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长将她双腿分得更开|办公室人妻杨丽 - 信宜金融网 行长将她双腿分得更开|办公室人妻杨丽 - 信宜金融网

行长将她双腿分得更开|办公室人妻杨丽

【摘要】 那饱满的丰盈,如果可以按在我的手里,随着我的挤压变换着形状,让那个清高的女人在我面前放浪,自惭形秽,我激动澎湃的心情越来越盛,甚至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nb...

那饱满的丰盈,如果可以按在我的手里,随着我的挤压变换着形状,让那个清高的女人在我面前放浪,自惭形秽,我激动澎湃的心情越来越盛,甚至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宝贝,你要不要试试波点的T?保证能让你爽翻天!”

 

 

手机的一个消息突然间跳到屏幕上,我眼睛里侵染着嫉妒,烦躁的不想去看那糟心的信息。

 

 

不对!

 

 

我靠过去,仔细的看了一眼手机的屏幕,那显示的联系人可明显不是刘峰。

 

 

偷情!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发红的看着屏幕。

 

 


这个女人到底贱到什么地步,难道她就这么缺男人!

 

 

我心里腹诽,却又有些兴奋和雀跃。

 

 

毕竟刘峰是个半废物,看来是满足不了何嫣然的饥渴,既然别人可以,或许哪一天这肉也能进到我肚子里。

 

 

我脑子里回想起何嫣然娇嫩白皙的身躯,盈盈一碰,就能捏出水来的质感,这女人还真的是天生就拿来勾男人的!

 

 

何嫣然浑身舒畅的回来,一本正经的坐在办公桌前,神色平静的敲打着手机屏幕。

 

 

我如鲠在喉,却又该死的有些期待!

 

 

“不行,他还没走呢,今天去看永泰城电影吧!”

 

 

我偷瞄了一眼何嫣然的手机,又急忙低下头去,脑子凌乱的写着驴唇不对马嘴的检讨。

 

 

“好了李贡,念在你是初犯,这一次老师就原谅你了,记住不可以有下一次,听见没有!”

 

 

何嫣然严肃认真的看着我,装的倒是像模像样,其实还不是千里送洞,自己和男人有了约。

 

 

我便也学着她像模像样的点了头,假模假样的认了个错。

 

 

我可没有忘了今天在教室里她是多不留情的嘲讽我,刚刚那篇检讨又是如何变着花样的折腾我!

 

 

因为此刻我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跟去看看。

 

 

何嫣然让我先走,她还要写几页教案。

 

 

爱岗敬业?

 

 

呵!

 

 

我嗤笑了一声,她是怕我发现了端倪吧。

 

 

我从校门口出去,满满消失在回家的路上,拐了个弯的又回到了学校附近。

 

 

正好碰上何嫣然背着精致的小包,花着红润的嘴唇,眼睛里带着兴奋期待的走向旁边的公交亭。

 

 

我压了压帽子,跟在何嫣然身后,和她一起上了公交,好在人群比较多,她根本注意不到我。

 

 

过了两站,上来了一个黑衣服的男人,他上了公交就贴着何嫣然的身子站好。

 

 

额角的神经紧张的跳动,我憋住呼吸,偷偷的换了一个角度。

 

 

好家伙!

 

 

这两个人还真的是胆大,那男人的身子轻轻的在何嫣然的背后摩擦,一只手竟然直接大胆的伸进了何嫣然的裙子里。

 

 

至于是搔痒还是戏水恐怕从何嫣然绯红的一张脸就看得清楚了。

 

 

唇瓣有些口干舌燥,我舔舐了一下唇角,眼睛死死的盯着男人的那只手,从何嫣然腰肢的鼓包上一点点的向下移动……
 

“嗯……你站好,还有两站就到了,急什么。”

 

 

何嫣然一边说,一边用包遮住了男人手下的动作。

 

 

娇软发嗲的声音,令我直接咂了舌。

 

 

那冷冰冰,宛如莲花一般的英语老师,竟然也会卖弄自己的嗓音,那叫声的滋味……

 

 

我情不自禁的滑动了一下喉咙骨,眼睛紧紧的盯着何嫣然粉嫩的唇瓣。

 

 

那男人一笑,手指轻佻的勾了下何嫣然的下巴,悄声的在何嫣然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何嫣然竟然婉然的一笑,含嗔带羞得瞪了那男人一眼。

 

 

渣男贱女!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勾搭,竟然一点也不怕。

 

 

到了电影城,何嫣然靠在男人的身上,就如同那无骨的妖精,媚眼如丝的散发着骚气。

 

 

两个人进了电影院,我也顾不上多想,心里有些紧张的买了一张同期的票,将帽衫后面的帽子向头上一扣,就猫着腰跟了上去。

 

 

倒数第二排!

 

 

这哪里是看电影,恐怕是打几发野炮吧。

 

 

我浑身的血液沸腾到燥热,电影虽然开始了,但我却根本看不进去。

 

 

我因为无心观影,刚好选在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其实最后四排除了我们三人,空空如也。

 

 

何嫣然吃了几口爆米花就被男人抱到了自己的腿上,电影的声音很大,偶尔光亮的大荧幕上,刺眼的光束直射后排,我甚至可以看到何嫣然爽翻的表情。

 

 

这女人真的是疯了,光是我遇见她就有两次选在室外的地方,进行那男女之事。

 

 

嘴里泛着厌恶,可是只有我知道我心里其实是悸动难填。

 

 

这可是她欠我的,既然她这么喜欢男人,与其便宜别人,何不便宜了我!

 

 

我才不信何嫣然是什么贞洁烈妇,这女人骨子里的媚酥到了极致,我脑子转的飞快,这样互惠互利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我从兜里掏出手机,躬着身子找好了一个绝佳的角度,按耐住呼吸,前前后后一帧不差的记录了下来。

 

 

女人掀起的上衣,夸张跨坐的动作,沉迷入情的仰头……

 

 

呼!成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5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