关图书馆的门?”

 

这胖东西果然为了这件事情。

 

我打着哈哈说:“庞主任,我昨晚突然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去上了趟厕所,可突然下起了大雨,等到雨稍微小点才回到图书馆了,不过却看到一个酒气熏熏的姑娘在图书馆里面躲雨。”

 

庞大海突然紧张了起来:“你就看到她一个?”

 

“是啊,就她一个,怎么了庞主任?难道还有其他人?”

 

“没,我也不清楚。”庞大海警惕减少下来,但还是严厉说:“既然你关门了,那就没什么事了,以后离开图书馆的时候注意随手关门,知道了吗?”

 

“知道了。”

 

看着庞大海离开,我冷笑连连:“死胖子,在我面前装什么二五八万,用不了多久我就要让你颜面扫地的滚出学校,甚至还要让你蹲班房!”

 

白天倒也没发生其他事情,等晚上到了下班的时间,我正拖着地面,秦可卿走了进来。

 

她还没换衣服,穿着一套西装,不但被我摸过而且还被我含过的酥胸非常澎湃,都快要把白衬衫给撑破了。

 

这一幕极具制服诱惑,看得我眼睛发直,都忘记了拖地。

 

“马叔,你别盯着我看啊。”

 

自从我答应搬倒庞大海,让秦可卿坐上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她对我明显开放了很多,反正都含过了酥胸,摸过了泥泞处,就差塞进去抽动一番,她也没有太多顾忌。

 

“可卿啊,这么晚来找我,是不是想我了?”

 

我故意挑逗,伸手就抓了过去。

 

秦可卿急忙避开,脸上没有嫌弃的表情,而是略显忌惮:“马叔,别让人看到了。”

 

我回过神,这才注意到外面还有陆陆续续下班经过的老师。

 

压制住了沸腾的兽血,我拿出手机得意说:“可卿,瞧瞧马叔发现了什么?庞大海的犯罪证据。”

 

“真的?”秦可卿激动的就想要拿过手机。

 

“这可是我飞了九牛二虎之力拿到的,你也不感谢感谢我?”我急忙收回手机,色眯眯指着脸笑道。

 

秦可卿小脸潮红,朝四下看了一眼,急忙凑过来,用小嘴在我脸上轻啄了一下。

 

那软绵绵的湿润樱唇落在我的老脸上,让我心中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庞大海这个胖子可真不是东西,仗着自己是办公室副主任勾引女学生,这可是昨晚我拍下来的证据,只要把这个拿出去,他死定了!”

 

我说着打开视频,可是因为光线太昏暗,而且我的手机系统太老,视频不但卡的要死,而且黑乎乎一片,只能听到庞大海和那个女生的对话。

 

秦可卿柳眉微皱,叹息说:“马叔,只有声音没有画面根本就扳不倒庞大海,反而还会被他反咬一口,说我们故意诋毁他,到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

 

“那可得想一个万全之策了。”

 

我啧啧一声,在秦可卿身上扫了一眼,这一看之下,却发现从她衣领缝隙里面,看到了那对又白又嫩的酥胸。

 

这一瞬间,我已经被压制下来的兽血再次沸腾了起来,咕噜噜吞咽了两口唾沫,我呼吸急促,好几次都要上了秦可卿,可都被周瑶打断,现在图书馆就我们俩人,此刻上她是最好的地方。

 

想着,我见门外没有老师经过,急忙伸手朝酥胸抓了过去。

 

“啊!”

 

秦可卿被我的突袭吓了一跳,本能挣扎,但她的酥胸就紧紧抓在我的手中,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出来。

 

“马叔。”

 

秦可卿撒娇一声,那娇柔的声音对我来说无疑不是催发欲望的药物,让我不再享受隔着衣服的抓摸,而是将手伸入了敞开的衣领里面。

 

没有任何阻隔的抚摸着那只柔软又富有弹性的玉兔,这种强烈的爽感让我一阵心旷神怡。

 

喘息一声,我的大家伙还是亢奋的站立了起来。

 

为了缓解,我将另外一只手蔓延到了秦可卿娇挺的臀瓣上,来回摸索,她虽然没有被男人开采,但是性格泼辣,想必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一个人触碰自己敏感的花朵。

 

秦可卿瞬间就被我摸的浑身炙热,如同没有了骨头一样,朝我身上贴了过来。

 

感受到她的动情,我逆袭而上,手没入了短裙之中,隔着一小片轻薄的布料开始刺激了起来。

 

柔嫩被触碰之后,秦可卿瞬间苏醒过来,急忙拦住我的动作,嘤嘤说道:“唔……马叔,不要,小心被人看到……”

 

“跟我进来吧。”

 

我轻笑一声,拉着秦可卿的手朝后面的储物室走了进去。

 

秦可卿自然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面色绯红无比,目光游离,看样子有些期待,可更多的则是忌惮。

 

“可卿,想死马叔了,让马叔好好疼疼你。”

 

我说完无法控制亢奋的心跳,双手抓住秦可卿的衬衫衣领,猛地用力,‘撕拉’一声衬衫直接被扯开,两只雄壮的玉兔晃动着暴露在眼前相互跳跃。

“真美……”

 

我目光发直,盯着两座雪山上的粉红樱桃,舔着嘴唇。

 

“马叔,别看了……”

 

饶是被我不止一次的看过摸过甚至含过,但秦可卿如此一丝不挂,还是有些娇羞。

 

“可卿,有什么好怕的?你连马叔的大家伙都见过,怕什么呢?”

 

我嘿嘿一笑,说完就张开嘴巴含住了已经挺立起来的樱桃。

 

“唔!”

 

秦可卿娇喘一声,我的手慢慢下移,打算刺激敏感的入口,秦可卿明显知道我的动作,急忙将我拦住:“马叔,我和你这样就可以了,我想把珍贵的第一次留给新婚之夜。”

 

本想趁着秦可卿意乱情迷的时候将她就地正法了,可没想到,她身体虽然迎合着我,但思路却还是无比清晰的。

 

看着她楚楚可人的双眼,已经兽欲爆发的我,竟然不知为何没有继续进展,而是轻叹一声:“可卿,既然你不想和马叔这么快发生关系,但是马叔真的很难受,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和女人亲热了,你总不能看着马叔憋死吧?”

 

秦可卿美眸眨动,用力抿着嘴唇,却也没有说什么。

 

“可卿,你看看马叔,都已经这么亢奋了,如果不发泄出来,憋死了谁给你找证据把庞大海拉下马呢?”

 

我说着直接将裤子脱了下来,暴怒的大家伙也摇晃着探了出来。

 

秦可卿低头一看,顿时被这惊人的尺度吓得长大了嘴巴。

 

她急忙移过目光,支支吾吾说:“马叔,只要你现在不夺走我的贞操,我可以帮你用手的……”

 

用手虽然不能缓解,但这已经是秦可卿最后的让步,我懂得见好就收,即便不在她身体内发泄出来,用手也完全可以的。

 

我沉吟说:“那可卿,你就用手帮马叔发泄一下吧。”

 

“嗯……”

 

秦可卿嘤嘤一声,忌惮的朝大家伙看了一眼,这才伸出颤抖的小手摸索了过去。

 

当抓住的瞬间,我机灵灵哆嗦了一下。

 

秦可卿那如若无骨的小手抓住大家伙的时候,那异性触碰的感觉让我浑身毛孔全都张开,整个人在瞬间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快,灵魂都升华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

 

“可卿,快点……”

 

我喘着粗气,幻想着大家伙已经进入了她紧致的身体里面,随着秦可卿的动作,我也疯狂耸动着身体。

 

“可卿,好爽,爽死马叔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