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 丫头我等不及了 - 信宜金融网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 丫头我等不及了 - 信宜金融网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 丫头我等不及了

【摘要】 孙桃桃是个三十岁的美女少妇,身材前凸后翘,标准的黄金比例,尤其那对雪白,把上衣撑的鼓鼓的,走起路来都能一抖一抖,让人流口水。   最近孙桃桃不知道是不是踩到了狗...

孙桃桃是个三十岁的美女少妇,身材前凸后翘,标准的黄金比例,尤其那对雪白,把上衣撑的鼓鼓的,走起路来都能一抖一抖,让人流口水。

 

最近孙桃桃不知道是不是踩到了狗屎,工作经常被人投诉,便拽着闺蜜何玉兰在她家楼下的大排档借酒消愁。

 

两个人酒量本来就不好,一不小心喝多了,连路都走不稳。

 

尽管如此,孙桃桃还是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家里,心底却依旧有着无数的委屈,嘴里一直唧唧渣渣的说着什么。

 

屋内漆黑,唯有浴室里的灯亮着。

 

孙桃桃趔趄着步子来到浴室门口,将门打开,歪歪扭扭的走了进去,从背后一把抱住了王建设。

 

她整张脸贴在王建设的背后,像猫一样磨蹭着,轻声呢喃,“老公,我想要。”

 

孙桃桃的声音妩媚的像个妖精。

 

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老公已经出差好几天,现在家里就她和暂住在她家的王建设二人。

 

王建设刚洗完澡,衣服还没来得及穿上,被突然闯进来的孙桃桃一抱,感受到背后的柔软,整个人都愣住了,赶紧将孙桃桃抱着他的手拿开,“孙姐,别这样,我是王建设啊!”

 

熏人的酒味弥漫着整个浴室,王建设这个没喝过酒的人闻着有点难受,暗道:“这是喝了多少酒,喝的连人都不认识了!”

 

后背被孙桃桃的小脸贴着,有点炙热,却很柔软,他心中不由一荡,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王建设啊王建设,这是你姐姐的朋友,你是因为要考试才暂住在这里的,可不能有那些龌龊的思想。

 

孙桃桃的手被拿开,也不生气,眨了眨眼,转了个身子走到王建设的前面,一手抓起王建设的手。

 

“老公你揉揉,揉揉嘛……看看你的小宝贝大了没有。”说着,把他的手塞进了自己的白色上衣内,直接放到那对柔软上,缓缓的搓揉。

 


“老公,我们好久没弄了呢,人家想要嘛。”

 

她撒娇道,嘴开始亲吻王建设结实的胸膛,然后一把抓住王建设下面的玩意。

 

孙桃桃喝多了,迷迷糊糊的也不管“老公”异常的反应,反而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王建设吓的浑身一抖,想推开孙桃桃,孙桃桃的手却紧紧的握住了他的大家伙,他稍微动一下,孙桃桃捏的便更紧了。

 

“嘶……孙姐,不,不要……”

 

王建设吓得双腿发软,今年才十八岁的少年从来没有做过那事,平时都是靠五指姑娘解决的,哪受得了孙桃桃这样的刺激,下面那家伙直接就昂起了头。

 

孙桃桃在王建设胸膛处胡乱亲吻着,下方又被孙桃桃那双柔软无骨的小手紧握着,自己的手还被强迫的塞进了孙桃桃的小衣里边。

 

胸前的柔软弹弹的,滑滑的,非常舒服。

 

王建设的小腹处猛地窜出一股火,反应更加强烈了。
 

“唔……老公,你,你今天怎么了,你的手摸的我好舒服。”

 

孙桃桃一边嘟囔着,身体柔软的倒在了王建设的怀里,握着王建设的手却没有松开。

 

王建设呼吸急促,美人在怀,他竟然不知所措。

 

母胎单身的王建设心底其实挺渴望女人的,但就算再渴望女人,他心底也明白,这个人也不应该是他姐姐的朋友孙桃桃。

 

“……”

 

王建设不知道如何回答,任着柔软在怀,想摸摸又不敢,只能像个木头一样,这副身体简直就是个尤物,就这么窝在他的怀里,他都有种要发泄冲动。

 

“老公,你,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孙桃桃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很快又握住滚烫的东西,还加了几分力道,她脑袋晕晕的,就想被老公好好疼爱一下,抓着王建设的手朝着自己下面塞。

 

王建设瞪大了眼珠,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强行塞到了孙桃桃的小裤里。

 

他从来没碰过女人,现在碰触到孙桃桃的身体,王建设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的将手指偷偷拨弄了一下。

 

“哦……老公,你坏。”

 

孙桃桃的那里被触碰,她浑身酥麻,如同过电一般,忽然叫出声。

 

这一叫,王建设整个身体如同火烧,差点没控制住去了,尴尬的不行,他赶紧将手拿了出来,不敢再继续。

 

要是怀里的是其它人,他肯定毫不客气,可偏偏这个柔软无骨的尤物是自己姐姐的好友,而且还是个有夫之妇,王建设只能克制住。

 

他用手去推孙桃桃,谁知孙桃桃整个人就如同一只八爪鱼一般,死死的将他的身体缠住,就是不肯撒手。

 

王建设额头的青筋鼓了鼓,孙桃桃抱的太着急,裙子早就被掀起,两条白净的长腿紧紧的夹着他的熊腰,白皙的胳膊勾着他的脖子,就像一只倒挂的猴子。

 

尴尬的是,孙桃桃的这个姿势恰巧让他的那里碰到了孙桃桃身上。

 

突然的触碰,孙桃桃低吟起来,“哦……好,好舒服。”

 

她脸颊潮红,温热的呼吸全都扑打在王建设的脸上,痒痒的,带着酒气,竟让王建设有点沉醉和晕厥。

 

仅存的理智告诉王建设,他不能在继续和孙桃桃呆下去。

 

“孙姐,你不要这样。”

 

孙桃桃忽然将粉嘟嘟的小嘴嘟了起来,清亮的眸子泪汪汪的,低泣道,“老公,你是不是也嫌弃我了。”

 

眼泪欲落不落,抱着王建设的手没有完全松开。

 

王建设看到孙桃桃哭了,心彻底融化,他最怕女人哭,有点手足无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双手穿过孙桃桃纤细的腰肢,将她抱住,哄道:“不是……你误会了,我们去房间好吗?”

 

王建设抱着孙桃桃暗想着,这人喝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先走一步算一步吧,等会慢慢将她安慰的睡着了再离开也成。

 

孙桃桃的臀部很结实圆润,弹弹的,手感极好,王建设很想用手捏一捏,可他忍住了,抱着孙桃桃朝卧室走。

 

孙桃桃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吧唧”在王建设脸上落下一吻,一个红红的口红印就印在了王建设的脸上。

 

王建设激动的大家伙一动,直接卡在了孙桃桃的双腿之中,这韩娟让王建设的脑袋都快炸开了。

 

而且随着他的脚步,两人的身体摆动起来,那种刺激感弥漫他全身,他变得渴望起来。

 

“唔……老公,你,你今天好猛。”
 

他浑身发软,脑袋一片空白,脚下的步子加快,只想赶紧和孙桃桃分开,在继续下去,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够克制的住。

 

孙桃桃是醉酒了,可他不是啊,要真发生了一点什么,他可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随着他的动作,孙桃桃的那对雪白一直和他的胸膛摩擦,高耸的柔软很有节奏的和他的胸膛撞击着,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邪火也越来越旺。

 

他不敢在耽搁,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了房间,将孙桃桃放到床上。

 

孙桃桃大口喘着粗气,脸颊潮红,躺到床上后将腿从王建设的腰肢上拿下来,岔开放到床上,胳膊却没有松开。

 

她那双秋水般的眸子柔情蜜意的看着王建设,语调依旧甜腻,“老公……”

 

孙桃桃今天穿着齐臀的短裙,刚刚一通折腾,裙子已经往上提了不少,此刻她的双腿岔开着,裙子自己朝上挤了一点,黑色半透明蕾丝小裤便有一半露在外面。

 

王建设咽了口口水,他的脑海里竟然闪过一个邪恶的想法……

 

他想将孙桃桃的小裤扒下来,看看孙桃桃的那里。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他克制住,心底还有点小自责,怎么就对孙桃桃动了心思。

 

他暗自摇头,这都什么事。

 

王建设难受的厉害,他必须去冲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一下才行,不然心底的这股子邪火怎么都按压不下去,甚至随时都有可能冲动的犯下错误。

 

可是身下的孙桃桃就是不松开他,他只得先安慰孙桃桃,“孙姐,你先松开我,我脖子有点疼。”

 

孙桃桃将身体一扭,脸上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继续撒娇,“要我放开你啊……”

 

王建设点点头,“嗯,先松开。”

 

孙桃桃俏皮的笑,一只手用力的勾住王建设的脖子,另外一只手腾出来,撩起已经快到腰肢的短裙,白皙的手指慢慢移动,最终放到了她黑色半透明蕾丝小裤的边缘。

 

手指轻轻勾住边缘,朝下一拽,那里便慢慢的展现在王建设的眼前。

 

孙桃桃修长的腿随意的动两下,小裤便被她瞪到了地上,双腿岔的开开的,“那你先亲我一下。”

 

王建设整个人如同石化,他脑袋一片空白,身心都迫切的渴望发泄,孙桃桃的那里太美了。

 

王建设的手指动了动,狠狠的咽了口口水,汗水布满额头,眼珠子瞪的大大的看着床上扭来扭去的孙桃桃,身体抖动的厉害,身体的渴望慢慢的占据着他的理智。

 

孙桃桃脱完小裤,胳膊又勾住了王建设的脖子,“老公……”说着,胳膊微微朝下用了下力气,王建设整个人便被带的朝下落,一下子压在了孙桃桃的身上。
 

“啊……老,老公。”

 

突然的身体接触,让孙桃桃身体抽搐了一下,叫声很大,然后哼哼唧唧的哭了起来,嘴里不知道又在说着什么。

 

王建设的理智被孙桃桃刺耳的叫声、和夫妻之间该有的亲昵称呼给唤醒,看着只是扎了一个头进去,他赶紧起身,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孙桃桃均匀的呼吸声。

 

她嘴里不停的呓语着,说的什么王建设不知道。

 

王建设只知晓这会子得快点去洗个冷水澡,将体内的邪火压制住才行。

 

正准备离开,看到地上躺着孙桃桃的小裤,王建设改变了主意,看了一眼床上的孙桃桃,捡起地上的小裤闻了闻。

 

一股属于女人特有的味道传入鼻孔,他双腿发软,身体反应越加强烈。

 

王建设克制不住了,直接将孙桃桃的小裤放到他的那里,看着床上娇美的人儿,想着她那柔软的身段,活动起来。

 

一阵忙活,王建设缴械在了孙桃桃的小裤上,他一阵满足,带着孙桃桃的小裤离开了房间。

 

翌日一早,孙桃桃醒了过来,头疼的厉害,她揉了揉脑袋,昨晚的一幕幕全部浮现在眼前,她一阵尴尬,恨不得很早个地缝钻进去。

 

她不想去想,可是那一幕幕却偏偏要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尤其王建设那健硕的身体,只要想想,孙桃桃就身如火烧。

 

王建设的大家伙可是比老公周小庄的大几倍,她和周小庄结婚一年多,每次周小庄完事了她都没尽兴,没有真正满足过她一次。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也渴望正常的幸福,而王建设不仅长得帅气体贴,还……

 

想着想着孙桃桃便有了感觉,她居然……

 

孙桃桃,你想什么呢,他可是你朋友的弟弟啊!

 

孙桃桃甩了甩脑袋,看了一眼那空空的水杯,她不敢出去,可又不得不出去,她等下还要上班,再则、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解释一下很有必要。

 

整理好一切,她走出门,头低的低低的,“建设,我昨晚……”

 

王建设将早餐做好,看着孙桃桃羞答答的脸颊,像朵开的正艳的玫瑰,心中一动,“昨晚没事,你别多想,过来吃点吧。”

 

王建设说没事孙桃桃也不敢过去,她整个人紧张到不行,“不了,我赶着上班,先走了。”

 

王建设心底清楚孙桃桃尴尬,他也挺尴尬的,只是没表现出来,正准备坐下吃饭,敲门声忽然响了。

 

他迈步过去开门,只见隔壁的张寡妇一身水汽的站在门口。

 

张寡妇穿着睡衣,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那对丰满清晰可见。

 

王建设皱了皱眉头,张寡妇这是故意来给他看的吗?

 

别说,这女人长的其实挺好看的,身材也还可以,可是他看过孙桃桃那副娇嫩的身体,到底张寡妇比孙桃桃的差太多。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