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听话让我上你:您是我三叔不要这样对我 - 信宜金融网 乖乖听话让我上你:您是我三叔不要这样对我 - 信宜金融网

乖乖听话让我上你:您是我三叔不要这样对我

【摘要】 当看到苏倩的第一眼,老陈那压抑了二十多年的激情被再次点燃。   老陈五十岁,年轻时是名中医,因为妻子难产去世,老陈再就没有找过女人,等退休后便在村子开了家诊所。...

当看到苏倩的第一眼,老陈那压抑了二十多年的激情被再次点燃。

 

老陈五十岁,年轻时是名中医,因为妻子难产去世,老陈再就没有找过女人,等退休后便在村子开了家诊所。

 

这不,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儿,同村的王建带着新婚妻子回村子过年,因为家里正翻新没地方住,就住在了老陈家里。

 

苏倩是高中老师,虽然只有二十四岁,但身段非常火辣,接近一米七的身材波涛汹涌,浑圆挺翘的臀走起路扭来扭去,成熟丰满的身体让她一度成为所有老师和学生心中的女神。

 

特别是那张精致的面容,水汪汪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勾人心魄,微微上翘的小嘴无比性感,让独居二十多年的老陈眼睛都发出绿光,恨不得立马跟苏倩深沉次交流交流。

 

不过老陈可不敢乱来,等吃过晚饭,他瞄了眼这对亲密的小情侣,酸溜溜的回到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老陈翻来覆去没办法睡着,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到苏倩在他面前奔放起舞。

 

这种画面让老陈有了犯罪的想法,好不容易将冲动压制下来,就听到房门被突然推开。

 

老陈急忙看去,发现半睡半醒的苏倩竟边脱睡衣边朝自己走来,这一幕让老陈刚刚压制的邪火又熊熊燃烧起来。

 

苏倩是他看到第一眼就想得到的女人,可因为不想给王建戴绿帽,老陈一直和苏倩保持距离,没想到夜半三更她竟然这样进入自己房间,这简直就是引诱他去犯罪!

 

老陈缩在被窝里,虽然无比兴奋,但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小声试探问:“倩倩……”

 

可他还没说完,苏倩已经掀开被子躺在床上,凑到老陈身边睡意朦胧说:“王建,刚才上个厕所冷死我了,快点帮我暖暖身子。”

 

“进错房间了?”

 

老陈刚想完,下一秒,他便感觉到苏倩冰冷的双臂环住了他结实的腰部,那一对柔软没有阻隔的贴合在他紧绷的身体上,随着苏倩身子的扭动,二十多年没碰过女人的老陈瞬间起了反应。

 

走错房门的苏倩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反而把老陈当成了老公王建,摸着他结实的肌肉迷迷糊糊问:“你什么时候把衣服脱了?”

 

“倩倩……我……我……”

 


老陈在农村也下地干活,所以身体非常结实,肌肉疙瘩遍布全身。

 

此刻的他气喘如牛,亢奋无比。

 

他早就想耕耘这片沃土,可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就呈现在他面前,老陈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从何下手。

 

苏倩的手滑过老陈的腹肌朝下腹蔓延过去,当抓住老陈那个男性象征时,老陈脑子一懵,血液瞬间沸腾起来,差点从鼻孔喷涌而出。

 

“王建,你今晚好厉害!”

 

苏倩嘤嘤喘息,她现在半睡半醒,并没有意识到身边的男人是老陈,只知道手中紧握的东西,比以前雄壮的多。

 

苏倩扭动娇躯,轻轻揉捏,强烈的刺激让老陈的热血彻底爆发起来。

 

“倩倩……”

 

老陈嘟囔了一声,身体的极端渴求让他抓住了二十多年多未曾触碰过的柔软……
 

又大又软又有弹性……

 

这是老陈一瞬间的想法,些许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发出了一声舒爽的低吟。

 

来之不易的机会老陈非常珍惜,他小心翼翼的揉捏,同时也观察着苏倩的反应。

 

感觉到苏倩身体紧绷,喉咙发出微弱的低吟,老陈知道苏倩对自己的动作有了回应,他激动的移动手掌滑过平坦的小腹,朝下蔓延过去。

 

正迷迷糊糊的苏倩感觉到粗糙的手掌在敏感的身体上游走,她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东西,瞬间反应过来,王建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这么雄壮,而且被自己紧抱在怀中的男人身上满是肌肉,根本就不是王建那满身肥肉能比的。

 

苏倩猛地睁开眼睛,昏暗中看清楚躺在身边的男人是老陈时,苏倩瞬间花容失色,魂儿都快飞了出去。

 

她急忙松开手中的炙热,瞪着惊恐的双眼张开嘴巴作势就准备尖叫出来。

 

正忘情陶醉的老陈也被吓了一跳,要是苏倩的喊叫声惊醒了王建,那自己这张老脸可就没地儿搁了。

 

他急忙抽出手捂住了苏倩的嘴巴,苏倩剧烈挣扎,慌乱下老陈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

 

这种强烈的冲击让她身子一个哆嗦,大脑瞬间空白起来。

 

感觉到身下的娇柔身体不再挣扎,手忙脚乱的老陈并没察觉到自己和苏倩的亲密接触,紧张说:“倩倩,我不知道故意的,你别喊,不然王建会听到的。”

 

随着老陈说话时身体的耸动,频繁的刺激差点让苏倩晕厥过去。

 

她回过神,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完厕所后进错了房间,不但将老陈当成了王建,而且还被老陈的东西抵在身下,虽然感觉非常羞耻,但这种感觉真的非常舒服。

 

可是想到老公还睡在一墙之隔的隔壁,苏倩羞愧无比,小脸也通红起来,用力屏蔽老陈带给她的舒爽,她连连点头,吃力喊道:“叔叔,你能不能从我身上下来?”

 

定下神的老陈察觉到自己正抵在苏倩身上,而且那两只柔软也被自己的胸膛挤压变形。

 

见苏倩并不是特别反感自己,老陈心中窃喜,在翻身时装作不经意又使劲儿顶了一下。

 

“嗯……”

 

强有力的冲击让苏倩抿着嘴唇,可喉咙里还是发出了可耻的吟声。

 

老陈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装作人畜无害说:“倩倩,刚才真的对不起,你阿姨死的早,刚才我稀里糊涂把你当成你阿姨了……”

 

苏倩不知如何回应,满脑子都是刚才的酥麻。

 

可是当老陈离开后她又感觉一阵空虚,联想到王建的短小,她心里一咯噔,晃了晃脑袋无比羞愧的穿上睡衣说:“叔叔,这件事情不能让王建知道,不然他肯定会误会的。”

 

“倩倩,我……”老陈瞄了眼苏倩鼓囊囊的胸脯吞了口唾沫。

 

“叔叔,别说了,这也怪我,不但进错了房间,还把你当成了王建,你……早点休息吧。”

 

等苏倩回到隔壁房间,空虚的老陈幻想着苏倩性感娇躯在自己身下疯狂扭动,无法克制的他将手伸入了被子里面。

 

就在老陈忘我幻想时,隔壁突然传来苏倩低沉的娇柔喘息:“别这样,这里好脏,好难受……”

 

苏倩曼妙的喘息让老陈一个激灵,莫不是他们俩正办事儿?

 

这想法一出,老陈就这么光着身子蹑手蹑脚下床来到房门口,见隔壁房门没关上,他探着脑袋顺着房门缝隙看了进去。

 

等适应了房间内的昏暗光线,里面呈现的画面让他瞬间把持不住了……
 

只见苏倩就半躺在床上,王建的脑袋就夹在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中间疯狂晃动。

 

苏倩玉体紧绷,双眼紧闭,脸颊潮红,樱唇张开不断发出勾人心魄的美妙声音。

 

“王建,难受,别这样……”

 

苏倩喃喃娇喊,刚才阴差阳错把老陈当成了老公,身体的渴望还被老陈给刺激了出来,本想让王建好好填充一下,可他却用嘴让自己好像要化掉了一样。

 

苏倩有气无力的伸手要推开王建,但王建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越发疯狂起来。

 

眼前香艳的画面让老陈瞪大眼睛,鼻孔好像要喷出火来。

 

刚才他还没有好好享受苏倩就醒来了,现在又看到这火辣的画面,让老陈恨不得变成王建,也趴在苏倩这具魔鬼身材上品尝一下香甜味道。

 

看着苏倩一览无余的性感身姿,处于亢奋状态的老陈站在房门口一边窥视一边放飞起了自我。

 

极度舒爽的苏倩如同水蛇般扭动身体,王建的攻势让她大脑一片空白,可不知为何,明明被老公伺候,苏倩却想到了老陈趴在身上的画面,甚至在一瞬间,她恍惚间感觉到此刻卖力伺候自己的不是肥胖的老公,而是壮实的老陈。

 

“我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我怎么对得起王建呢。”

 

苏倩极力克制,依稀间,听到稀稀落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她睁眼迷离的朝房门口看去,这才注意到刚才回来的着急没能关上房门,可透过房门缝隙,她一眼就看到正盯着自己加速运动的老陈。

 

“啊……”

 

四目相对的瞬间,苏倩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声。

 

“倩倩,怎么了?”

 

王建抬起脑袋,老陈吓得一个哆嗦,一个箭步冲回房间,心跳加速的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偷听。

 

“没……没什么,刚才我脊椎又疼了一下。”

 

苏倩面红耳赤,不知为何竟然没有揭穿老陈窥探的事情。

 

虽然自己放荡的画面被老陈尽收眼底无比的羞耻,但这种被窥探的感觉,却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王建‘嗨’了一声,重新将头埋了下去:“明天让陈叔帮你捏一下吧,他可是有名的老中医。”

 

微弱的声音让隔壁偷听的老陈彻底蒙圈了,他刚才已经做好了被王建痛骂流氓的准备,但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苏倩非但没有揭穿自己,反而还帮自己隐瞒了过去。

 

难道……她故意这样……想要勾引我?

 

老陈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嘿嘿……

 

老陈眯起了眼睛,想着自己压在苏倩白嫩光滑的身体之上的场景。

 

这时,隔壁传来王建的声音:“倩倩,我要来了……”

 

接下来的撞击声听得老陈热血澎湃,可不到一分钟,激烈的撞击声突然安静下来,王建气喘吁吁说:“倩倩,今天开了一天的车,我太累了,明晚吧,我一定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老陈气的心里直骂娘,王建你这个兔崽子,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倩倩这么极品的女人你竟然不到一分钟就完事儿了,要是换成老子,还不得让她第二天扶着墙走!

 

“哎!”

 

苏倩叹息一声,可是想到晚上被老陈碰过的感受,她幽怨的目光又变得迷离起来。

 

同样都是男人,可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

 

叔叔的那么雄壮,可你的却那么短小,如果你跟叔叔一样,一定可以让我感受到女人的快乐。

 

想到这里,苏倩莫名的兴奋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老陈正准备做饭,王建急匆匆走出房间:“陈叔,我就不陪你们吃饭了,我有个同学正好就在附近,约我去吃顿饭,倩倩脊椎有点疼,在房间躺着休息,今天就拜托你了。”

 

王建说完,火急火燎就走了出去。

 

这一整天老陈都心不在焉,不管做什么脑中出现的都是苏倩。

 

天色暗沉下来,老陈见王建还没有回来,正准备打电话,就看到苏倩穿着宽松睡袍走了出来。

 

“叔叔,王建刚发信息说他们在喝酒,今晚可能不回来了。”苏倩不敢正视老陈的双眼,俏脸通红。

 

“这样啊……”老陈表面看起来有些失望,心里面则乐开了花。

 

苏倩昨晚没有被满足,今晚王建要是不回来,那只要他主动一点,搞不好苏倩就会和他做那种事情了。

 

老陈思来想去,试探问:“倩倩,那个,你脊椎没事儿了吧?”

 

“不是很疼了……”虽然二人都心照不宣没有提起昨晚的事情,可想到自己和老公恩爱被老陈窥视带来的刺激感,苏倩耳根都通红起来。

 

苏倩的娇羞让老陈窃喜,他接着说:“倩倩,脊椎病虽然是你们老师的职业病,可你才二十出头,如果不及时治疗,再过几年等到脊椎变形压迫到了神经,怕是会瘫痪在床上了。”

 

“叔叔,你别吓我。”苏倩俏红的小脸瞬间苍白,她还年轻,要是瘫痪在床,那这辈子可真就完了。

 

似乎是在验证老陈的话,苏倩的脊椎突然刺痛了起来。

 

“哎呦……”

 

看到苏倩花容失色,老陈果断用手指抵在苏倩的脊椎上,轻轻一摁,苏倩只感觉刚才还刺痛的脊椎竟然不那么疼痛了。

 

苏倩活动了一下身子激动说:“叔叔,你怎么做的?真不疼了。”

 

苏倩全然不知身上的睡袍衣领已经敞开,此刻老陈就站在她身边,一眼就可以看到浴袍内的真空画面。

 

雪白的上身让老陈瞬间有了反应,但还是正经说道:“这只能缓解疼痛,但治标不治本,想要根治你的脊椎病,就需要刺激穴位纠正变形的脊椎……这解释起来挺复杂的,要不你进来,我帮你按压一下穴位你就知道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