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让我到办公室找他,领导叫你去他办公室聊天 - 信宜金融网 领导让我到办公室找他,领导叫你去他办公室聊天 - 信宜金融网

领导让我到办公室找他,领导叫你去他办公室聊天

【摘要】  “妈妈?”裴煜宁经历了这事之后也睡得很轻,听到动静便迅速睁开眼睛,怎料看到的却是柳汐瘦小的身影蹑手蹑脚地进了他的卧室。   “小宁,妈妈有点害怕,今天...

 “妈妈?”裴煜宁经历了这事之后也睡得很轻,听到动静便迅速睁开眼睛,怎料看到的却是柳汐瘦小的身影蹑手蹑脚地进了他的卧室。

  “小宁,妈妈有点害怕,今天想跟你睡。”柳汐说着便掀开他的薄毯,继而发现他是裸睡,而她一眼就看到那乌黑浓密的毛发间尚未勃起的阴茎,疲软状态仍是不可小觑,看得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呃……妈妈你偷偷摸摸的吓我一跳,”裴煜宁长臂一伸她细弱的娇躯抱在怀里,柔声道,“妈妈今天很累了吧?好好睡吧。”

  “嗯……”柳汐被他从背后圈着腰,又想到他此时一丝不挂,立刻又有些羞涩起来。

  温香软玉的性感美人在怀,裴煜宁这种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抵得住此等诱惑,很快阴茎便勃起硬了起来。

  他撩起妈妈的睡裙,将愈发粗大的阴茎从她的腿缝间抵过去,隔着超薄内裤蹭着她的外阴。

  柳汐还没睡着,迷迷糊糊地感受到他将阴茎夹在了自己的双腿间,顿时紧张得心跳加速。

  裴煜宁隔着睡衣来回揉她的双乳,感觉她湿得很快,不过磨蹭两下,流出的淫水已经浸透了内裤中央,薄若无物的面料紧紧贴着她的外阴形状。

  柳汐被他蹭的舒服极了,又想到自己跟继子那粗大的性器只隔了薄薄的一层布料,便愈发兴奋,爱液源源不断地涌出,发出更加明显的粘腻声响。

  裴煜宁见她也没阻止自己,便将她的内裤向中间一捏卡在阴唇间,继续磨蹭着她的阴户。

  阴唇已经毫无保护地紧密贴着他的阴茎了,卡着柔软的内裤又加大了摩擦的快感……柳汐暗暗想着,心中又兴奋又挣扎不已——肉体极度渴望他深深插入,可理智又令她明白一旦真的迈出这一步,她就再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了…

  裴煜宁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在纠结现在不是给妈妈破处的好时机……虽然他想插进去想得快疯了,看她现在的态度似乎也不会抵触自己插进去,但是妈妈的第一次他还是想要珍惜对待的,至少不想在二人关系不清不楚的时候做这样的事……

  裴煜宁拨开她早已被爱液浸软的内裤,将龟头抵入花穴,一边撸一边在穴口浅浅地研磨抽插着。

  柳汐兴奋得心脏都在怦怦跳,这是她的花穴第一次含住一个男人的性器,那么紧密地贴合着,让她觉得又羞怯又紧张……他会插进来吗?她闭着眼睛,心中想着裴煜宁的模样,他真的好好看……买衣服的时候她特地让他把喜欢的都试了一个遍,但他就像衣服架子似的穿什么都好看。她甜蜜又有些羞耻期待他抵破自己的处女膜,掠夺童贞的花穴,将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可转而又觉得不可以,她还想做好一个继母。

  裴煜宁克制着浅浅抽插了一会儿,便感受到她小小地高潮了一下,而他也敏感地精关一松,一股股地射在了她的阴道口附近。

  他还是没进来……柳汐有些失落又有些庆幸,可腿间粘腻的精液又让她心神荡漾,突然格外想生小宁的孩子。

  其实她曾想过买精生子,母亲反复催她相亲理由是什么女人要赶紧生孩子不然以后各种各样的生育风险就出现了之类的,后来她想堵住母亲的嘴,心道她既然遇不到喜欢的人,那么直接通过人工授精生个孩子也是可以的,反正她又不是养不起……她在国外的时候身边就有女性同事这么做,还生了好几个。

  可是现在,她忍不住开始想着,若是生小宁的孩子,岂不是连人工授精的苦头都省了?何况他看上去那么健康强韧,精子质量一定也优质。她思来想去,又觉得两颊一臊——他们还是母子关系呢,她居然就开始琢磨起跟他生孩子来了…可他既然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是不是说明他也对她有着其他的想法呢?还是只是青春期少年的性欲本能呢?

没多久就到了T大开学的日子。

  裴煜宁单肩背着书包,踏入校门,觉得自己仿佛是从芸芸众生当中蒸馏而出的一滴水,此刻重新融入了汪洋大海,开始了新的旅程。

  T大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相比于其他同学逆天一般的经历,裴煜宁这种家境普通、成绩普通的学生则显得平平无奇——除了脸。

  T大女生一入学就都八卦着T大附中校草裴煜宁报没报T大。

  “裴煜宁一直的目标就是T大,放心。”

  “我就是为了他才报了T大cs,本来想去隔壁Y大读基础数学的。他如果没来我可亏大了。”

  “来了,我刚刚看到他了!还跟他打招呼了呢!”

  “真的?那你问没问他哪个院的?”

  “我去,我给忘了…他以前打物竞的,可能进了物院?”

  “这年头搞竞赛无非就是为了保送,真想做基础科学的人还是少数吧……我猜他去了经院。”

  “管他呢,过段时间就知道了!”

  “你们觉得裴煜宁跟何泽学长相比谁帅?”

  “裴煜宁吧。何泽学长校草位置可能不保了。”

  “何泽隔三差五炒作什么T大柏原崇,我看他就是想当网红,裴煜宁就没他那么多戏。”

  “大家,我问了!裴煜宁报了物院!”

  “我说了吧,人家裴煜宁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跟何泽那种混进T大就心浮气躁的人不是一个物种。”

  新生开学典礼上,裴煜宁坐在台下,听着柳汐作为教师代表发言——

  “十年前,我也像你们一样,心怀着憧憬,怀着对未来的好奇心,踏入T大的校门……”

  裴煜宁专注地听着她抑扬顿挫的演讲,想到自己能把这个女人抱在怀里为所欲为就觉得爽。

  “裴煜宁……”

  “裴煜宁……”

  两个女生在他后面兴奋地喊他。

  裴煜宁没搭理,直到柳汐发言完毕大家鼓掌的时候才无奈地回了头。

  “裴煜宁你报了物院吗?”

  “嗯。”

  “我叫何佳,也是物院新生。”

  “哦,我知道你。今年的CPhO金牌里唯一名女生。”裴煜宁有点印象,听说她一个人横扫了四项最佳。

  “啊!你知道我吗!”何佳显然很激动,“其实我一直觉得以你的实力肯定进集训队的!但听说你家里出了点事……”

  “嗯。”裴煜宁不愈多言。

  “我叫罗雪柔,也是物院的新生。”另一个女生赶紧插话。

  “你好。”裴煜宁出于礼貌应和着,内心却已经有些不耐。

  “周四有物院新生的聚餐,你会来吗?”何佳问道。

  “看情况吧。”裴煜宁不打算去。

  “听说莫教授也会参加,跟新生聊聊天。”罗雪柔激动地补充道。

  裴煜宁一愣,好奇地说道:“你们都很喜欢莫老师吗?”

  “当然了……莫教授是我们物竞女孩的偶像,毕竟当年的IPhO世界第一。”何佳一脸崇拜。

  “女孩子喜欢物理总有人说三到四,什么女孩子不适合学物理啊之类的……每次被劝退到自我怀疑的时候就想想莫女神,立刻就有自信了。”罗雪柔说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