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打电话时进办公室:领导找我到办公室闲聊 - 信宜金融网 领导打电话时进办公室:领导找我到办公室闲聊 - 信宜金融网

领导打电话时进办公室:领导找我到办公室闲聊

【摘要】 连欣坏心眼地打开祁越的手机摄像头,放在一旁拍摄两人牲口一样激烈交媾的画面。 连欣舌头伸出来,翻着白眼,被他什么也不管只照准了穴心子深处猛日的操法干得臀肉发抖,祁越死死抱着连欣的屁股,...

连欣坏心眼地打开祁越的手机摄像头,放在一旁拍摄两人牲口一样激烈交媾的画面。

连欣舌头伸出来,翻着白眼,被他什么也不管只照准了穴心子深处猛日的操法干得臀肉发抖,祁越死死抱着连欣的屁股,公狗腰全速耸动,连欣两腿发软站不住跪到地上,他就追着这个逼跪下去操,连欣被顶得趴在了地上,他就也随之伏在她身后送屌,连欣被日得往前爬,他也趴在她后面顶,连欣一边爬他一边在她身上爬着插,仿佛他的世界里只有这一个逼了。

连欣发现了这一点,坏心地跳起来,翘着屁股摇着奶子往前跑,边跑边喊:“不要啊!不要强奸我!”

祁越挺着大鸡巴追上来,把连欣按在地上对准嫩穴又开始插,连欣跑到墙边他就把连欣按在墙上肏,连欣跑到沙发边他就把连欣拉开腿在沙发上日,连欣假装仰天摔倒了,他赶紧压下来插进连欣大开的两腿之间。

连欣又美美地挨肏了,一边浪叫一边假哭:“哎呀!不要啊!不要强奸我!警察哥哥!不要强干人家的小骚逼!小骚逼不可以夹你的大肉棒!啊~!”

她伸着舌尖张开朦胧眼,看到身上强壮的男人,额发遮住他的眼睛,古铜色的皮肤,块垒分明八块腹肌,因操干她而流淌的汗水顺着男人的脖子滑过宽阔起伏的胸膛、收缩发力的腹肌,沿着人鱼线斜掠的线条往下,“啪嗒”一下,落在两人一抽一咬濡濡交合的地方。

男人像是怕她再跑,将她狠狠圈进臂膀间,一双大手抓住她丰腴的臀瓣,健臀在她腿间发力起落,狂风暴雨般操干起来。

“啊!哦!哦!好大啊……警察的大肉棒……哦……不行了……”连欣大张着腿,花心最深处酸软的地方被他这般雨点一样疯狂撞击,很快就浑身颤抖胡言乱语着狂喷了一次。

之后打桩机一样的祁越不知疲倦地把连欣连续干喷了五六次,才狠狠抵在她花心最深处,臀大肌纠结颤抖,暴射出精,足足喷了好几分钟,才把最后一滴阳精射净。

他将阴茎从抽搐的小逼里抽出来,像是忽然意识不清了一样,坐在沙发上歪头睡了过去,侧颜英武明净,长长的一条阴茎上沾满了淫液和白精,无害地斜搭在腿侧。

连欣在地上缓适了许久,才爬起来。

她看着祁越仿佛一无所知的睡颜,忽然笑了一下,帮他把肉茎清洁擦拭干净,给他穿上衣服,清理现场,假装一切无事发生一般踮着脚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连欣思考了一下,惊讶地探头看了一眼祁越,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啦警官,不是故意要夺你处男的。

第二天一早,祁越从沙发上醒来,根本不记得致幻后发生的一切,以为自己只是因为疲惫睡了过去。连欣从门里探出身子偷看他的时候,还让他肃着眉头说了一句。

“穿好衣服。”

连欣乖巧地坐到桌边,静静看着他正气凛然地做好早餐,帮她摆上桌,然后目不斜视地绕开她走人的模样,她轻轻捂嘴,笑了一下。

真好玩。

他什么时候,会看到手机里的视频呢?

刀疤洪在满龙座位下深深地低着头。

满龙手里在看一段视频,那是刀疤洪逃亡过来向他解释时其手下交出来的,以期能够让他消气。

视频上,一个无处不精致性感的赤裸尤物被一群粗粝的男人围着,那些手在她身上揉捏玩弄,丰挺洁白的大奶、纤细柔美的腰肢、浑圆翘凸的肉臀、修长丰腴的美腿……还有粉嫩脆弱的蜜水淫穴。

女孩的脸上挂着犹带泪痕的欲望,从她微微嘟起的唇瓣间,发出足够令任何男人勃起的呻吟……

满龙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把手机扔桌上,肃煞沉郁的脸上一贯神色莫辨:“你们干她了?”

刀疤洪愣了一下,下意识摇头:“没有!只是用手玩了一下,警察很快就把她救走了。”

满龙抽出一根雪茄,嗅了嗅:“不要动她。”

……

祁越上班时,发现警局门前围着很多年轻警员,他走近。

“祁队!不知道谁送来的花!”

一座半人高的华丽花篮,被放在警局门口。

祁越低头看了看,从两朵香槟玫瑰间拈出一张精致的贺卡,展开一看,上面写着——

连欣小姐:

非我本意,向你道歉,好好休息。

满龙

围观的警察们群情耸动了。

“满龙?!”

“他好嚣张啊……”

祁越浓眉深锁,正想一把将贺卡捏成团,突然又停下,打开手机对着花篮和贺卡各处拍照留线索,而后,他在自己相册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视频。

视频封面是正在交合中的男女性器官,有点模糊,不知道他手机里怎么会出现这个,他颦眉想了想,回到自己办公室后面的单人休息小隔间中,打开视频。

一根尺寸可怖的肉棒将紧窄小穴完全撑开,插得满满的,粗壮棒身在两片阴唇间高速抽插,翻出粉红的嫩肉,两颗睾丸剧烈拍打穴口,因为高速的操干而不停地摩擦阴唇,娇弱无力的阴唇被粗屌进出,又被大睾丸盖在唇瓣上噼啪摩擦,于是一抽一抽地泥泞颤抖。

一打开视频就是这么具有冲击性的画面,他皱起眉头,忽然听到了连欣的声音。

“不要……啊,哥哥轻一点……”

连欣娇软无力地跪到地上,男人捉紧她的小腰追着干上去,古铜色的健壮身体上,有一些让祁越心惊熟悉的弹痕和刀疤……他看到了自己的脸。

“不要啊!不要强奸我!”

“啊!!”

他激烈喘息着追上去,很粗暴地将她捉回来按在地上强奸,石块一样肌肉虬结的古铜色屁股压在女人的雪白圆臀上极力挺送……娇弱的女人根本挣不开他的铁腕,不管逃到哪里都会被他捉住狠狠抽插。

连欣眼角带着一点泪水,表情看上去非常痛苦。

祁越的手机掉在地上,眼前一片空白。

他在隔间里关了一整天,直到深夜,才缓缓回到公寓。

在门口伫立许久,他打开门。

连欣从自己的房间里跑出来,看到他,眼睛一亮,一步蹦到他面前,像等待投喂的小动物一样撒娇说:“我饿啦!”

“抱歉……”他垂着头关门,淡淡道。

连欣注意到他情绪不太对。

祁越将一张微皱的纸掏出来放在桌上,坐在沙发上,双手支额,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

连欣靠着他坐过去,攀着他结实的臂膀:“怎么了?”

她看向桌面,那张几乎空白的纸上,抬头写着:自首信。

她握着硕大肉根摇了摇

祁越喉结滚动,胸膛起伏,终于扭头看她,带着深深的歉疚:“对不起,我……”

“我真的不记得了……”

“我是不是……强迫你了。”

他严肃又愧疚的眼神让连欣紧张地坐直了。

祁越看着她有些瑟缩的动作,明白了,他知道她为什么总是动手动脚地亲近他,又会躲在一旁小心翼翼忌惮似的观察他。

原来是这样。

“对不起,我会去自首。”

连欣知道他是看到视频了,但这反应跟她想象的截然不同,他都看不出来她被干得有多陶醉多爽吗,她连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你没有,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是情趣play……是我,是我对你不住,是我太想要你,所以侵犯了你!不是你!”

连欣着急地抱住他手臂。

“可是,”他哑然低下头,看着自己带茧的手,低声:“我对你很粗暴。”

连欣摇头:“没有没有没有,我很喜欢的,你那个好大,弄得我好舒服,我那是爽,不是难受。”

祁越僵硬,看她一眼,耳根绯红:“你……不必有畏惧,我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

连欣叹口气,跨坐到祁越腿上。

祁越第一反应是捉住她的腰推开她,但很快他就克制下来,轻轻握着她的腰,没有动。

连欣伸手勾在他脖子上,将身体凑近他鼻尖:“你闻到什么了吗?”

柔软的双乳在眼前隐约摇荡,只隔半指的距离,祁越的脸就会贴上她绵软的身体,他微微往后仰了仰,说:“……很香。”

“这是我的体香,它如果很浓很浓很浓的时候,有引诱性欲甚至产生幻觉的效果。”

祁越惊讶。

“你是因为这个才失控的,其实是我侵犯了你,跟你没有关系。”

连欣松开他,坐在他腿上,低低垂下头,一副伏法认罪的模样:“对不起。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祁越近距离嗅闻着绵密撩人的香味,几天来经常出现的莫名燥热告诉他,她说的是真的。

他松了一口气。

连欣见他垂着眼睑不说话,赶紧跳下沙发,跑到前方伏身跪下来,两手“啪”的一下合十,往前扑倒行大礼:“对不起!你不要抓我!我会补偿你的!”

祁越无声笑了一下,站起来,一臂将她拉起,朝厨房走:“饿不饿。”

连欣点头跟上:“饿。”

祁越打开冰箱:“家里没放什么东西,现在太晚了……只有泡面,能将就吗?”

连欣点头。

祁越找出一个鸡蛋,火腿,还有一点青菜,背对着她在厨间忙碌。

连欣看着他高大可靠结实诱人的背影,问系统:“系统,我这次的奖励是什么?”

「连续完成两项任务,累计获得16天自由休息期。以下奖励可选两项:1.身体和性能力优化;2.二十五天无惩罚自选休息日;3.体香功能扩展;4.国际通用货币20万;5.圣香香水绩点5点。」

连欣问:“圣香香水绩点是什么?”

「如果你累计得到了100绩点,最终制造出来的圣香,你可以得到一份。」

连欣好奇:“这个香水,能有什么好处?”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说:「一切。」

连欣皱眉,忽然意识到:“对了,你做这个,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为了艺术追求?如果你是什么邪恶文明想要毁灭世界,我可不会答应!”

她色厉内荏地威胁它:“你弄死我也不行。”

系统无语:「宿主请放心,我不会毁灭世界,也无任何邪恶意图,只是单纯地要制造世上最顶级的香水,那也是我的一个任务,完成之后,我们会友好而和平地分开,再也不会见面。」

连欣安心,琢磨了一下,那笔奖金用汇率换算一下的话,是很大一笔钱了:“你说,我可不可以用钱补偿他啊?”她看一眼祁越。

「虽然我对人类不是很了解,但,像这种人,宿主你确定给他钱是一种补偿,而不是冒犯?」

“哦……”连欣搓搓手指,犹豫:“那怎么办。”

不过她还是选择了钱,鉴于之前被掳劫的事,她的第二项奖励选择了身体优化。

祁越端着煮好的泡面出来,净白的瓷碗中,有煎得极漂亮的鸡蛋,青菜和几片诱人火腿,一碗泡面被他煮得宛如大餐。

“吃吧。”他放下碗。

连欣齐了齐筷子,挑起筋道细滑的泡面:“好香啊!”

系统的声音忽然响起:「初次“身体和性能力优化”完成,宿主身体素质得到提升,同时获得“高潮时喷泌乳汁”的能力。」

“噗——”连欣差点将泡面喷到祁越脸上。

祁越看她:“怎么了?呛到了?”

连欣点头。

他起身去拿水。

连欣:“什么鬼?喷什么乳汁?!”

「恭喜宿主,这是多么令人心旌摇曳的性能力啊。」

连欣:“滚啊!!”

吃完面,祁越洗碗,对乖乖跟着他的连欣说:“去睡吧。”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