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 信宜金融网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 信宜金融网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摘要】 刘刚的隐疾特别严重,吃什么药也起不来,所以相处一年多了,她的初夜还在。   本以为陈宇是个好人,哪知道竟然在装病图谋她的身子,这让李馨羞恼到了极致。...

刘刚的隐疾特别严重,吃什么药也起不来,所以相处一年多了,她的初夜还在。

 

本以为陈宇是个好人,哪知道竟然在装病图谋她的身子,这让李馨羞恼到了极致。

 

可是羞恼归羞恼,毕竟之前的情绪到位了,身体也有了反应。

 

所以眼下李馨特别难受,那双紧并的玉腿不停磨蹭着。

 

李馨希望这样可以抑制下那种羞人的反应,只是没有料到,那种磨蹭让她欲望更加严重,以至于脑海中不自禁地回忆起了陈宇那挑衅似的狰狞,这让她的身子好难受……


陈宇躺在床上,满眼的无奈,只要再有几秒钟的工夫就成功了,哪成想会在最终关头功亏一篑。

 

旁边手机还在嗡嗡的震动着,显然是有人给他打电话。

 

想起这个王八蛋坏了自己的好事,陈宇就觉得不爽,于是他一翻手摸过手机就准备开骂。

 

只是手机摸到手中后,才发现打电话的不是旁人,而是他的女朋友曾倩。

 

骂是肯定不能骂了,还得有个好情绪才行呢,不然肯定会让曾倩意识到有故事发生。

 

接通电话后,曾倩询问他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陈宇则以刚才睡了一觉为理由敷衍。

 

曾倩倒也不疑有他,随即就在电话里闲聊了几句。

 

最终临结束通话前曾倩说道:“我这次出差可能得晚几天回去,事情办的不是太顺利。”

 

这勉强也算是个好消息吧,她晚几天回来,自己就能多享受几天来自李馨的照顾。

 

所以在痛快答应过后,陈宇嘱咐了几句在外注意安全之类的,就结束了跟曾倩的通话。

 

手机重新被丢到一旁后,陈宇躺在床上,认真思考着该怎么才能将李馨给哄好。

 

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他可不想放过,毕竟离进入李馨的身子只剩一步之遥了。

 

不过就在他琢磨这事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女性哼哼唧唧的声音,而且听起来还特别满足、特别销魂的样子,这可把陈宇给听懵了。

 

难道李馨因为刚才被撩的太厉害,这会儿忍不住了,在自己动手解决?!

 

再仔细听,那种声音虽然小了许多,可依旧存在。

 

于是陈宇就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挪动伤腿下了床,悄悄的出了卧室。

 

穿过客厅来到李馨藏身的门前后,那种女性旖旎的动静就更清晰了。

 

这时候房门半掩着,并没有全部的闭合,想来也是认为陈宇不能下床的缘故,所以没在乎。

 

但陈宇能下床了,他好了!

 

站在房门前,陈宇偷偷的望向房间里面。

 

这一眼,当时就把他给看亢奋了,整个人都如同被点燃的火把那样熊熊燃烧着。

 

因为这个时候,李馨面前的桌子上正摆放着手机,虽然角度问题看不到画面是什么,但是那种旖旎的动静却可以听出是从手机里传来的。

 

而李馨自己则坐在椅子上,左手掀翻了黑色的垂膝裙,右手平伸,中指按压下去,在那条性感的粉色蕾丝底裤上轻轻的揉弄着。

 

看紧闭双眸仰面朝天的旖旎表情,听她急促的娇息,就知道她现在特别的享受。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这会儿的李馨真的好了许多,不再像是刚才那么麻痒难耐了。

 

刚才在陈宇的撩弄下,她感觉自己真的是不行了,好难受。

 

哪怕明知是被陈宇给骗了,可那种感觉却是真实的,尤其是让从未经历过那种挑衅式狰狞的她接触过陈宇的身子后,那种旖旎的渴望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她相当的难受,那种难受像是从骨子深处里钻出来的,撩动着她的身子,撩动着她的灵魂,让她根本压制不住,只是本能的想要宣泄,但是她又不想原谅欺骗她的陈宇。

 

所以在无法压制那种旖旎念想的时候,她想到了网上的宣泄办法。

 

说是只要看着视频,用手指的话就可以宣泄出来。

 

但李馨不知道的是,网上说的是指把手指进去,而不是在外围撩弄。

 

因而渐渐的,李馨觉得好像越来越难受了,刚刚的小舒服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火热的身子,以及对那种事情更严重的渴望。

 

在那种欲望的火焰燃烧后,她下意识的小声呻吟道:“陈宇,给我,我要……”

这旖旎又迷离的轻声呼唤,可是把陈宇给刺激到不行不行的。

 

他当然知道李馨只是在拿他幻想那种事情,并不是真的原谅了他,在呼唤着他。

 

但是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此刻的李馨是真的渴求到了极致,欲望达到了最巅峰。

 

眼下屋内只有他一个男人,李馨又刚刚接触过他的身子,当然会幻想向他索取。

 

所以下意识的,陈宇就想冲进门,二话不说直接把李馨给推倒,强行给予她爱的冲撞,撞出一个水花四溅的激情澎湃,活活爱死李馨那具娇媚的身子。

 

只不过当手指触碰到房门的时候,陈宇终究还是停止了动作。

 

他当然可以强迫李馨发生些什么,而且以他们两人之前的所作所为,恐怕就是报警也不会成立强歼案件,毕竟李馨曾主动摸他那里,而且还差点坐进去。

 

但问题的关键不在这,在于他真的把李馨给强暴了,那么李馨肯定会恨他一辈子。

 

李馨本就很可怜的,有刘刚那样一个不知疼爱她的未婚夫,而且那方面还不管用。

 

如果自己再强行欺负她的话,万一李馨再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想了想,陈宇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

 

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用强显然是最差劲的那个,他更喜欢智取,说白了也就是骗……

 

陈宇已经回到了自己卧室,而李馨这时候却泛起了挣扎。

 

她想要脱掉粉色的蕾丝底裤,然后给予身体更强烈的刺激。

 

只不过她不敢,别人不清楚她自己又怎么会不清楚,第一次还在呢,如果被自己的指头给弄没了,那将是一件特别羞人的事情,是她绝对无法接受的。

 

可是不那样儿的话,甚至真的好难受,感觉那里要冒火一样,要把整个人都烧掉。

 

正在李馨焦躁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她听到了隔壁房间‘砰’的一声撞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4998.html