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老板在办公室做爰*早就想在办公室要了你 - 信宜金融网 我跟老板在办公室做爰*早就想在办公室要了你 - 信宜金融网

我跟老板在办公室做爰*早就想在办公室要了你

【摘要】 林伟大张着腿,方便刘念的动作,两个人被情绪折磨得不行,光是这样的腿交,也满足不了身下的空虚,只不过是隔靴搔痒罢了。 王美放下筷子,突然对着刘念说道:“妈,等一下我去洗碗吧!”...

林伟大张着腿,方便刘念的动作,两个人被情绪折磨得不行,光是这样的腿交,也满足不了身下的空虚,只不过是隔靴搔痒罢了。

王美放下筷子,突然对着刘念说道:“妈,等一下我去洗碗吧!”

刘念一个激灵,身体僵直着,呻吟声差点呼之欲出,她强忍下来,正欲放下脚,林伟却捅了过来。

“去吧”。

王美看了一眼林伟,以为他还在生气不理自己,只好独自收拾碗筷走进厨房里面洗碗。

她一进厨房刘念便小声的哼哼着,故意对<。)#)))≦着林伟挤弄自己的胸,把衣服撩上去,露出半个圆球。

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

林伟加大力度挺直下半身,低声骂道:“你这个骚货,哪有在女儿面前对着女婿发骚的?”

刘念爱极了他在床上的粗言鄙语,对自己的情欲不加掩饰,甚至还大胆的在客厅脱下衣服,把胸部放在桌子上。

她的胸围少说也有D罩,乳尖暴露在空气中,被林伟这么直直的盯着,很快就硬了起来,变成一个深色的大葡萄。

“嗯……我就是在勾引你啊,快来干我”。

刘念总是发骚发浪,身下都快水流成河了,林伟实在是忍不住,正准备上前,女友拉厨房门的声音差点把他给惊到。

刘念迅速反应过来,一下子就钻进饭桌下面。

她就这么直直的撞到了跳动的巨物上面,借着刚才透过来的光线,看清楚直在眼前的什物,只觉得身下更湿了。

“你洗碗好了?”林伟之前一直在压着自己的性欲,女友没让她碰,好在刘念主动凑上来了,现在硬生生被打断,他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

身下感受到刘念愈发贴近的呼吸声,一个柔软湿润的东西在柱身上舔了舔,紧接着就进入到一个湿软的口腔里面。

王美权当他在生气,左右瞧了一下,并没有见到母亲的身影,便对着他说道:“我马上回学校了,等下次给你好不好?”

林伟不说话,咬着牙感受身下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刘念是在是太会吸了,他现在就想着大力的操干着刘念,看她在自己身下承欢的表情。

“我也很想要的,但是现在时间不够做得又不尽兴,等下次吧”。

王美继续愧疚的说着,凑过去吻了吻林伟的脸颊。

林伟别过脸去,哑着嗓子嗯了一声。

王美一回到厨房,林伟再也忍不住的撩开桌布,看见刘念双眼迷离的亲吻着自己的巨物,忍不住顶弄了一会儿。

“也不怕你女儿看见,真骚!”

林伟骂着,手掌却抚摸上刘念嫩白的双乳上,揉搓两下,就留下了几道红痕。

顺着炙热的皮肤游走下去,还没碰到花穴的穴口,便已经感受到一阵湿润的水珠。

“这张小嘴太松了,连水都锁不住!”

嘴上骂着,手更是狠狠的摸了两把,带出一片片水渍。

小豆豆被这样粗暴的按压着,刘念又不能大声的叫唤出来,收紧了双腿,一下又一下的挤压着那只宽大的手掌。

“嗯啊,你不要再磨了!”刘念舔着自己的嘴唇,猩红的舌尖一勾一勾的,双目含泪的看着林伟。

“小穴不松的,被你搞出水了,你快来堵一堵,捅一下就不流水了!”

“骗人,上次越捅越多!”林伟的手指粗暴的碾压着小豆豆,手掌包住整个阴户,大力的揉搓着,

刘念受不住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浑身战栗着扭动腰肢,咬着唇不让呻吟声太大惊动女儿。

她现在就像是一只发情的雌兽,特别希望林伟能进来弄一弄瘙痒的花心。

张开的穴嘴吸着林伟的手掌,勾着他捅进去。

“想要,想要你的大肉棒进来!”

她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伴随着扭动,一股滚烫的液体从花穴里面喷涌而发,无数的汁水落在林伟的掌心里面。

光是用手指还没有插进去就让岳母潮吹了!

林伟兴奋不已,双腿之间的阳物跳动着,一点点逼近那溢出蜜汁的花穴。

花穴此刻已经松软,轻轻的顶弄就能把硕大的龟头给吸进去,刚刚高潮过的身子很是敏感,刘念扭着腰想避开,却被一捅到底!

这个体位实在难受,就像是跳芭蕾时练的下腰一样,刘念的腰肢呈现一个弧形,只有穴口是对着林伟的肉棒。

林伟心里还是顾虑着王美,身下被紧致的穴口咬着,他疯狂的顶弄着,想让自己快点射出来。

从刘念开始给他腿交但现在,几乎快两个小时了,刘念被顶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也顾虑写自家女儿还在厨房洗碗。

林伟的双手死死地钳住刘念纤细的腰肢,顶弄了数十下,终于把精液送进了刘念的身子里。

女友刚好在这个时候把碗洗好,来到饭桌上抽出纸巾给自己擦了擦手,又把围裙脱下来。

这个时间足够让林伟把阳具放回自己的裤兜里面。

王美也没察觉到什么,只是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我妈呢?”

“回房间休息了,你马上要走啊?”

林伟的语气有一些不自然,王美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嘴唇,“对不起啊,我下午还有一个课呢”。

林伟把王美送到门口,见到王美下楼了才返回家里面。

关上门,饭桌地下就露出了一个浑圆的屁股,淫液从洞口流出来,奢靡的气息一下子布满空气里面。

林伟射精过后的巨物还是半硬的,刚才是克制着操干,现在被这幅画面这么一刺激,身下又硬了起来。

刘念扭动着臀部,一点点的从饭桌低下爬出来,像一只母狗一样摇晃着装满精液的臀部。

“怎么,我是没有喂饱岳母大人吗?”

林伟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伸手摸了摸硬起来的胯部。

刘念把臀部给翘得高高的爬到林伟的身边,攀上他的裤腿,艳红的舌头伸出来勾了勾。

“还想要”。她站起来,用着沾满淫液的手指大力的摩挲着林伟的嘴唇,“不过你得先去洗澡”。

林伟不明白岳母是什么意思,刚伸手想要去碰她胸前的柔软,却被刘念毫不留情的推开。

“好吧”。

他没有办法,只能妥协的进了浴室里面冲澡。

几分钟以后,林伟只围着一个浴巾便从浴室里面出来了,可是客厅里面并没有刘念的身影。

“阿姨,你在哪里啊?”

话音刚落,从王美的房间里面就传来了刘念的声音:“这里”。

林伟疑惑地走进去,刚推开门,就看见刘念一头湿发,和他一样刚冲完澡,她正拿着王美的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王美是个二次元爱好者,衣柜里面也会有一些jk格裙和衬衫,刘念挑了一条蓝色的裙子和一件白衬衫,传上去以后活脱脱的一个高中生模样。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