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师办公室做,好硬,好紧|上司撕开我的裙子和乳罩 - 信宜金融网 和老师办公室做,好硬,好紧|上司撕开我的裙子和乳罩 - 信宜金融网

和老师办公室做,好硬,好紧|上司撕开我的裙子和乳罩

【摘要】 我抱起她扔到床上,脱光了我自己的衣服后将她压在身下。我俩热烈的拥吻了一会儿后,我一只手按在她一侧的山峰之上,这座山峰没有李翠芬的壮观,但胜在坚挺圆润,一只手刚刚好握住,其上那粒圆润的樱桃已经有点...

我抱起她扔到床上,脱光了我自己的衣服后将她压在身下。我俩热烈的拥吻了一会儿后,我一只手按在她一侧的山峰之上,这座山峰没有李翠芬的壮观,但胜在坚挺圆润,一只手刚刚好握住,其上那粒圆润的樱桃已经有点儿发硬了,看来这个李思玲那方面的欲望真的挺强。

我手上轻揉着,用嘴轻咬另一侧的小樱桃,李思玲哼哼着,小手抓向我的金刚杵……“哇,彪叔,你真大!”李思玲叫着。我暗想:小丫头没见过大的,它这是还没睡醒的状态呢,待会儿叫你知道知道厉害。我翻到一边,说:“这还叫大啊?还没真正睡醒呢,你想不想尝尝滋味?

“想,快来,让我叫醒它。”李思玲说着就坐起来,握住我的金刚杵,让金刚杵直立起来,李思玲伸舌头轻舔了几下,然后又一圈一圈的仔细的舔着。

“好了,含到吧。”我感觉到金刚杵差不多了快醒了,好想让它找一个舒适的地方待着,就对她说道。

李思玲很听话的将金刚杵放进了嘴里,她嘴巴小,只有一小半能勉强进到她嘴里。她像吃棒棒冰一样吸着,一边吸一边还用舌头磨擦,娇柔的模样实在是动人。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只有还有一半在外面,就双手用力按她的头,金刚杵一下卡进了她喉咙里,就看到李思玲双眉紧皱一副很痛苦难受的表情,然后一把推开我,在一旁干呕几下,说:“彪叔,你这可就太坏了,我差点吐出来了。”

“多试几次就好了,这家伙就得这样叫起来。”我催促着李思玲。

我看出来了,这李思玲很娴熟,这种娴熟不是一个两个男人就可以这样的,也不知道给陈东送了多少顶帽子了,估计陈东也不差我这一顶吧,早知道她这样,我早就近水楼台先得着月。

李思玲又一次含住我的金刚杵,我毫不客气的按住她的头,她还是有些不习惯,挣扎着想吐出来,我强按住她,让她适应着,我看到她两眼都水汪汪的了。金刚杵卡在喉咙里的感觉就像是刚刚进入神秘地带时刚往里冲刺的感觉一样,好有压迫感。

既然李思玲是这样的人,我还怜啥香惜啥玉啊,我要是真的怜香惜玉她可能反而不舒坦。

我将李思玲的头如此反复的弄了好几分钟,李思玲也毫无力气的任我摆弄着,于是我把她拉到我的旁边躺着,开始亲吻她的嘴唇,鼻头,耳朵,脸颊,脖子……没生过孩子的女人的皮肤就是好,真够嫩的,双手则不停的轻抚她的山峰,慢慢的往下亲着,山峰已经峰顶那颗粉红色的樱桃,我的手也没有闲着,开始进攻她的她那神秘地带,那里已经是泛滥成灾了,我毫不犹豫的把中指放入了李思玲的神秘地带,说实话,进去还有些困难。

随后我我的手指狠狠一发力,李思玲则夹紧了双腿,而且还在微微的颤抖着。这个姿势有些不方便,于是我跪了下来,在她身后垫了个枕头,另外一只手打开她的双腿,在我现在的这个角度,李思玲的神秘地带完整的呈现在我的眼前,神秘地带的那朵花的花瓣粉红中带着点儿黑,泛着几丝光泽。

看起来是被很多人玩弄过,我一点尝的欲望都没有,我手握着金刚杵在神秘地带的入口上下来回磨擦着,偶尔就略微的往神秘地带内轻顶一下。

“彪叔,你慢点,我快受不了。”李思玲低语呢喃道。

李思玲被我挑逗的一边往上拱着阴部,一边嘴里哼哼:“嗯……啊~痒啊,彪叔,我好痒……你快进来啊……嗯……我要嗯……”

我将金刚杵挤进了李思玲神秘地带的口内,趴了下去,双手撑在她的身旁,腰马合一随后用力的一挺。

“嗯!”我不禁和她一起叫出声,说实话,我可以非常确定她在这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可即便如此,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依然是非常紧致,真是年轻就有优势啊,连这方面都体现的淋漓尽致。

稍作停留,我就开始了冲刺,随着我金刚杵每一次的深处,李思玲都大叫一声,小腹的碰撞声也愈来愈大越来越快,李思玲的叫声不在与我的动作同步,那个声音很欢快。

李思玲在我的攻势之下,一阵银语。

我感觉到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之中一阵抽搐,我的金刚杵被很用力的往上顶了几下,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达到了顶峰,才五六分钟而已,只见李思玲的两眼上翻着,喘着粗气,神秘地带之中大量的液体被我的金刚杵挤了出来。

我没有停歇,继续保持这冲刺的动作,过了好一阵子,李思玲才缓过来,说:“好舒服啊,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老是觉得没啥意思,原来,还能这么舒服。”我一听,敢情这丫头还没有上过顶峰,哎,那些毛头小子们还真是不行啊。

我还没有抵达巅峰的感觉,就把李思玲翻过来跪趴着,我从后面猛的冲刺,由于体位的原因,比刚才冲刺的还要深,好像碰到了李思玲神秘地带的最深处,李思玲大叫一声,我也是明显的感觉到了李思玲神秘地带之中猛的收缩了一下。我双手握着她的细腰,猛往怀里一下一下拉着,同时金刚杵在李思玲的神秘地带狠狠的冲刺着。

李思玲此刻有些意乱情迷的低喃着:“啊……彪叔……轻点儿啊……好痛……啊……要我要死啦……”

我哪里还想理会她啊,此刻我的金刚杵坚硬无比,好像不受我控制似的,一下比一下更快的冲击着李思玲神秘地带的最深处,李思玲那柔软的翘臀被撞击的震荡出层层肉浪,发出“啪啪”的声音,伴随着“噗呲噗呲”的声音,神秘地带的入口被挤压飞溅了很多液体,李思玲摇晃着脑袋大声娇嗔着。

我又换了个姿势,跪坐下来,大腿压在李思玲小腿上,然我一屁股坐在李思玲两脚中间,把她上半身拉起来,坐在我小肚子上。

就这样一个极为暧昧姿势,我的金刚杵深深的顶李思玲的进神秘地带之中里,双手伸到前面抓住李思玲那两座山峰,利用她自己上半身的重力配合我的冲刺,这个姿势还使李思玲的神秘地带的入口变的更紧。我大力揉搓着李思玲那两座挺拔的身份,我的金刚杵快速的向上顶着,李思玲挥舞着双手抓不到东西,最后只能抓在我的手背上,后仰着头,微张的小嘴儿朝着房顶娇媚的呼喊道:“嗯~啊…彪叔,你这可要了我的亲命了,我要死了,啊!”

几分钟后,终于忍受不住快速深度冲刺的强烈刺激,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之中一紧,再松开时一大股晶莹剔透的泉水喷发而出,弄得我我的金刚杵还有小腹全湿了,这些喷泉顺着我的身体开始往地板上滴落。

我把她推趴在床上,湿漉漉金刚杵又带出先前李思玲的喷泉洒在床单上,我又骑到她的大腿上,轻柔了几下扒开了李思玲的翘臀,随后让金刚杵进入了李思玲的神秘地带,来了个男上女下骑跨式背后冲刺,让我的金刚杵和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之中永远都不在一个方向上,虽然不能插到最深,但对李思玲的刺激很强烈,看李思玲几乎要晕厥的表情,我兴奋不已,这次还是真的是意外的收获。

若是不好好来一番,就太对不起自己的金刚杵了。我双手抓着李思玲两片粉嫩的翘臀,前挺着我的金刚杵开始冲刺。李思玲虽然阅人无数,但没尝过高潮的滋味,也没试过这么多体位,早就招架不住了,侧着头张着嘴大声娇呼着,听的我也有点儿疯狂了,一手薅住她的头发,拉的她后仰着头,一边狠狠地冲刺着一边问她:“小玲啊,舒服吗?爽吗?”

“啊……爽……舒服…舒服死了……”

闻言我也是一乐,继续说道:“小玲啊,你看叔让你这么快活,你该这么报答叔啊。”

说话的时候我动作有所迟缓,李思玲可忍不了,直接开始扭动着她的翘臀,一边扭动着嘴里一边低喃道:“以后……啊……天天嗯~~~让……彪叔啊……”

我一阵冲刺,让李思玲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便开始不停的娇呼着,李思玲这个时候就突然使劲往后弓着身体,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之中和双腿都夹的紧紧的,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之中水汪汪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李思玲这么快又达到了巅峰,还真别说,我也有了想要去云峰之巅的感觉了,正想着再冲刺一会儿就在李思玲那本来白白的现在已经被我抓红的翘臀儿上起飞到云巅,就在这个时候,李思玲依旧是表情迷离的喃喃低语,我一低头看到了李思玲的菊花,嫩嫩的,还微微的抽动,我突然有了邪恶的想法。

“小玲啊,你这里玩过吗?”我在她高潮刚刚过去时问道,我也是在小说和手机上看过别人玩那里,自己可从来没有试过,看着身子在不停的扭动的李思玲,我不禁没忍住想要尝试。

“没,干什么呀?彪叔,你该不会有这一口爱好吧。”她娇喘着答道。

“我想试试啊,你都起飞好几次了,我还没出来呢,我想在你这里起飞。”我说着一边在她的那朵菊花之上轻抚。

“彪叔,你想试试就试试吧,我感觉我今天都站不起来了,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李思玲说完也是趴着床上不动了。

我拔出我的金刚杵,起来拉她跪好,用手掰开那朵菊花,金刚杵沾着那神秘地带入口自之处的泉水往李思玲的菊花上抹,抹的多了就自动的流进了一些到菊花里,我见时机差不多了,把半个金刚杵顶到那朵美丽的菊花,我一双大手抓住了李思玲的小蛮腰,用力一顶,只听李思玲一声惨叫。

“停,好疼啊,疼疼疼!彪叔,不行啊~我好疼。”一边叫还一边挣扎着。我按住她,低头一看,用力太猛了,半根我的金刚杵都冲了进去,里面太紧了,也不够湿滑,怪不得她叫的这么惨,现在连哭声都出来了,我紧紧抓着她,不让她甩脱我的金刚杵,都进去这么多了,哪能半途而废呢。渐渐的,李思玲没了力气,也有点儿适应了自己的菊虎之中多了这么粗的一根金刚杵。

我慢慢蠕动了几下金刚杵,还是有点些干涩,于是我又拔出我的金刚杵,沾点儿李思玲的泉水再次方了进去,这次李思玲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我让我的金刚杵进进出出的多沾了几次淫液,才感觉李思玲的菊花够湿滑了,我试着往里用力顶,我的金刚杵只能放进去大半,另外一半怎么也放不进去了,我也不着急,随后我开始慢慢前行着后退着,每次都不会完全退出来,始终保持金刚杵在里面,每次前进到底时都再用力往里顶一下。

如此反复了几分钟后,保持着我的金刚杵在李思玲菊花放人的深度,把她放平,完全趴在床上,我趴在她背上,双腿紧紧夹着她的双腿,使劲往里顶着我的金刚杵,终于能全放进去了,我休息了一会儿,开始缓慢的冲刺,太紧了,想快也快不起来。

李思玲菊花之中的温热紧紧裹着我的金刚杵,实实在在的感觉啊,说实话比神秘地带还要舒服不少,李思玲好像也找到了感觉似的,全身都放松了,嘴里渐渐的发出娇呼声道:“嗯……嗯……好舒服哦……彪叔现在不疼了,就是有点痒,你弄的人家好舒服。”

我撑起上半身,两手抓着她两只小臂按在她头两侧,我的金刚杵更加用力的冲刺着她的菊花,搞得姿势像施暴一样,只是被施暴的女人一点儿都不想反抗,反而很享受的样子。

我尽量的加快了冲刺的速度,她的娇呼声也开始变大,李思玲的翘臀也一拱一拱的开始配合我,我感觉到金刚杵发胀,连忙狠狠的插到最深处,一股本命精华在这里从金刚杵之上喷涌出来,我的金刚杵又冲刺了几下,每一下冲刺都会再射出一小股我的本命精华。

我心满意足的将金刚杵拿了出来,我的那股本命精华也顺着李思玲的菊花往神秘地带流淌,我略带调侃的说道:“赶紧擦擦,我可不想要个便宜儿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